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大学兼职群(瞄准大学生的“培训贷”骗局)

“如果申请‘勤工俭学’,只需要首付到500元,剩下的学费可以分12期,通过打工的方式支付。”……广西某艺术院校大三学生王辉(化名),原本以为自己是在分期支付培训班的学费,结果却陷入了“培训贷”。

虽然官方多次明确规范校园网上消费贷款,强调禁止向大学生发放贷款,诱导大学生借款,但是,记者调查发现,一些针对学生群体的“培训贷”卷土重来。

日前,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发布2022年第1号预警,提醒大学生警惕“培训贷”骗局。警示中提到,部分培训机构以提供兼职为由,诱导学生接受课程培训,引导学生在网络平台填写不真实信息申请“培训贷”。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教育培训机构为了诱导大学生缴纳几千甚至上万的培训费,以“教育分期”为名偷换概念,利用互联网金融机构具有垫付功能的平台,诱导大学生“借钱培训”。然而,一些学生不仅没有学到有价值的课程和专业技能,还在借款和支付费用后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分期+兼职”的诱惑

“销售老师把二维码发给我,让我赶紧扫码付款。刷完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根本不是在分期交学费。”虽然在一系列投诉后最终拿到了退款,但回忆起当时在培训机构付费上课程的经历,王辉还是难掩愤怒。

告诉王辉新京报记者,他平时都是通过免费的网络视频课学习软件设计。今年1月,他在一个免费学习群里认识了火虎教育的销售,对方自称张老师。张老师告诉他,在火虎教育交了一个月的学习费用,就可以达到兼职的要求,然后可以一边单边学习一边赚零花钱。培训费共计5900元。

4月26日,记者以学生身份加入了火虎教育的试听群,群里的销售也发了多个兼职网站,称“学得好可以兼职,赚点外快”。在王辉提供的聊天截图中,老师还给他发了几张学生兼职收入的截图,1820元、6900元、4200元的收款记录,让王辉颇为感动。

兼职诱惑、虚构信息办贷款,瞄准大学生的“培训贷”骗局

销售老师给记者发来了多张关于学生兼职收入的对话截图,从1800元到3200元不等。图/对话截图

在得知王辉的学费压力后,张先生表示可以给王辉“勤工俭学的名额”,并表示如果申请“勤工俭学”,只需要首付到500元,剩下的学费可以分12期,以后可以通过打工的方式支付。

“我们的学费分12个月,每个月才400。毕竟一张海报要120元。你一个月能抽出两三个小时,做三张海报就够我们一个月的学费了。”在王辉提供的聊天记录中,张先生称分期付款是机构的“勤工俭学”,可以帮他申请。

由于对方提出的“分阶段兼职”的提议颇具诱惑力,王辉没有起疑。在对方要求下,他提供了自己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以为是为了申请勤工俭学填表”,当场将500元“首付”转给了张老师。

兼职诱惑、虚构信息办贷款,瞄准大学生的“培训贷”骗局

兼职诱惑、虚构信息办贷款,瞄准大学生的“培训贷”骗局

对方声称给学生分期付款是“勤工俭学”,并以此为由在各种金融平台向学生索要贷款额度,称之为信誉。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没想到,付了第一笔钱,就中了对方的“圈套”。王辉说,然后,张先生以“财务审核信用”为由,要求查看王辉在国内几大网购平台和借款功能的借款限额。在得知王辉可以开通某网购平台的借款功能且透支额度为o

“我以为他们是看信用给我申请分期付款的,所以没有怀疑。”王辉回忆,在对方指导下开通贷款功能后,张老师马上给他发了一个“二维码”,让他赶紧扫一扫,说“学校用这个平台分期”。他付款后发现,自己一次性透支了5000元,收款人为郑州润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为什么报名了火虎教育提供的培训课程,收款人却变成了另一家公司?对此,火虎教育的销售人员表示,郑州润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火虎教育的分公司,很多学生都是通过郑州润一交学费。在记者以学生身份与销售的对话中,他多次要求对方提供教育培训资格证和教师资格证。对方先问:“等你上了大学,你的老师和校长会送你吗?”

在记者的进一步追问下,对方只提供了所谓的企业荣誉证书,却始终没有提供相关的教学培训资质证明。记者第三次询问,对方只回答“信不信学,就不学了”,没有了。

记者发现,北京火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教育咨询(不含中介服务)和文化咨询,而郑州润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咨询和网络技术开发,即两家公司的经营范围不包括教育培训。此外,北京火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因其注册地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对此,中国民办教育协会法律专家表示,根据规定,面向社会的培训活动,或者取得教育、人社、文化旅游、体育、科技等主管部门的办学许可证,或者在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的企业经营范围中明确有“教育培训”经营项目,否则属于非法办学或者非法经营。另外,“咨询、策划”和“培训”属于不同的经营项目,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行业类别中属于不同的行业,所以不能代替培训项目的审批。“也就是说,如果证照未获批准,这家公司开展的职业技术培训活动就是非法的。消费者可以自行追回费用,市场监管部门可以根据违法所得处以1至5倍的罚款。

诱导学生虚构身份以规避监管

王辉的经历并不是个例,“诱导贷(借)”也不是某教育机构的套路。

新京报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以“火虎教育分期”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找到30余条相关投诉。投诉的原因中,不乏“以兼职为由诱导贷款”。

在黑猫投诉、知乎等网络平台上,大量培训机构被指诱导大学生走培训贷,以“培训贷”为关键词搜索,相关投诉有数万条。被投诉的教育机构多为软件设计、软件培训等领域的职业技能培训机构。

为什么大学生经常陷入“培训贷”的陷阱?

在王辉提供的与火虎教育销售的聊天记录中,记者看到对方的说话技巧颇为“套路”,比如称学费缴纳“与某金融平台对接”,给学生支付二维码后,直接说“时限只有一分钟,注意手速”。

王辉用某理财平台的借款功能刷到5000元时,问对方:“姐姐,我借钱了吗?”对方直接让他选择在月底还款日分期还款,并继续索要剩余的400元学费。在通话的时候,我们还会用一些“财务要下班了,不上完课就延期”之类的压制性的推销词。

兼职诱惑、虚构信息办贷款,瞄准大学生的“培训贷”骗局

学生表示,没时间质疑对方“快点”和“下班财务”的销售压迫。照片

以一位网友在黑猫平台投诉易云绘画教育为例。该网友提交的材料显示,该机构工作人员通过说“教育分期”偷换概念,谎称教育分期是国家支持的,要求学生在网贷平台填写虚假身份信息。

在网友提供的对话截图中,云易汇教育的一名销售人员以“为了不影响学生申请大学的奖学金和助学金,且其学籍完全独立”为由,要求学生在贷款的职业一栏填写“商务服务人员”和“5000-10000”,以规避政策对大学生贷款的规定。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家名为“云易画”的培训机构在游说学生购买课时,多次使用“您只能申请腾讯课堂学费分期”、“我会帮您在腾讯课堂获得学生券”、“去腾讯课堂为您申请绿色教育通道”等字眼,引诱学生向第三方贷款平台借款支付学费。

兼职诱惑、虚构信息办贷款,瞄准大学生的“培训贷”骗局

卖贷款诱导学生时虚构身份信息。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对此,新京报向腾讯课堂求证,对方回应称,“腾讯课堂”此前已明确要求机构在经营活动中不得诱导消费贷款,不得违规使用腾讯品牌。目前已责成该机构按照相关规定对学生进行退款,并对该机构进行处理。

维权群体年龄逐渐降低,维权难是普遍困境

为了退费和维权,王辉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了近一个月到处投诉,王辉终于拿到了退款。“后来我在‘知乎’上分享了这段经历。确实有同样经历的学生来找我,让我给他们维权的建议。”王辉说。

现实中,大量学生陷入维权困境。冯月平,北京史静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黑猫”投诉律师团专家律师。今年以来,冯月平在3、4个月内受理了近千起学生陷入“培训贷”的纠纷。维权难是学生普遍遇到的问题。

“老师交费不跟进”、“课程质量差”、“不按承诺提供兼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学生在购买的课程中发现此类问题,想退费时,往往被培训机构以各种理由拖延,学不到有用的技能,不得不还贷。

北京朝阳法院奥运村法庭法官毛文蝶根据审判经验总结了维权难的主要原因。

首先,“培训贷”涉及双重法律关系,即消费者与教育培训机构之间的教育培训合同关系,以及消费者与金融平台之间的借款合同关系,二者相互独立。虽然消费者可以要求教育机构解除合同,退还未消费的费用,但消费者仍需按照合同约定向理财平台还款。实践中,也有当事人因教育培训机构不履行合同而拒绝继续还款,造成个人信用记录影响的。

其次,毛文蝶表示,教育培训机构存在不履行提示义务的问题。“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教育培训机构存在诸多误导或诱导行为,强调使用‘培训贷’可以减轻一次性付款的压力,或者强调‘分期’二字,弱化了借贷风险。”但在诉讼中,往往很难证明诱导的事实,而且由于培训贷款中的两种法律关系是相互独立的,消费者在无法获得培训的情况下,仍然要支付贷款。同时,由于部分教育培训机构内部管理混乱,一些小机构与无资质的小额贷款公司合作,经营中仍存在侵犯隐私等法律风险。

冯月平发现,“培训贷”维权者呈现出群体年龄逐渐偏低的情况,而且不仅是大学生,甚至高中生也有

冯月平介绍,维权是大家共同的感受,因为这样的消费最高也就一万元左右,如果诉诸法律维权成本太高。大部分学员都是在律师的帮助下给培训机构发律师函,或者去消费者协会投诉要求退款。“有些机构担心几千块钱影响业务,就直接退款了。”

最难的是连合同都没有的维权者。冯月平说,在他接触到的一些案例中,线下教育培训机构以“专注于为大家解决助学贷款”为由,邀请学生在校园内签约。

“这时候第三方工作人员来了,学员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基于对教育机构的信任,他们签订了借款合同,对方拿走了所有合同(教育培训合同和借款合同)。学员想退费的时候,连证明材料都没有。”冯月平介绍,投诉人口中的“第三方人员”其实是借调人员。没有相关合同,学员想退费时既不能向培训机构退钱,又被借贷机构催着还款。学生在被贷款机构起诉到法院要求还款后,只能根据对方提供的贷款记录对自己的个人征信进行赔付。

打击“培训贷”需多部门联合执法

公开报道显示,2016年起,监管层开始整顿校园贷市场。

2017年6月,原银监会等三部门发布通知,明确要求暂停P2P借贷平台开展校园信贷业务,禁止培训就业机构捆绑信贷产品,鼓励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进入大学校园。2017年9月6日,教育部财务司副司长赵建军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根据规范的校园贷款管理文件,任何网贷机构不得向大学生发放贷款。

尽管有这一规定,但针对学生的“培训贷款”并没有消失。北京朝阳法院奥运村法庭在2020年春季“培训贷”警示宣传中提到,近三年来(截至2020年),全市法院共审理涉及“培训贷”的教育培训合同纠纷60余起。

这只是诉诸法律的案例数据。2020年10月26日,中消协官网发布警示称,现实中仍存在“校园贷注销”、“套路贷”、“培训贷”等多种不良“校园贷”陷阱,损害广大学生合法权益,提醒注意。

2021年3月17日,为治理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乱象,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中央网信办秘书处、教育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

一方面,监管部门出台了多个文件加强对大学生消费贷款的监管;另一方面,机构诱导大学生借钱的情况依然存在。

为什么“培训贷”屡禁不止?

冯月平认为,巨大的利益和低廉的违法成本是重要原因之一。“培训机构认为用户通过借贷购买产品是合理的,销售如果不用这种字眼,就无法形成销售产品的闭环。比如对方没钱,就借钱。培训机构也有贷款的战略合作伙伴。这种‘一站式服务’让客户很难走出‘入口’。”

其次,冯月平认为,虽然政府从管理的角度出台了很多政策文件,但是执行起来的震慑力还不够,需要多部门联合执法,才有可能根据行政机关各自的职权,共同打击这种违法行为。例如,是

在2022年1号预警中,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也提醒广大学生,一定要擦亮眼睛,提高风险意识,增强辨别能力,识别骗局。不要轻易在微信上加自称“老师”的陌生人,不要轻易参加兼职培训班赚钱,不要轻易在不熟悉的网站、平台上转账、贷款。如果有疑问,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及时和老师、家长沟通。

新京报记者刘洋

编辑苗校对。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7121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5日 上午8:05
下一篇 2022年6月15日 上午8:0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