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兼职(长春卡伦方舱医院里有个白衣天使组成的“兼职爸妈联盟”)

“刘健叔叔,你又来了!”下午一点,在长春卡伦收容所医院5号舱,C3地区11号床的小病人勋勋(化名)看到那个穿着防护服的熟悉身影,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

勋勋虽然不知道穿防护服的大叔长什么样,但是防护服上写的名字每天都能看到,而且还记得。

长春卡伦方舱医院里有个白衣天使组成的“兼职爸妈联盟”

刘健是长春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临床医院的儿科医生。处理小病人是他的专长。

从他来这里支援开始,5号舱前前后后已经接诊了50多个小病人。目前船舱里有20多个小病人,大的十多岁,小的才两三岁。所以,是时候让他这样的专业人士“对口支援”了。

年轻患者大多随父母前来,收容所医院会尽可能安排他们住在一起。然而,并不是每个父母都能照顾好自己的孩子。有些病人是带着孩子的孕妇;有的是爸爸带着孩子,什么都不懂。大人自己也有病,孩子再哭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长春卡伦方舱医院里有个白衣天使组成的“兼职爸妈联盟”

收容所医院里的新冠肺炎病人相对较轻,所以他们不需要打针,只需要吃药。不用面对打针的“坏叔叔”“坏阿姨”,对孩子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但是,只要给他们一碗煎好的中药汤,天真可爱的“小天使”就会瞬间变成他们六个父母都不认的“小恶魔”。

父母可以放弃双臂投降,医生却别无选择。他们不得不治病吃药。这也是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儿童内科主任张辉最头疼的问题。

有些大一点的孩子好惹,一说“苦药好病”,就吃了。如果年纪小的不能讲道理,就只能通过各种渠道突破,“招摇撞骗”。还有一个孩子太小,喝中药就吐。张辉和医院申请了特殊服务,派专车回医院拿了一个口感比较好的中成药,终于解决了。

长春卡伦方舱医院里有个白衣天使组成的“兼职爸妈联盟”

如何对待收容所里的婴儿是个问题,如何让他们吃得开心也是个问题。长春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临床医院内分泌科主治医师文琪深有体会。

为了满足孩子们的小愿望,他们总会买些饼干、果冻之类的零食,消毒后带进机舱;有一个小男孩说他想吃苹果。第二天,他们献上了从家里带来的水果。另外准备跳棋,沙袋,羽毛球。如果你检查完房间,看完病人后有时间,你会试着和孩子玩一会儿,让他们呆在船舱里。

长春卡伦方舱医院里有个白衣天使组成的“兼职爸妈联盟”

问题一个一个产生,一个一个消除,但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在工作时间内解决。医护人员还专门为15岁以下的小患者建立了微信群,家长可以随时在群里咨询。但这样一来,他们仅有的一点私人时间也被占用了。

张慧说,每次看到机舱里的这些孩子,她都会想起自己的孩子。来到收容所医院,每天早出晚归,女儿醒着也很难打电话。文琪的丈夫因工作需要在天津找人。一个月来,一家三口只在视频里聚过一次。

即便如此,张辉和她的同事们觉得这是值得的。他们看着这些小病人,感觉和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果你治好了这些孩子,就不会白费。

长春卡伦方舱医院里有个白衣天使组成的“兼职爸妈联盟”

最近,刘健和同事组成的“兼职家长联盟”越来越壮大。越来越多的医护人员加入到服务小患者的队伍中,他们来自不同的医院和科室。

大家给这个微信群起了个名字,叫“风暴‘童舟’”。据说:无论刮风下雨,他们都会和避难所的“大船”上的孩子们同甘共苦,载着他们驶向健康的彼岸。

前两天,一个小病人给刘健发了一个视频:身体比较好的小女孩画了一张画,上面写着刘健和张辉的名字,还有“加油!为白衣天使加油!”刘健看着,心想,用不了多久,收容所里的孩子就可以活蹦乱跳地回家了。

吉林日报出品

策划:蒋

作者:海外商业

编辑:于悦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6987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上午8:39
下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上午8:4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