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德语兼职(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原系主任潘再平寄语青年学子)

img src=\”https://p9.toutiaoimg.com/origin/pgc-image/ReN6SEb1MB3L7o?from=pc\” alt=\”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原系主任潘再平寄语青年学子\”>

寄语青年

作为一个人才,品德是最重要的。在品德上,首先要有爱国情怀。我们所有的学生都应该爱国。热爱我们的祖国是首要和必要的素质。

在学习方面,我认为我们德语专业的学生应该脚踏实地的努力练习德语基本功。只有扎实的德语基本功,在需要德语的时候才能游刃有余,得心应手。四年课内是导读,课外是深造。要真正学好德语,仅仅依靠大学课本上的课文是远远不够的,还要依靠大量的阅读和语言实践来丰富自己的外语技能。

在学习外语的同时,我们不应该忘记不断提高我们的汉语水平。不要想“我只要把专业学好就行。中文不是我的专业。谁学不会中文?”我们中国人,说的时候会说,信的时候会写。“因此,他们往往不注重提高自己的汉语水平。其实没有好的语文水平,做事情是很不利的。母语水平是我们知识分子的“老底子”。良好的中文表达能力是做任何事情都必须的。提高语文水平的唯一方法就是大量阅读经典著作,就像学习外语一样。

上外往事

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原系主任潘再平寄语青年学子

(1976年,潘再平教授在上海外国语大学的一次科研报告会上)

我于1955年以温州应届毕业生的身份考入上海俄语专科学校(简称上海俄语专科学校,即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前身)。作为一个出生在温州这个非常落后的小镇的高中生,突然想去上海上大学,兴奋之情不言而喻。

到了学校后,对浓厚的语言实践氛围印象深刻。一旦踏入校园,随处可见墙上的俄语标语:“d”(只会说俄语!),就是随时提醒同学们,别忘了用俄语互相交流。后来母校更名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后,也继承了语言实践的好传统。

刚开始学德语的时候,以外语练习为主要目的的“外语课外活动”风生水起。记得当时全校外语课外活动委员会主任钟芳教授是德高望重的英语系系主任,可见学校对外语实践的重视。

当时有一种说法,(外语系学生)北大重视文学,留学生重视实践,所以留学生毕业后马上可以当翻译。

我自己的一些经历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这一点。我高中最好的同学之一是陈宣生。他和我一样,理工科不好,文科好。1955年,我考上上海俄语学院,他考上北京大学外语系德语专业,比我先学德语。后来我转专业学德语的时候,他已经是北大初三了。1959年,作为一名在上海的二年级德国学生,我被分配为来上海演出的东德德累斯顿交响乐团做翻译,与其他几名学生一起。上海市委宣传部长石希敏同志接见交响乐团团长时,我也完成了一次口译任务。同年暑假,我遇到这位北大的德国老同学,他居然笑了(明显是故意夸张的)对我说:“潘哥,请不要跟我说德语。我一句德语也不会说!”他接着解释说:他擅长阅读,但不擅长说话。1959年从北京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总参工作到退休,翻译了大量资料,出版了军事专著。也许,我们对语言实践的重视确实是我们在国外工作的一个特点。另外,我和我的同事在国外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德国人经常问我们:你德语说得这么好,在德国哪里学的?当我们说在中国学的时候,他们会觉得很奇怪:我们在中国怎么能把德语学得这么好?反过来,对比一下德国汉学家,很多确实汉学很好,但是很难开口。当时,海德堡大学汉学主任德邦教授向我赠送了他的一本汉学专著,并对我说:潘先生,我真羡慕你作为日耳曼学者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而我作为汉学家却很难开口。其实这位教授国学功底很深,他给我的书足够我学了。

那时候学校的老师都很厉害。以我们德语专业为例。主要课程通常由外教教授。当时除了外教,还有老教授和从其他高校或单位调过来的老师。以前有些知识分子在德国留学,学成后把德国老婆带回上海。一些受过高等教育随丈夫定居上海的德国人申请到我们学校任教。

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原系主任潘再平寄语青年学子

(2001年5月,潘再平教授与上海及国外德语教师支爱迪教授)

我们四岁的妻子智,中文名字叫智,是一位优秀、博学、德高望重的老师。她早年毕业于莱比锡大学,上世纪70年代成为中国人后被提拔为我们德语专业的第一位正教授。她是中国著名电信工程和测量仪器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支的夫人。

长期教导我们的太太们,中文名字叫朱锡伦,也是我们《德汉词典》的编辑之一。她早年毕业于柏林大学。她的丈夫朱凤仪是中国著名经济学家,曾担任上海财经大学副校长。

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原系主任潘再平寄语青年学子

(Joloy和她的丈夫,中国著名外科医生邱发祖)

邱夫人,中文名邱洛仪,教语音学,是著名外科医生、中国科学院院士邱发祖的夫人。

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原系主任潘再平寄语青年学子

(新中国外语教育奠基人李教授)

李家祥教授教我们语法,他是我们德语专业的创始人之一。他早年留学日本和德国,获得耶拿大学法学硕士学位和海德堡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并担任蒋介石的德国外交顾问和国立中央大学教授。

同样教过我们词汇课的人,对他们强大的德语口语能力印象深刻。早年留学柏林的凌逸之教授来自南京大学。据说当年他在德国的时候,就是专门在中国同胞受欺负的时候,为他们受委屈,打官司。

还有严庆喜博士,很受学生喜爱,担任过词汇语法课。他早年在德国耶拿大学学习经济学。1979年退休后,他被聘为德语系的兼职教授。他捐了一大笔钱(当时是10万元

当时的德语专业导演李姣据说是阎锡山的德语秘书。

从我18岁上大学到我退休,我所有的时间都在国外度过。退休后,我还是个圈外人。是外界培养了我,塑造了我,塑造了我的人生。我在五六十年代读书的时候,在上海和国外受到了很好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政治思想教育,使我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在商业上,我从一个年轻的学生被培养成了一个能用我在这里学到的商业知识为社会做点事情的知识分子。我的人生道路是母校铺就的,我深深感激母校。(潘在平)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7057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上午8:37
下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上午8:3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