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兼职小时工(亚洲首支警察谈判队伍:解危救急“情”为先)

视频加载…

新华社题:亚洲首支警察谈判队伍:解危救急“情”为先11月28日电

新华社记者鲁珉查叶文

“参加非法集会最高可判5年监禁。我请你现在就离开,在悬崖边停下来,给自己一个机会,想想养育你的父母,看看你的电话通讯录里都有谁。你真的想在未来5年内与这些人失去联系吗?”

2019年8月的一天晚上,香港马鞍山警署被封锁,一名警察通过扩音器尽力劝说,最终让现场数百名情绪激动的非法集会者自行散去。

这名警察是香港警方谈判小组的成员。

香港警务谈判小组成立于1975年,是亚洲首个警务谈判小组,目前共有101名警务人员。谈判小组以“拯救生命、化解危机”为使命,每年出动80至100次,平均三四天一次,高峰时一天三次。

“情”是第一位的

亚洲首支警察谈判队伍:解危救急“情”为先

谈判组组长黄光兴总警司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11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吴摄

“这是我的设备,也是我的伙伴。”拍了拍自己的黑色背心外套,警司谈判组组长黄光兴笑着说。这件马甲他穿了十几年,出入过各种危机现场。

对于谈判者来说,“场景”可能是崎岖的悬崖、湿滑的天台,也可能是多风的大海,他们不知道会停留多久。所以衣服上足够多的口袋成为最大的需求。饮用水和润喉糖是必要的。你还应该带各种手机,无线电设备,有时还带一把伞。“谈判要汇总各种情报信息,两只耳朵是不够的。”

转身,马甲背面中间有一个长方形的深色包。就是一块随时可以更换粘贴的布。两块同样大小的布,黑底白字,一块印着“谈判”,一块印着“警察”。

“谈判的时候,放下警察的角色。”黄光兴说:“警察讲法,讲理,讲情,谈判讲情,讲理,讲法。爱是第一位的,我们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用心倾听,用感情交流。”

一开始是为了应对恐怖袭击而成立警察谈判小组,后来逐渐扩大到应对自杀未遂、犯罪和劫持人质事件以及大型公共活动中的危机沟通。谈判多为解决危机和突发事件,需要24小时待命,风雨无阻。

警察谈判小组的成员都是兼职,除了警察的日常工作,还要承担“谈判”的重担。比如黄光兴在谈判小组工作了22年,现在的职务是秀茂坪警区指挥官。他亲自处理了近千起自杀案件,获得信任,解开心结,通过无数次的谈心,帮助被困群众走出阴霾。

4年培养一名谈判专家

亚洲首支警察谈判队伍:解危救急“情”为先

青年谈判代表梁冠泽、郑、和在警队(从左至右;11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吴摄

成为谈判者并不容易。

你必须经历选择过程。一般警方每两三年举行一次内部选拔考试。每次都反响热烈。最多10个人竞争一个名额。

初选通过后,你要参加为期两周的“危机谈判课程”专业培训,随导师实习半年,完成规定的培训时间后,你就可以成为一名正式谈判代表。要成为谈判专家,至少需要四年的磨练。

人们常常认为谈判者必须能言善辩。黄光兴说,“说”当然重要,“听”是谈判者应该具备的首要条件。谈判者有三大制胜法宝,“积极倾听”排在第一位,其次是“团队精神”和“应对压力的能力”。

在危机现场,团队合作对于赢得谈判是不可或缺的。警方谈判小组每次至少出动3人,分别负责沟通、策划和协调。如遇大型公共活动或情况复杂,一次出动20人以上。

2019年下半年,一场“修正案风暴”让香港社会陷入动荡。在疯狂的抹黑和“妖魔化”中,警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考验。在冲突现场,既是“警察”又是“谈判者”的警察谈判小组成员,面对“黑暴徒”的袭击和不明真相的市民的谩骂,不仅要强压怒火,忍气吞声,还要尽力冷却对方的情绪,处理方式也比以前更加耐心和温和。

“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我们会委屈,会愤怒,会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害怕。这时候长期的抗压能力和团队精神的训练,会帮助我们渡过难关。”黄光兴说。

社会沟通的桥梁

一名“黑暴”青年当街打砸抢烧至午夜。被捕后,他饥肠辘辘。警官给了他半个夜班饭盒。他既感动又困惑:为什么警察没有传说中那么“坏”?

“过去,假新闻和谎言能让他们憎恨警察。今天,半盒盒饭也能打动他们的心。这让我们意识到真相有多重要,沟通有多重要。”警务谈判小组副组长、高级警司廖琪琪说。

“黑暴”事件发生后,警方谈判小组与香港惩教署联合组织了“肩并肩”行动,先后看望了400多名被抓的犯人,与他们进行了促膝谈心,希望帮助他们改过自新,早日回归社会。

他们还与警队各部门合作,先后组织了40余次内部交流活动,包括对“黑暴”事件的宏观分析解读、犯人心路历程分享等。至今已有近6000名前线警员参与。廖齐家说,“以后他们到一线工作,情绪会更稳定,表现也会更专业。”

加强沟通理解,促进社会和谐,警察谈判小组早已超越了“谈判”。

亚洲首支警察谈判队伍:解危救急“情”为先

2021年4月14日,经过警方谈判人员的反复解释和沟通,一名与新冠肺炎病毒有过接触的居民终于表示愿意合作,接受强制隔离。新华社发(香港警方供图)

他们与香港医院管理局、香港大学行为健康研究中心等多个专业机构合作,研究并向公众宣传如何预防自杀和自我毁灭;疫情期间,协助卫生部门劝说不配合的市民接受隔离,并做好协调工作;为特区政府相关部门提供危机沟通技巧培训.

当然,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是“警察”。香港国安法实施后,社会回归平静,但他们始终保持警惕。“反恐是我们训练的重要组成部分,”廖说。\”我们亦会透过一些录影课程,与内地公安部门交换意见.\”

黄光兴透露,警队自行研发的谈判机器人已经投入使用。从12月起,5名精神病医生将加入警方谈判小组。与现有的临床心理学家一起,该团队将走上一个新的专业化水平。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6749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3日 上午8:39
下一篇 2022年6月13日 上午8:4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