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山兼职群(合肥被拖欠3300元工资小伙维权一年多获赔43531元)

去年8月9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工作介绍人携款跑路,10多位兼职者讨薪无门》报道多名兼职被拖欠工资。当事人之一小玲(化名)跑遍合肥维权,找律师,申请仲裁,诉至法院.一年来,小玲的维权故事告一段落。

10月27日,小玲告诉记者一个好消息:合肥中院终审判决已经下达,要求合肥乐邦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邦公司)向小玲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2019年3月和6月工资共计43531.33元。终审的钱已经付了。

兼职工资没拿到劳务公司员工关机

10月27日,据安庆潜山县小伙小凌介绍,早在2018年10月,他被合富乐邦公司招聘后,便去做兼职。当时同意月薪3000,每天工作8小时。当时工资是按时发的。去年5月,小玲经公司员工王介绍,来到省城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中餐厅做兼职。小凌在酒店的具体工作是传菜,按小时计酬。工资由王按月结算,吃住酒店。令小玲没想到的是,他的工资本应在7月15日到账,但联系王某时,王某拖延了时间,手机关机。只在微信上联系过,王一直不回复。据小玲回忆,他一共干了31天,被拖欠了3300多元工资。

去年,记者联系了该公司。该公司李姓董事称,王携款潜逃,并秘密让等10余人在酒店兼职。公司报案后,公安部门因证据不足未立案。

小玲说,在仲裁和二审现场,王都出庭作证,但即使终审判决下来后,王也没有联系小玲。

讲述一年多的艰难维权经历

今年9月,小玲的律师收到了合肥中院关于小玲与劳务公司劳动纠纷的判决书。8月12日,二审判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裁定乐邦公司与柏杨于2019年9月4日解除劳动关系。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予柏杨劳动关系解除证明,十日内支付小玲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3354.33元、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33273元及2019年3月、6月工资6904元。

10月27日,小凌和记者谈起了一年多来的维权经历。“从去年8月份开始,我去过合肥很多部门,相关部门都没能受理。”“后来我找了合肥的一家律师事务所进行咨询,找律师申请到包河区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去年9月4日,合肥包河区劳动人事仲裁委受理了小玲的仲裁申请。10月,仲裁委开庭,但判决结果并没有让小玲满意。去年11月底,小玲上诉到包河区人民法院,去年12月底一审结果出炉。小玲上诉期间,劳务公司辩称与小玲不存在劳动关系,无需赔偿拖欠的工资,也无需为她缴纳社保。

“我打过零工,住过酒店,申请仲裁的时候甚至有一个多月没有工作。”小凌说,后来他把案子委托给了律师,上诉到包河区人民法院后,找了一家工厂打工。“从去年到今年,工资支出有两万五千多,不工作不行。”

合肥中院于今年8月作出终审判决。时隔一年多,小玲的维权故事终于告一段落。目前已支付终审判决款43531.33元。“我起诉了这么久,不为别的,就是想讨个公道。”小玲说。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顾贾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8385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9日 上午8:59
下一篇 2022年6月20日 上午8: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