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传单派发兼职(固体饮料当特医奶粉开进“处方”)

湖南郴州市的李女士和同事彭女士怎么也没想到,他们按照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开的“处方”从医院购买的奶粉,竟然是不能保证婴儿营养的固体饮料。

论文查明,李女士、彭女士通过刷医保卡从医院购买的这款“舒尔维氨基酸配方粉”(以下简称“舒尔维”)的生产厂家,正是《人民日报》年7月披露的“假配方粉”的生产厂家山东泛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没有生产特殊医学用途婴幼儿配方奶粉的资质,公司自今年5月以来已四次发布不合格食品召回通知。

固体饮料当特医奶粉开进“处方”,湖南郴州一医院6人受处分

李女士在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购买了舒尔氨基酸配方粉。12月25日,湖南省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该论文作出回应,称“舒尔驰”郴州经销商私自打印了一张名为“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处方笺”,署名为“便民药房”,内含舒尔驰各种配方粉的纸条,放在科室内。在未核实便利贴来源的情况下,相关医生向患者推荐了舒尔。

为此,医院以“履行职责不力、失职”为由,对该院药剂科、儿保科、儿童消化科6人给予书面检查、诫勉处理、批评教育、责令公开检讨。与此同时,医院的便民药房也已关停。

12月26日,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主要负责人来到李女士和彭女士的单位,当面道歉。

过敏宝宝需要特殊的医用奶粉。

2018年10月,李女士的宝宝8个月大时出现腹泻。她没有反复好转,她也有咳嗽和发烧的症状。她带孩子去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院(儿童医院)做过敏原检测,发现孩子的奶高度过敏(3)。

陈雪梅医生随后给孩子开了一张处方,包括几种治疗腹泻的药物和一张名为“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处方笺”的清单,并签有“便民药房”字样。医生在单子上“舒尔氨基酸配方粉”下面划了线。并要求吃6个月再复查。

在儿童医院住院部一楼的便民药房,李女士刷了医保卡,买了舒尔宇氨基酸配方粉。

“普通奶粉800-900克,300多元一罐,是很高端的奶粉。而这个,一罐才400克,要348元。三天以内只能喝一罐。”李女士说,“但为了孩子,我必须听医生的。”

随后,李女士在住院部的便民药房买了4次奶粉。到今年2月24日,李女士在医院购买了12815元的舒尔宇配方奶粉。

其间,孩子的过敏症状并没有消退,李女士又换了一款奶粉,舒尔足深度水解奶粉。但是喝了2罐之后还是有过敏症状。

同时,今年2月23日,李女士的同事彭女士因睡眠不好,湿疹不断,到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童医院儿保科就诊。

彭女士告诉该报,她的孩子在分娩时被诊断为牛奶过敏(2级),一直在喝Etamet的深度水解配方奶粉。宝可医生建议她把正在喂的奶粉换成舒尔维氨基酸配方粉,“在便民药店就能买到”。

2月26日,孩子再次腹泻,彭女士到北方医院(儿童医院)消化科就诊。在这里,治疗过李女士孩子的医生也向彭女士推荐了舒尔维氨基酸配方粉。随后,儿童保健医生刘泽英为彭女士开出处方,指定在医院便民药房购买舒尔泉,也是喂养半年后复查。

固体饮料当特医奶粉开进“处方”,湖南郴州一医院6人受处分

医生给彭女士的舒尔维配方粉“处方单”。

在便民医院,彭女士购买了30罐舒儿脚,消费金额为10440元。

喝了医嘱奶粉过敏没有改变。

彭女士告诉该报,服用舒尔益氨基酸f

彭女士再次前往医院便民药房,被告知没货,无法购买。彭女士在当地都乐母婴店购买了3罐(954元),在贝贝乐母婴店购买了2罐(596元)同样的氨基酸奶粉。

固体饮料当特医奶粉开进“处方”,湖南郴州一医院6人受处分

李女士在医院“断货”后,今年5月从母婴店购买的舒尔宇奶粉出现了“固体饮料”字样。

李女士也遇到过几次便民药店缺货的情况。又在多乐宝贝购买了8罐(2544元),在金宝宝母婴店购买了医生指定的同一款奶粉34罐(9569元)。

同时,两人都发现孩子过敏症状没有改善,身高体重增长严重滞后。

李女士记录的孩子生长曲线显示,孩子喝舒尔的8个月到1岁8个月期间,“体重从18斤增加到20斤以下,只增加了不到2斤,有一个月出现了负增长。好孩子,越养越瘦。”

李女士的孩子于2018年10月19日进行了食物检测,牛奶检测值为“404.8”,等级为“3”。它是不耐奶,对牛奶高度敏感,应该“禁吃”。喝了一年多的舒尔宇奶粉,2019年12月2日,李女士孩子的牛奶检测值为“312.43”,仍被评为“3”,对牛奶不耐受。

固体饮料当特医奶粉开进“处方”,湖南郴州一医院6人受处分

今年12月,李女士在吃了舒尔语一年多后,检测宝宝牛奶过敏,还是3级。彭女士的孩子,今年2月对牛奶(108.09,2)中度敏感,饮用舒尔7个月后,于9月22日再次检测,发现牛奶的检出值升高至“255.05”,属于“3”级,即高度敏感。

李女士和彭女士都不明白,为什么按照“医嘱”买了奶粉后,宝宝的过敏情况没有改变。

特殊医用奶粉生产企业没有生产配方粉的资格。

直到今年9月,李女士和彭女士偶然看到一条新闻,才找到了答案。舒而好的生产商山东凡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没有生产奶粉的资质。

该报注意到,《人民日报》在今年7月29日发表了一篇标题为《假配方粉是怎样流进市场的》的报道,记者辗转四省五市追踪雅乐迪中度水解蛋白配方粉。报道称,雅乐迪的“配方奶粉”可以为牛奶过敏的宝宝提供营养支持,但宝宝食用后过敏症状并没有太大改善。雅乐迪的生产厂家是山东泛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报道称,凡和公司位于山东烟台栖霞市臧家庄镇。栖霞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孙说:“凡和公司没有资格生产配方奶粉。”

报道称,固体饮料国家标准除了蛋白质的含量外,对脂肪、碳水化合物等基本营养素没有规定。普通乳粉和婴幼儿配方食品的国家标准都明确规定了蛋白质、脂肪等营养成分。尤其是婴幼儿配方粉,需要经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批准,才能生产和销售。

像李女士和彭女士这样的牛奶过敏婴儿选择的“特殊医学用途婴幼儿配方食品”,俗称“特殊医学用途奶粉”,要求更严格,生产企业要取得相应的特殊医学用途食品生产许可证。

李女士说,看到《人民日报》的新闻后,她去查看孩子喝的奶粉,发现从医院和母婴店购买的舒尔宇氨基酸配方粉,奶粉盒底部的产品类别标注为“其他固体饮料”。尤其是在医院的便民药房“断货”后,她从母婴店购买了舒尔宇奶粉,在盒名下特意标注了“固体饮料”字样。

“当时我也没想到,医生开的这个奶粉会有问题。”李女士对着报纸说,“谁能想到,我们家宝宝吃的比普通奶粉贵一倍的‘奶粉’,只是一种不能保证营养的固体饮料。这不是在关键时刻耽误宝宝的成长吗?”

顺着这条线索,李女士和彭女士还发现,其实早在2019年5月6日,山东泛禾

舒而好生产商山东泛禾生物召回公告。

固体饮料当特医奶粉开进“处方”,湖南郴州一医院6人受处分

舒而好生产商山东泛禾生物的召回声明。

此外,2019年6月20日和7月30日,泛禾公司也第二次和第三次发布召回公告。8月6日还表示相关不合格批次产品仍在销售,希望各级经销商主动召回并配合公司后续工作。

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山东凡和公司没有生产特殊医学用途食品的资质。

医院里有六个人受到了处罚。

那么,这样的“三无”奶粉是如何流入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并被医生开出处方的呢?

李女士向相关部门投诉后,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做出了相关回复。

固体饮料当特医奶粉开进“处方”,湖南郴州一医院6人受处分

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回复。

该院表示:经查,2018年下半年,郴州经销商——郴州怡心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舒尔康”)与湖南博瑞药业有限公司签订采购协议,舒尔康的品种明细为“其他固体饮料”。

郴州益心康业务员在实际销售过程中,将舒尔泉作为特殊医疗食品进行宣传,私自打印了一张名为“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处方笺”,署名为“便民药房”,内含舒尔泉各类配方粉的纸条,发放到北方医院(儿童医院)儿童消化科、儿保科咨询室。

在诊疗过程中,北医三院儿科刘泽英医生和小儿消化科陈雪梅医生在未核实上述纸条真伪的情况下,向记者推荐了舒尔露作为特殊医学用途的氨基酸配方粉。华北儿童医院消化科的陈雪梅医生也根据一张名为“郴州马仔谷母婴店,郴州特色食品店”的宣传单,向患者推荐了包括舒尔驰在内的各种品牌的配方粉。

固体饮料当特医奶粉开进“处方”,湖南郴州一医院6人受处分

舒尔的配方是“固体饮料”。

该院药剂科负责便民药房的工作人员及药剂科负责人对便民药房上报的药品以外的品种未进行审核,未履行职责。北院儿科护理及儿童消化科负责人未跟进上述便利贴的来源,放任科室医生使用,履职不力,造成不良影响。北院儿科刘泽英医生、小儿消化科陈雪梅医生失职,造成恶劣影响。

依据《关于对违反群众工作纪律和干部作风要求进行问责的暂行办法》(湘足发〔2013〕10号)第六条第二款规定,经我院党委研究,决定给予药剂科分管便民药房工作人员周书面检查、诫勉处理,给予时任药剂科主任许批评教育处理;对北院儿保科主任侯斌兰、儿保科副主任何志刚给予批评教育处理;刘泽何英陈雪梅被责令作出公开检讨和训诫,并在全院医生会议上作出公开检讨。

据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介绍,该院便民药房已按照市委要求关停。同时,在上级部门的指导和监督下,医院积极协商处理。

李女士告诉本报,12月26日,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主要负责人来到她和彭女士所在单位道歉。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7117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5日 上午8:15
下一篇 2022年6月15日 上午8:1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