黄蜂兼客吧兼职网站(SIFF电影学堂精粹)

上海国际电影节每年都会邀请国内外著名电影大师做客电影学院,以对话的形式分享自己的电影理念和创作经验,畅谈光影艺术的魅力,从2017年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到2021年第2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克里斯蒂安蒙乔、贾、丹尼斯维伦纽夫、等中外电影大师先后走进SIFF电影学院,进行了16场高水平的讲座和对话。

《SIFF电影学院精粹》将带你回到电影学院里的对话,感受电影大师的个体体验和时代关怀,领略电影艺术的独特魅力,到达更广阔的光影世界。

以下为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导演奥利维耶阿萨亚斯大师班实录:

SIFF电影学堂精粹

关于奥利维耶•阿萨亚斯

奥利维尔阿塞亚斯,1955年1月25日出生于法国巴黎,已经创作并导演了二十多部电影。

文学出身,早年拍过短片,写过剧本(由导演安德烈泰奇纳执笔),为法国电影杂志《电影手册》写过电影理论、报道和评论。

自从他的处女作《迷乱》于1986年获得威尼斯影评周大奖以来,他的导演作品赢得了广泛的国际赞誉。2016 《私人采购员》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2012年威尼斯电影节最佳编剧,2004年戛纳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张可颐)。

阿萨亚是最早关注中国当代电影的西方电影人之一。他发表了许多关于侯孝贤、杨德昌和王家卫作品的研究文章,并拍摄了《五月之后》纪录片。

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奥利维耶阿萨亚斯导演大师班集锦

主持人:舒浩伦|电影导演兼编剧

嘉宾:奥利维耶阿萨亚斯|法国导演兼编剧

主持人:

《今日大师课》的导演奥利维耶阿萨亚斯是法国著名的编剧和导演。他曾在2004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担任评委,现在他在一家意大利度假屋工作。今天,他从创作中抽出时间与我们联系,这是一种莫大的荣幸。现在是意大利托斯卡纳的早上9点。我是今天的主持人舒浩伦,上海大学电影学院的老师。现在全球疫情蔓延,我们想知道,对你来说,这对你的电影创作有什么影响?你是如何处理这种情况的?

奥利维耶阿萨亚斯:

其实我很幸运,因为今年年初,疫情开始前,我的电影《清洁》上映了。003010最近在网飞上映,也按计划在法国影院上映,大获成功。这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很多其他电影本来是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上映的,结果却不得不取消,然后转移到流媒体平台,所以我很高兴这部电影能在法国成功上映。

在疫情封锁期间,我也在做一些创作。所以对我来说,除了焦虑和担心以及各种各样的想法,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可以一如既往的工作。我一直在乡下写作,在离巴黎不远的地方有一栋房子,封锁期间我在那里度过。和很多被关在城市公寓的人相比,我已经很幸运了。这是我的故事。

从更大的角度来看,关于法国电影业,我认为它正处于慢慢重启的过程中。一些电影院已经重新开放,这是一个适度的成功,一些电影正在制作,但这些规定对电影艺术非常不友好。要知道,拍电影是需要合作的,更像是一个社群。当你不得不非常小心翼翼地与人接触,担心谁戴了口罩,谁没戴,谁测试过,谁没做过,有各种各样的顾虑时,它就无法作为一个社区发挥作用。我觉得这样的情况下拍不出真正好的电影。就我而言,我还在写东西,同时在做几个项目。如果情况允许,我想在2021年初以后开拍,但我也一直在忙一个可以在很小范围内拍摄的项目,一个在当前疫情下可以上马的项目,需要4个演员,8到10个工作人员。这是我的故事。很多人已经开始了更加稳定一致的工作,但是现在没有人知道接下来的几个月会发生什么,我们是否会面临新的疫情高峰。但目前法国的情况还没那么糟糕。目前只能说这么多。

主持人:

奥利维耶,很高兴听到你能充分利用封锁时间保持剧本写作,也很高兴听到你的电影能在疫情爆发前上映。在看你的电影收藏时,我意识到你的大部分电影,甚至所有的电影,都是你自己写的。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你是怎么开始写剧本的?你写剧本时有哪些套路做法?可能是你剧本创作的秘密之类的。

奥利维耶阿萨亚斯:

对我来说,创作、制作和导演电影之间的联系至关重要。我是个作家。我以前是影评人,也是编剧,所以刚开始拍电影的时候,我都是自己写剧本。我不是很相信编剧和导演的合作,因为我觉得这种合作是令人不安的,对某些人来说不是这样,但对我来说是这样。对我自己来说,写作是一种乐趣。我非常喜欢写作。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自己有点像小说家。我总是可以选择我的主题,用我想要的方式制作电影。我也很幸运。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6670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3日 上午8:52
下一篇 2022年6月13日 上午8:5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