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兼职下载(入局剧本杀:一场未知输赢的冒险)

他离职,南下,加入了广州的一家剧本杀店,从资深剧本杀玩家变成了全职DM(地下城主的缩写,一般在剧本杀里叫主机)。25岁的沈阳小伙长生,打算在彻底完成国企员工到剧本杀玩家的身份转换后,开一家自己的剧本杀工作室。

来自招商证券的报告显示,2021年剧本杀行业规模有望达到170.2亿元,同比增长约45%。与此同时,剧本的大幅增长也迎来了一波倒闭潮:一条“4月剧本杀店铺倒闭数翻倍”的微博话题登上热搜,阅读量过亿。根据某闲置平台的数据,今年4月份,剧本、道具、店铺、桌椅等数量。以“倒闭”为由在平台上转卖的比上月增加了110%。

一边是疯狂成长的行业热情,一边是不断关门的行业现实。入局的长寿是捕风捉影,顺势而为,大有作为,还是盲目跟风,被收割为韭菜?

逃离??

国企工科男决定离职

常胜出生在辽宁沈阳,东北口音能很快把他和广州人区分开来。“我来广州才一个多月,结果就遇到了疫情和龙州水。”长生说自己是全职DM。除了他,店里还有一个全职的DM,也有几个兼职的DM。

“我们通常要到中午12点才上班。等最后一波客人走了,我们就下班了,最晚也能到凌晨。”与长生记者的约会是在端午假期的最后一天。他告诉记者,前一天已经接待了三波人。最后一个剧本写完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他收拾完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了。

“玩家基本都是下班或者节假日来玩,所以你下班的时候,就是我开始忙碌的时候。”虽然这份工作是日夜颠倒的,但常胜说他喜欢现在的工作状态。在成为杀死DM的剧本之前,长生是北京一家国企的员工。

“我是电气自动化专业的。大学毕业后,我去了北京一家国企工作。这是一份很稳定的工作,但我留不住。”常胜说,一方面觉得单位稳定但缺乏活力,感觉像温水煮青蛙;另一方面,他觉得仅靠单位的工资很难留在北京。“我的大部分同事都是北京人,他们也不担心,但我压力很大。”从这家国企辞职后,长生接触了销售和新媒体,最终他决定来到剧本杀行业。

第三方数据机构极光大数据发布的《“超职季”招聘行业报告年轻人篇》显示,年轻求职者倾向于向新行业投简历,作为兼职的低门槛工作也备受关注。其中,互联网、文化体育娱乐业、住宿餐饮业投递简历的比例较以往有所上升。

见习??

从资深玩家到全职DM

常胜愿意从东北穿越几千公里到华南,不仅仅是朋友的邀请,更是因为他曾经是一个资深的剧本杀手。“我以前是个宅男,但我是个‘非主流宅男’。我不喜欢在家玩游戏、看动漫,但我喜欢玩网络桌游、剧本杀或者推理游戏。”长生告诉记者,从初中开始,他就一直在网上玩“杀人游戏”,杀狼人。

“但是线上玩的体验不够好,因为桌游需要与人交流。网上交流不能面对面,也没有人主持,效果会差很多。一直苦于没有一个好的平台让大家线下玩。”常胜告诉记者,线下剧本杀的火爆可以说是让他这样的宅男找到了“幸福的故乡”,于是他走出了网络世界,进入了线下社交。“‘故乡’不是说我们不喜欢社交,而是群众的社交不是我们喜欢和擅长的。我们有自己的社交方式和圈子。”

其实从剧本杀兴起的过程来看,是一种

资料显示,剧本杀起源于欧美国家一款名为“谋杀迷情游戏”的游戏。这种游戏的灵感来源于欧美的法院陪审团制度。剧本杀人游戏的亮点主要在于代入感和推理社交的乐趣。每个玩家选择在剧本中扮演一个角色,其中一个玩家会在其他玩家不知情的情况下扮演凶手。其他玩家需要在故事情节和证据的分析推理下共同找出真凶,最后由DM公布真相。

剧本杀在中国起步较晚。2013年,一部名为《死穿白》(死神穿白)的英文剧本被引入中国。是国内第一个剧本杀剧本,但一直是小众游戏。直到2016年,芒果TV推出中国首档明星推理综艺《明星大侦探》,成为现象级综艺IP,推动了线上线下剧本杀行业的发展。之后国内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线下剧本杀实体店。

剧本杀的火爆也带火了剧本杀DM这个新职业。“有人认为DM是‘边玩边赚钱’。真的没那么简单。”常胜说,“在我看来,剧本杀本质上是一种服务,最重要的是服务玩家的DM。一个好的DM甚至可以通过个人能力把一个二流的剧本带来一流的游戏体验。我们有擅长讲道理的DM,也有擅长哭的DM。我们把这个DM叫做‘龙头DM’,让他带‘情绪书’(和情绪有关的剧本)真的会让玩家跟着他哭。”

开店??

一个充分准备的“赌徒”

在从资深剧本转为全职剧本杀DM后,长生在未来更长远的规划中,打算开放自己的剧本杀实体店。像长生这样的年轻人,在剧本杀圈里并不少见。之前有媒体采访了很多线下剧本杀创业者,发现很多创业者基本都是资深剧本杀玩家之后才开剧本杀实体店。他们对剧本有充分的了解和热爱,工作多年,有一定的积蓄,足以承担前期开店的费用。

现在的剧本杀行业都在爆发,一批批倒闭,长生也是明摆着的。“我们本来是这一带第一家杀脚本馆,还在装修的时候,旁边又开了一家新店。据我所知,已经有几家剧本杀馆跑不下去了,倒下的可能比新开的还多。”

虽然对目前不太乐观的情况有所了解,但长生认为剧本杀大有可为。“就像吃饭、唱K、蹦迪一样,为什么剧本杀不能成为一种社交和娱乐方式?”我觉得剧本杀在永生之前可能还是个小众游戏,但是现在说到剧本杀,我可能没玩过,但是大部分都听过。“剧本杀在破圈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未来我们只需要继续打破圈子,用好的服务和剧本吸引和圈定大众玩家。”长生说。

长生不老的判断不无道理。艾媒咨询在《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消费者对线下活动偏好调查报告》中指出,2021年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中,“打剧本杀”以36.1%位列第三,仅次于“看电影”和“运动健身”。美团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进入“剧本杀坑”的用户消费频率稳定。65%的用户会在两周内消费一次或多次脚本,超过40%的用户每周消费一次以上。

除了“破圈前景”,长生还看好剧本杀的“闭环前景”。所谓闭环,就是剧本杀博物馆不仅仅是一个可以玩剧本杀的实体店,更是一个集剧本写作、发行、线下实体店为一体的闭环剧本杀机构。“剧本也是杀手锏店的关键,但一方面,经过发行机构的剧本价格昂贵,另一方面,好的剧本往往很难找到。要想长期发展和建立品牌,就要建立闭环生态,现在很多店都在这么做。”长生说。

招商证券的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国内剧本买断买入价在10000-15000元;分成是发行方与创作方签订合同,分成比例一般在3/7到5/5之间。一盒书的价格大多在300-700元区间,一般市场都能买到。但是几本专属书(每个城市只有一本)和城市限定书(每个城市几本)几千块钱都买不到。

虽然前景看好,但不可否认的是,剧本杀目前仍遭遇“破产潮”。对此,长生认为倒闭也有原因:“剧本杀其实是一个‘伪零门槛’的行业。好像只要租个房子稍微装修一下就可以了,但是客户从哪里来呢?哪里可以买到剧本?如何找到优秀的DM?很多开店的人其实都不知道。所以我想先做一年DM。”

当然,常胜也承认,剧本杀创业计划也与坊间传言剧本杀行业“投资百万年返本”有关。“这一行创业成本低,手里有二三十万或许就能做到。如果还想做大,和朋友合伙也不难。而且如果装修简单的话,其实前期投入也不会太多。客源稳定后,每月的流水会很可观,真的很吸引人。”长生说。当被问及家人对他从国企辞职、准备剧本、创业的态度时,常胜表示,因为他还没到被逼婚或需要养家糊口的年龄,家人并没有过多干涉他的决定,所以有机会试一试。周忠禹

(文中常胜为化名)

来源:南方日报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7612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7日 上午8:05
下一篇 2022年6月17日 上午8:0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