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勤兼职(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

颖姐之前在一家盒马生鲜店做水果促销员。她说她和店里的几个同事在另一家企业兼职。前段时间主管跟她说店长要罚款,让她把兼职的收入交给店长。她不同意,不久就被解雇了。

一个

菠萝促销员被辞退。

因为“柚子”或“钱”

这家盒马生鲜店在杭州大厦501城市广场地下。据我姐说,她五十多岁了,已经退休了。三四年前,这家店刚开业,她在这里找了一份水果促销员的工作。最新的合同说她找不到。她拿出一份先前签过的合同。用人单位是一家劳务外包公司,名为卓川服务外包(上海)有限公司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合同中明确,英大姐将被分配到“佳农食品(上海)有限公司”担任发起人。据大姐介绍,佳农食品公司是盒马的鲜果供应商,经营菠萝和香蕉。她的工作是切菠萝和卖香蕉。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颖姐:“2021年(10月)十月,我们的监工,本来是监工,同意我们剥柚子。剥柚子是属于兼职的(柚子不是你负责的)柚子不是我负责的。然后没人请的时候就让我们帮忙剥。有人被邀请的时候,不想让我们剥。当时她说一天160块给我们。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据这位大姐说,店里的柚子是另一家供应商提供的。如果去皮再卖,销售价格差不多能翻一倍。当时果蔬部的六七个促销员一起剥柚子,她却挺身而出,代表大家打了一个剥柚子的考勤钉群。当时她也拿了钱,我们商量了一下,钱用在吃饭上。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英姐说,2021年10月18日,她交了一千多块钱,在旁边的饭店吃了一顿饭。当时来了很多人,包括现在的果蔬部张主任和一个副店长。

英姐:“2021年12月,我们主管问我,她说你这个兼职是红线。我说大家都在踩红线,大家都在兼职,不是我一个人。她说你把剥柚子的钱给店长(给店长做什么)。她说店长有事要5000块钱。好像有人投诉了。具体我不清楚,但主管是这么说的。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英姐说,几个同事从2021年10月1日开始兼职剥柚子,一直到11月中下旬,店里停止备货,一共赚了9000多元。这个钱还没收到,她也不同意交。大约在去年12月21日,她收到了解雇通知。这份盖有劳务外包公司公章的告知书上写着,因业务调整,与英大姐解除雇佣关系。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应大姐:“就是因为这个钱,他们才不同意给他们,然后他们就闹,让我不要干了,就让佳农公司把我开除了。”

佳农食品(上海)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我们的书上有写,什么原因都写的有。(之前她说剥柚子的钱。她向谁要的这个?)不知道。这个我不知道。详情请直接联系我们的第三方。”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卓川服务外包(上海)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她签了我们公司的合同,在盒马的门店工作,但是除了我们的工作,她还在盒马做其他的兼职。她已经违反了我们公司的规定了(但她说她不是唯一一个在盒马店兼职的人)是从我们这边知道的,只有她(你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的)是店方的反馈。”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大姐应该还是认为她是因为不同意把剥柚子赚的钱交给店长才被辞退的。在该店,记者见到了果蔬部的负责人张主任。

盒先生杭州店张总监:“(你)让她把钱给店长是不是?)没有这件事情,对不起,没有这回事。”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盒先生杭州春情店工作人员:“我们会有相关部门会和你联系,所以我们这里不接受采访(是不是最好找当事人,当事人最清楚)。不,不,明白。”

记者想向当事人张了解更多情况,却被其他工作人员叫走。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英姐说,雇主会付给她卖菠萝的工资,并作出补偿。没有也没关系。但我总应该把我和同事辛辛苦苦剥柚子的钱给她。但是从她被辞退到现在,这9000多块钱一直没给她。

2

你拿不到剥柚子的钱。

“谁让你剥的”很关键。

应大姐:“其实这个钱(平分后)我拿不了多少,就是他们开除我我很气。从盒马开张我就在这里了。到现在我们都是十一点下班(晚上),经常做到十二点一点(凌晨)。是的,我们十点钟做自己的工作,然后还要给盒马干活。”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英姐说她每天晚上加班做的都是店里的一些杂活,不是自己的工作。

应大姐:“(别人被开除了吗?)别人没被炒,因为柚子钱是我打卡的,我一个人打卡的。他们让我打卡领钱,然后我就拿出来分了。”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剥柚子的钱是柚子供应商出的,柚子供应商也有劳务外包公司。英大姐之前接手的工作人员是外包公司,对方也在英大姐打卡的钉钉群里。

供应商的劳务外包公司工作人员:“现在的问题很简单。你在为我们工作吗?(颖姐:为什么这么说?我工作了几个小时。)但是你给我的是嘉农的聘书,跟我们没关系。(颖姐:跟你没关系。现在我剥柚子赚钱。我没打卡吗?我输入了你所有的组。)但问题是你是个嘉农。与我们无关(英大姐:那我剥柚子的钱,那我白剥。嘉农与你无关,但我剥柚子与你有关)重复用工是犯法的你知道吗。”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记者随后接过电话,与工作人员进行了沟通。

柚子供应商劳务外包公司工作人员:“我想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确认考勤。我要我的客户(柚子供应商)确认出席。首先,第一,从一开始我报她(应大姐)名字的时候,他就跟我说她是兼职,她是店里的兼职,但是我们要的是全职,她没有跟我说过是(兼)职。”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颖姐给记者看了钉钉的聊天记录。当她添加一个账户时,她发送了“我是春情的葡萄柚促销员”。颖姐说这个账号应该是柚子供应商劳务外包公司的工作人员。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她曾告诉对方,“你招人,我不干。”对方回答:“那你先帮我做,我去找人,做好了再换。”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说,她需要告诉一开始让她做兼职的大姐,或者把电话号码给她确认一下出勤。颖姐说,找她兼职的人是盒马鲜生店之前的果蔬部负责人。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得找盒马鲜生。

盒先生杭州春情店人事经理:“这个都是厂家的安排呀(厂家是,她给佳农做的,对)对(那柚子也是佳农的吗)不对(其他厂家能命令她吗?)这是厂家自己跟她沟通的。”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该店人事经理表示对英大姐兼职一事并不知情。

杭州春情店人事经理马先生:“让厂家跟她核实一下,因为她所有的工资都是厂家给她发的(应大姐:我想让你现在确认一下)。因为在我这边,只有她这边是正常的。她是佳农的进场促销员,柚子皮厂没有促销员。我是体制内的,所以没办法做任何确认(记者:柚子剥皮方没有启动子)。对(

经理说他无能为力。大姐也是这么说的。之前让她兼职削柚子的果蔬部负责人会怎么说?

兼职剥柚子拿不到钱,“谁让剥的”很关键

盒鲜生杭州店前蔬果部负责人蒋主任:“不好意思,我们这边对接媒体的话,有专人对接(你之前有没有让她去剥柚子?)我不方便回答。”

盒先生杭州春情店的工作人员记下了记者的联系方式。事后,记者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7701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7日 上午8:54
下一篇 2022年6月17日 上午8:5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