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问兼职(一名外卖骑手退回了跑腿费)

战斗仍在继续。

当我们呆在家里,看着各种平台在上海空荡荡的街道上直播,时不时会有蓝色或黄色的闪光。他们就是我们都很熟悉的外卖骑手。

每个外卖骑手都有一个故事。最近我们联系到了52岁的饿了么骑手韩东风。这段时间,他不仅帮助孤寡同事义务发放物资,还帮助附近孤寡老人购买牛奶和酱油。

这些平时看似琐碎的事情,现在却格外闪耀。但他告诉我们,这一切都不算什么,当他听到市民们所有的“感谢”时,他觉得不再累了。

像韩师傅这样的摆渡人,依然在申城街头全速前进,尽力帮助市民解决物资配送问题,把方便变成帮助,把日常生活变成使命。正如一位网友所说,这样的善良是一种基因。它温暖了我们,我们离不开它。

以下是韩东风的旁白:

我叫韩东风。我五十二岁了。我是一名外卖骑手,在上海饿了么工业配送站兼职两年。

从老家安徽亳州来上海工作生活已经十四五年了。儿子刚结婚生子,老婆回老家帮忙看孩子。目前一个人在威海路某小区租房。

安静的上海街头,一名外卖骑手退回了跑腿费

韩东风

之前我都是早上送餐到下午三四点。关掉后台后,从下午五点多到凌晨一点去做环卫保洁,每天打两份工。

我参加过很多马拉松,这也让我保持身体强壮和健康。最高的爬过十层楼,又跑下二十层楼的楼梯。

环卫一个月能挣4000多。有人说每天清理垃圾很辛苦,但在我看来,我毫无怨言。如果能坚持做下去,就不会觉得辛苦了。

3月底,我刚辞掉环卫工的工作,准备专心送外卖。但没想到的是,我刚好赶上了这场疫情。3月31日跑了50多单,每单赚八块钱,一天赚四五百块。毕竟我们的收入是按单量计算的。

但是这两天因为商家都关门了,每天只有一些跑腿的。我有通行证,目前可以正常跑腿送货。目前小区进不去。只能说会送到小区门口,然后写好号码,由志愿者送到居民家里。

最近很多人买菜买东西都不方便,又着急看到居民被隔离在里面,所以我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哪怕很晚。这包括我一起工作的同事。

一个同事被隔离在酒店里,买东西不方便。4月3日晚上,我正要下班的时候,听说了这位同事的遭遇。我正好认识一家超市的老板,于是我就想,我去那家超市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帮同事买点隔离材料。

安静的上海街头,一名外卖骑手退回了跑腿费

韩东风的物资配送电瓶车

于是,我慢慢敲开超市的门,给同事打电话,问他需要什么材料。我根据他的需求帮他采购完材料后,连夜送到酒店。在去隔离酒店的路上,另一个同事找我帮忙,希望我给他带点隔离材料,我就回超市买点东西。

我把隔离材料送到酒店的时候,同事收到材料后,有同事在微信上给我打了几十个跑腿的,我马上把钱退给他们。还有一些同事的材料我提前交了。我一看到送来这么多钱,就把除了材料以外的钱都退给了他们。能跑多少跑多少,因为我觉得特殊时期跑腿是对的。在这段时间里,大家互相帮助克服过去。

安静的上海街头,一名外卖骑手退回了跑腿费

韩东风总是回报跑腿的。

而且我租的小区附近有很多老人。在这段时间里,我会尽力帮助他们解决困难。有个九十多岁的老爷爷,家里没奶。让我想办法帮忙买一箱牛奶。还有一个阿姨家里没有酱油。让我带一瓶酱油。总觉得一点点帮助就是一点点。

疫情期间,其实我最担心的是收入。不过,这不是人为的,我也能理解。我现在想的都是疫情快结束的时候,我可以每天多跑一点,尽可能的弥补这段时间的收入损失。

安静的上海街头,一名外卖骑手退回了跑腿费

感觉压力很大。儿子刚结婚生子,我得一步一步来。一下子赚很多钱是不可能的。父母应该经常为他们的孩子着想。

疫情期间自己买了一些消毒液和口罩,一定要做好自身防护。家里也有一些肉菜,街上有蔬菜,家里有柴米油盐,我可以自己解决吃饭问题。

现在,我们的同龄人是街上看到最多的。当我看到空荡荡的街道时,我的心总是感到失落。以前很热闹。我还是想去看看这个繁华的城市。

感觉在上海挣钱比在老家容易。我现在还能做到。等我老了,不想跟孩子要钱了,可以多存一点。

要说疫情期间最难熬的时候,可能就是想家了。两年多没回老家了。三个月前,我的儿子和儿媳来上海看我。现在,我只希望疫情早点结束,让我能和家人团聚。

晨报周刊APP记者牛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上海周舟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7468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6日 上午8:57
下一篇 2022年6月16日 上午8:5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