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克斯兼职老师(滚烫的汤洒在腿上他硬生生忍了下来黑暗餐厅侍者在这里我发现自己是被依赖和需要的)

img src=\”https://p9.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tjoges91tu/Ss2iiub2DI0R4p?from=pc\” alt=\”“滚烫的汤洒在腿上,他硬生生忍了下来”黑暗餐厅侍者:在这里,我发现自己是被依赖和需要的\”>

12月7日晚上10点多,致远在回员工宿舍的大巴上。现在,他住在西二环的一个小区。单程通勤时间约40分钟。新京报记者吴琳怡摄

12月11日,成为盲人的第77周,树荫外,当客人的手轻轻搭在致远的肩膀上时,他明确地感受到肩膀上的温暖承载着无声的信任穿过他的身体。拉开窗帘,直走,右转,左转,上楼梯,一对被暂时“带走”光线的情侣慢慢搬进了他家。

墙角和厚重的遮光窗帘把光线挡在了黑暗的区域之外,墙壁、地板、餐具、纸巾、桌子、椅子、长凳、天花板都隐藏在黑暗中,就连物体的轮廓也渐渐隐没在黑暗中。

在这家开在北京西单商圈的黑暗的木马童话西餐厅里,客人在搬进黑暗区域之前,必须将手机、电子表等明亮物品寄存。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中,明眼人和视障人看到的东西没有什么不同。

根据声音辨别客人方向,暗导(服务员)可以自由出行。等他吃完第一道菜,小两口小声说:“喂,你看他戴夜视镜了?”“你认为呢?如果不穿,怎么会移动得这么快?”

致远把这样的猜测当成一种褒奖。“在这里,我发现自己是有用的、被依赖的、被需要的。”

加入黑暗餐厅

致远,29岁,甘肃张掖人,在木马童话黑暗西餐厅做服务员近7个月。2016年秋,24岁的他突发眼疾,左眼失明,被确诊为晶体性视网膜色素变性。2020年初夏,他再次失去右眼视力。北京的专家告诉他,这是一种失明率极高的疑难病症,只能帮助他保留尚未消失的细微光感,控制病情不恶化。

“盲人”的标签牢牢地贴在他身上。“211工程”大学物流管理本科学历突然变成了废纸,成家立业的想法被比手掌还小的视力残疾证击得粉碎。

绝望之下,他主动断绝了与众多老友的联系,并给自己取了一个新名字“致远”,这个名字并不平和,也不深远。

去年12月,在父亲的陪同下,致远踏上了从家乡到北京的火车。漫长的求医之路从此开始。今年5月,在中国残联的牵线搭桥下,致远成为了木马童话黑暗餐厅的导游(服务员)。考虑到他在北京丢了脚,他边工作边看病的梦想也落地了。

如今,这家餐厅有五名全职员工:小王、辛宇、志远、和助理厨师张阿姨。除此之外,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的几个学生也经常来这里兼职,有的弹钢琴,有的吹萨克斯,有的唱歌,还有的帮忙扮演暗导(服务员)。

“滚烫的汤洒在腿上,他硬生生忍了下来”黑暗餐厅侍者:在这里,我发现自己是被依赖和需要的

12月11日,木马童话黑暗餐厅12周年,侯耀宗、王晓、致远、新宇(从左至右)在餐厅门口合影。新京报记者吴琳怡摄

32岁的北京女孩新宇,从小智障,2019年春节后进入这家餐厅当送餐员;21岁的山东德州夏津县厨师小王比新余早来了几天。9年前的一天,他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帮忙时,工友们用高压空气炮给他的臀部充气,损伤了他的肠道、内脏、口腔和面部组织。当时,他出现在许多媒体的社会新闻版面上。如今,在他始终不肯摘下的口罩下,他的鼻子是再造的,山根有点高,上颚和牙龈严重受损,无法咀嚼坚硬的食物;侯耀宗是这家餐厅今年10月招聘的接待员和保安。30岁的他来自山西运城,曾经做过消防员、厨师、服务员。

“残疾人与健康人的融合”是餐馆老板余霜多年来一直信奉的理念。她认为这个地方更像一个邮局,而不是一家餐馆。店名借用了《荷马史诗》的特洛伊战争。致远是这样解释的:在餐馆里,dis

致远仍然记得他第一次见到老板余霜的情景。余霜举起了手。“哟,你的指甲真长。我过会儿给你切。”

一时间,他的心颤动了一下。自从他的眼睛生病后,他就忽略了保养指甲。第一次见面,老板就注意到了这个连他爸爸都不在意的细节。他决定留下来。

余霜握紧了他的手。“这里有像你一样有视觉障碍的伙伴。他们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得很好。”

1998年,27岁的外科医生余霜从辽宁进京深造;次年,连续几天加班,一只眼睛的视网膜突然脱落。手术后,余霜在黑暗中度过了七天,因为他的眼睛被纱布蒙住了。每天都让她很痛苦。她很害怕,担心如果另一只眼睛出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眼睛瞎了怎么办?那你还能做什么?

因为感同身受,很自然地,她萌生了为残疾人创造就业机会、帮助视障人士参与社会工作、开一家让明眼人可以短暂体验盲人视角的餐厅的想法。2009年,这个十年前闪现的愿景终于由虚转实。自12年前开业以来,这家餐厅已经为90多名视力、智力和身体残疾的人提供了工作机会。

引导与被引导

致远觉得在树荫下,他引导别人;在树荫外面,他被餐厅里的其他员工引导着。

致远餐厅的师傅也是瞎子。他叫周浩宇,27岁,毕业于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大一的时候在餐厅兼职钢琴师和黑暗导(服务员)。毕业后,他转为全日制。会弹会唱,三个月前被国内某高音歌手高薪挖走,现在已经离职。

声音洪亮,音色明亮,人爽朗,是致远对浩宇的第一印象。他是致远认识的第一个盲人。作为一个先天性视力障碍的人,郝宇已经适应了模糊黑暗的世界二十多年。

在浩宇的指导下,致远触摸到了黑暗用餐区的方形边界和每一张餐桌,学会了如何安全引导客人进出、上菜、接餐、介绍餐点、向客人描述餐具的方向。

“喂,两位,请把你们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你准备好了吗?好,我带你进去。不要怕,这是一个全黑的环境。”致远,还记得吗,浩宇曾经强调,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别忘了把手放在肩膀上示意客人把一只手放在一个肩膀上。

“滚烫的汤洒在腿上,他硬生生忍了下来”黑暗餐厅侍者:在这里,我发现自己是被依赖和需要的

12月8日中午,致远带领一对情侣进入黑暗区域吃饭。新京报记者吴琳怡摄

对黑暗区域的熟悉不能走捷径。前两个月,致远频繁撞到桌椅,疼得龇牙咧嘴,有时还会摔倒。直到现在,他偶尔会碰到桌椅。

有一天,他脚下一滑,托盘里的汤掉到了地上,他在地上爬着。热汤倒在他腿上,夏天还穿着短裤,致远觉得皮开肉绽。哭声已经到了他的喉咙,但他强有力地阻止了它。周围的客人瞬间安静下来。他们追踪声源,把脸转向他。“大家继续吃。有东西掉了。我会处理的。”他不想让他的客人失望。

收拾完烂摊子后,他跑到厨房,用冷水泼他的腿。\”听听王晓和他们的歌,这首歌很受欢迎.\”

“虽然你看不到眼前的世界,但至少有一件事你可以做,那就是让世界看到你。”这是意大利著名视障歌手、被誉为“世界第四大男高音”的郝宇的偶像安德烈波切利的父亲曾对安德烈说的话。致远来这里的时候,浩宇经常用这句话安慰他。

黑暗中开启的心声

12月8日11点50分,来了一对情侣。

“来,听听声音。这里有一张桌子。触地。当你需要扶着桌子靠在右边的时候,有一把椅子。找找看。你找到了吗?对,慢慢拉开,坐下。”定位桌子和座位时,致远习惯用食指和中指关节轻敲桌面五六下,轻敲给客人。

“我先给你介绍一下餐具。每个人的桌子上都有一张纸巾。纸巾上有一块沾有酒精的湿毛巾,还有一把勺子。你明白了吗?不要丢了你的勺子。我们主要用勺子吃饭。你能感觉到这张桌子的长度和宽度。5到10分钟为您服务。”

“各位,我们慢慢去找吧, )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敲打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饭的定位一般是敲桌面,致远会一直敲,直到客人找到为止。

递饭递饮料的时候,通常心雨会踏进树荫,有时候致远会出来等她。“沙拉来了。这是金枪鱼。”心雨摸了两下左边的碗,然后轻拍致远的右手。然后,她敲了敲右手边的碗,摸了摸夏志远的左手。\”这面是放蔬菜的。\”

“滚烫的汤洒在腿上,他硬生生忍了下来”黑暗餐厅侍者:在这里,我发现自己是被依赖和需要的

12月9日晚,特洛伊童话黑暗餐厅的厨房里,王晓(左)正在准备饭菜,新宇(右)拿着沙拉给在黑暗区域等候的致远。新京报记者吴琳怡摄

在黑暗区域时,致远和客人一样,没有特定的时间概念。时间在这里似乎是有弹性的,有时过得很快,有时又变得很慢。客人经常猜测里面的时间。“你看晚一点出门是几点?”“还不到9点。”“我来告诉你吧。你9点前赢,我9点后赢。”

客人中,情侣最多。黑暗中,有人忏悔,有人忏悔,有人庆生,有人求婚……根据致远的《倾听与观察》,大多数人在适应了一段时间的黑暗后,会变得更加大胆,一些平日里害怕或羞于表达的声音,会在这里自然敞开,夹杂着装满酒或饮料的杯子清脆的叮当声,猜测食物的对话,食物的咀嚼声,衣服与布料的摩擦声,摩擦声。

浪漫的声音日复一日的弥漫在他的听觉里,让他在单身很久之后依然对爱情充满期待。他认为他是幸运的,因为他指导了这么多夫妇。

但是,偶尔会有很重的哭声。12月初,一对情侣恋爱一周年,致远帮男方精心策划了一场告白,并请了一个兼职的残疾人乐队来演奏。但是,没想到,那个忧心忡忡的女人要去吃分手饭了,她的父母也不认可他们的关系。在《月亮代表我的心》的吉他弹奏声中,她流着泪哭了。

在黑暗区域用餐后,很多客人感叹“重获光明”的感觉真好。有嘉宾评价,意识到了盲人在生活中的局限性和困难。有人在离开餐厅前,信誓旦旦说睡觉前绝不关灯玩手机。

听障朋友的感悟

12月8日下午,余霜让志远和新宇送一些物品到两公里外的“二号店”,那是一家街头外卖咖啡店,有四个听障咖啡师,在复兴门地铁站A出口旁边,现在处于试营业阶段。

到了咖啡店,店里的听障伙伴给他们泡了两杯咖啡,安慰他们的辛苦。听障者基本靠手语或打字交流,视障者主要靠听和说。面对致远,店里的两个听障咖啡师只能尽力发出不合拍的声音。致远小心翼翼地捧着红丝绒咖啡,频频向咖啡店负责人龙哥竖起大拇指,“第一第二喝,非常好喝。”致远拖着嗓子,想让龙哥读懂他的唇语。龙哥笑着看着他,拍拍他的肩膀。

12月初,邀请了龙哥等四位听障咖啡师在餐厅的黑暗区域体验。

“滚烫的汤洒在腿上,他硬生生忍了下来”黑暗餐厅侍者:在这里,我发现自己是被依赖和需要的

12月8日下午,致远(左二)和心语(左一)向试运营阶段的木马童话快乐咖啡屋发货。听力受损的咖啡师龙哥(左三)最近在

“出来后,我觉得除了听不见,我们真的很幸运。有什么资格抱怨?”龙哥觉得,这是一段值得探索和发现的奇妙旅程。

“我体验了一家餐厅,里面太黑了,我看不到我的手指。一开始,我觉得自己很不幸,但(后来)我发现自己很幸运。”另一位听障咖啡师在朋友圈写道。

必须留住那道光

12月10日,致远提前几天请假。2点刚过,助盲志愿者王思出现在职工宿舍楼下,带着致远去北京同仁医院找特需专家随访。

前两天,余霜在朋友圈发布了招募盲人志愿者,陪致远去同仁医院的消息。参与帮助盲人近三年的王思立即报名参加了。

即使戴着防蓝光眼镜,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致远依然知道头顶阳光灿烂。传入的褐色眼睛的呆滞还没有消失,这是一个好的信号。在车上,他摸了摸信封里的东西:北京就诊卡、社保卡、病历、口罩、签字笔和之前的眼底彩超检查报告。

失明的第539天,按照医生的解释,黑暗之门完全关闭时,还留有一条细缝。一定要按时吃药,多喝水,促进血液循环。“你上次说的药都按时吃了吗?”

“嗯。”致远有点心虚。为了省钱,他偷偷把一天三次的剂量减少到一天一次,有时候就不吃了。站在一旁的王思没有当场揭穿他。他只是在吃药的时候认真的告诉致远。药救不了了。“难道你来北京是为了你的眼睛?如果你有经济问题,可以告诉我,等你赚够了钱再还我。”

致远沉默了很久,点点头。“回去好好吃药,听王师兄的话。”他必须保持光明。

“滚烫的汤洒在腿上,他硬生生忍了下来”黑暗餐厅侍者:在这里,我发现自己是被依赖和需要的

12月10日下午,盲人志愿者王思(左)陪同致远(右)来到北京同仁医院。他们正在过天桥。新京报记者吴琳怡摄

自5月入职以来,致远已去医院复诊11次。在等待分诊的两个小时里,志远和王思聊了很多。面对素未谋面的志愿者,他觉得自己没有负担,很舒服。两个年仅三岁的年轻人,聊起了来自丝绸之路的美食和来自汽车的AI技术。

当志远得知王思今天开电动车时,他高兴极了。“我说,怪不得一上车就感觉座位和别的车不一样,车窗的触感也有些不一样。”后来致远才知道车上的玻璃没有封边。

王告诉致远,表面上是他自己帮致远到处跑。其实致远也帮了他。在示好的过程中,王思觉得自己得到了一次难得的心理反馈。

“我明白。”致远迫不及待地让他继续,“就像我在餐厅服务客人一样。”

回到家中,致远在备忘录中写道:今天的王哥哥给我的感觉非常好。他帮助盲人的经历很有帮助,很多事情做得恰到好处。不会让我觉得是朋友而不是需要的人,让我很舒服。他会给你留下一些体面和尊严。当然,有些事情我希望我能做。

“2050年,我会送你一棵仙草”

郝宇走后,除了偶尔有兼职的特教生来玩,平日里,昏暗的餐厅里几乎听不到钢琴声。致远有些失落。幸运的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今年夏末,来店里拍素材的大学生在面试的时候教致远入门。

目前致远可以双手弹奏《沧海一声笑》,《永远同在》,《童年》等曲子。盲人弹琴,乐谱在心里。最近他自学弹了郑志华的《水手》,新宇告诉他这是她最喜欢的歌。到现在,他只会弹前两句,“苦沙疼脸。就像父亲骂母亲哭一样,永远不会忘记。”之后,他就没了调子。

“滚烫的汤洒在腿上,他硬生生忍了下来”黑暗餐厅侍者:在这里,我发现自己是被依赖和需要的

童话黑暗餐厅门口留言板上一个男生的留言。新京报记者吴琳怡摄

最近每当有陌生人到店里,致远就想抓住别人问,你会弹钢琴吗?如果是这样,你能教他一些准确定位的技巧吗

在致远成为特洛伊童话黑暗餐厅的黑暗向导(服务员)后的第二天,一个梦想成为《走出黑暗区》中生物学家的男孩在留言板上钉了一张小卡片,“希望每一个哥哥都能重见光明。2050年,我送你一株仙草。2021.5.23。奇。”

致远心情很好,以为自己就可以等草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致远、王晓、侯耀宗、新宇、龙哥、王思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吴淋姝 编辑 胡杰 校对 卢茜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7496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6日 上午8:28
下一篇 2022年6月16日 上午8:3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