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评价兼职(起底网络刷单群:水军“工头”多为大学生)

img src=\”https://p26.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tjoges91tu/T2eVk04J2qBYRL?from=pc\” alt=\”起底网络刷单群:水军“工头”多为大学生,竞争激烈,每天只能赚个奶茶钱\”>

新华社

4月10日,长江日报记者在消费服务平台黑猫投诉网站输入关键词“水军”,显示有739条网友投诉。一位投诉者气愤地说:“店铺找水军虚假宣传,消费者永远看不到真实的评价。”

享有很高好评的网络水军在互联网浪潮中应运而生,用户评价正在广泛影响产品销售和商业信誉。根据一份研究报告,产品评分每增加1分,产品收入将增加5%-9%。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是屡禁不止的老问题。近日,记者就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曾经的网络水军爆料:

写虚假好评,50多单赚了400多元

小林是某大学大三学生。现在,她即使在网上买了一条毛巾,也会把商品拍下来,认真写下自己的真实感受。小林说,这是为了弥补自己内心的“愧疚”。

两年前,小林短暂做了两个月的网上水军,给30多家店铺写了50多篇虚假好评,一共赚了400多元。小林在退出网上水军群的时候,对自己提出了一个要求:“网购之后,每一笔订单都要写一个真实的评价,为别人提供真实的参考,也算是对之前错误的弥补。”

小林的表姐、嫂子和几个好朋友都做过互联网水军。在老家的寒假,小林看到刚生完孩子的表妹在淘宝做兼职。“这些出轨的事都是你做的吗?”她劝表妹戒掉,以免误导别人。唐嫂还给她。“你不做,总会有人做。水军那么多人。”

劝小姑住手的小林没想到,她后来成了网络水军的一员。

那年暑假,小林在老家考驾照。每天,她不得不在开车、吃喝上花钱。她不好意思去找父母要。在担心暑期生活费来源的同时,小林的一个做淘宝刷单的朋友在朋友圈晒出了一张自己的收入截图,而且数额不小。这让小林感到兴奋。她想着利用空闲时间在网上刷单,赚点钱补贴日常开销。

小林按要求交了256元“入会费”后,被朋友拉进了一个网络水军的微信群。刚入群的小林吓了一跳。群里有400多名成员,消息不断刷新。网络水军的工头不停的发布刷单任务,大家抢单。这让小林第一次感觉到,一群人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默默操纵着互联网评价体系。之后小林又进了4个这样规模的网络水军团。

在成为正式的网络水军之前,有个网络水军工头给小林“培训”过。网络水军领班要求小林在刷单时不要直接点击进入商家店铺进行购买,最大程度模拟普通人网购的“货比三家”步骤。这些步骤如下:首先搜索购买商品的关键词,点击几个非目标店铺的商品页面,可以看到商品详情;然后刷新几次,直到在“同类推荐”中找到刷榜的店铺;然后点击商品评价页面,滑动查看好评;最后,购买确认收货后,给商家一个好评。

据小林介绍,网上刷单可以分为预借现金和不预借现金两种。不提前支付的通常是少量商品,商家会把本金转给提前刷单的网上水军。购买完成,刷了好评后,商家再结算佣金。一张通常是5元-10元。一般需要预付的是家具等大件商品。网络水军需先交500元,其余费用由商家补足。确认收货后,商家会退还网络水军之前支付的本金。小林说,需要预付的订单佣金在15元以上。

虽然刷单的网上水军都是假购物,但商家有时候真的会发货,一般是送空的快递盒或者塑料袋。科巴亚

收到货后,小林开始写好评。她提醒自己要做一个有底线的网络水军。她在做网络水军的时候,在赞的时候没有用“完美”、“超级好用”之类的夸张字眼,而是用“这货比较适合我”、“用起来感觉不错”之类相对主观的评价。

写完评价后,小林会把有利的截图提供给商家,商家确认后通过微信支付佣金,这样订单就完成了。做网上水军的两个月,小林给了30多家店铺50多个赞。除去256元的“加盟费”,她赚了400多元,补贴了那个暑假的生活费。

暑假结束,回到学校后,小林收到家里的生活费后,果断退出了之前加的五个网络水军群。现在,每次网购后,小林都会认真评论,给出自己真实的评价,但她不再相信网上的好评。

水军“工头”是名大学生:

一次任务少则2人多则近30人

和小林一样,范晓也是大三学生。与小林不同,范晓认为通过网络水军刷好评是互联网环境下正常的营销方式。

范晓介绍自己是一名“数据操作员”。范晓向记者解释,这个名字只是听起来高级,实际上是网络水军的领班。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采访中,范晓都不回避谈论自己的身份。她直言:“你看到的很多‘网络名人’促销都是我们制造的假流量。”

两个月前,一个做新媒体推广的朋友邀请范晓去兼职。“不用来公司也能在学校赚钱”。范晓后来才知道,所谓的兼职就是组织网络水军给商家点赞。

范晓将他的工作描述为一个中转站。每天范晓的上级代理都会给她发任务,她会组织网络水军进行推广。“要么组织大家发原创博文或视频,要么评论、评论、转发。”范晓说。

任务不同,平台不同,提成也不一样。跟着范晓做刷单任务,提成不高。喜欢一个在知乎和微博赚0.3元;微博发一条上一代的内容赚0.3元;知乎上一代发一条内容赚0.5元;喜欢,在哔哩哔哩上收藏转发赚1元;在小红书上发原创笔记赚3块钱。

起初,范晓通过朋友圈招募网络水军刷单,但她的朋友大多是和她一样的大学生,这样的收入很难吸引大学生。之后,她通过QQ招募了一批初中生和高中生。截至目前,范晓的网络水军群体中有近60名活跃分子。范晓告诉记者,当水军赚不到什么钱,每天赚的都是奶茶钱。

范晓解释说,完成一项任务所需的网络水军数量从2个到近30个不等。她向记者强调:“为了避免被系统认定为数据造假,水军转赞和评论的时间不能太集中。”

范晓花了很多时间才当上了网络水军的领班。有时候任务很重,她要花一整天看进度。有些任务紧急,即使她在上课,也要迅速组织网络水军到位。

记者范晓在网络水军团的公告中看到,网络水军的佣金在半个月内尘埃落定。每个月的1号和16号,大家把自己的二维码发给范晓,她统一付款。

目前,打算考研的范晓正在寻找合适的人选来接管她的在线水军计费业务。范晓说,“考研后我还会继续做。”

记者加了三个网络水军群

竞争很激烈,不是每个人都能抢到任务

为了了解网络水军的工作流程,记者近日加入了三个水军群。在成为网络水军的一个月里,记者按照水军领班的安排,在Tik Tok上对博主进行褒贬,在微博上发布虚假的用户体验,为外卖商家发明五星好评。

在第一个网上水军微信群,共有58名成员,记者和其他网上水军负责对Tik Tok和小红书博主的视频进行点赞和评论。每天群主都会把视频链接,准备好的复习文案和需要的网络水军数量发到群里,大家争抢任务。3月29日之前,曾经点赞评论,网络水军完成一个任务可以获得0.5元的收入。3月29日,经过一轮涨价,网络水军完成一个任务的提成提高到1元。无论是涨价前还是涨价后,群友之间的竞争都异常激烈,记者很少能得到这份工作。

在二网水军微信群中,记者需要为外卖商家编造虚假好评。每天中午11点左右,群主会把需要买单的商家链接,送到群里。在接单前,群主会提醒你网络水军任务的暗号,比如写三个”!\”。商家接单的时候,看到三个感叹号,就会明白这是网络水军下的单,不会发货的。一个小时后,记者需要主动点击外卖单上的“确认配送”,然后点亮五星,写下好评。至此,单个任务完成。第二天,群主会将之前支付的外卖款返还给刷单的水军,并发放3元奖励。

4月6日,记者在做完一份外卖菜单后,前往菜单餐厅实地探访。根据地图上的位置,记者在武广附近的一条背街拐角处找到了这家餐厅。让记者惊讶的是,小而乱的场景与外卖平台上装修精致的餐厅照片完全不同。记者在现场看到,五六十平米的店铺人头攒动。简单收拾桌子后,两个厨师在灶前忙着做饭。这家餐厅的老板告诉记者,他们在武汉有6家店,只做外卖,不在大厅吃。外卖平台上的订单量和好评对他们来说很重要。记者在外卖平台上看到,截至4月7日,该店共收到4467个赞,近期差评为24个。

在第三个网络水军微信群中,记者承担着微博中发的任务。比如,一位从未做过植发的记者发来了“满意的植发感受”。你不需要创建自己的内容。水军工头会发复印件和图片,可以直接运输。在微博完成一单作业可以赚2元。

在记者为期一个月的网络水军调查中,有水军工头多次提醒记者:“写评论要有氛围感,不能一眼就看出是水军。”比如给推销假睫毛的美妆博主写评论时,网上水军经常会用这样的话:“我也想买假睫毛。”\”请在两分钟内告诉我假睫毛店的情况.\”“大眼神器,给我买!”

记者先后加入的这三个网上水军微信群,日常生意红火。以记者刚加入的网络水军群为例。一天之内,群里发布了20多条任务。虽然任务多,但是网络水军也多,抢任务不容易,团内任务往往都是秒开的。一位群主告诉记者,在她所在的网络水军群里,赚钱最多的网络水军一天赚十几块钱。“竞争很激烈,不是每个人都能抢任务的。”群主说。

专家观点

利益驱使虚假交易屡禁不止

立法执法监管组合拳治理网络乱象

记者注意到,一些网络平台多次开展打击网络水军流量造假等行动。3月24日,Tik Tok官方发布公告称,平台继续重点治理通过机器批量注册、发布垃圾评论、刷粉、参与榜单等欺诈行为。2022年2月1日至3月底,已整改处理355249个账户。

去年底,微博官方还删除了568条同质化恶意营销内容,封禁37个账号7至30天。

山东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纪淑娟

近两年来,纪淑娟及其团队成员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提出了多种无监督学习算法来检测网络评论中的网络水军群体。纪淑娟解释说,这些算法从不同角度分析每个人在网络世界的“数字足迹”,对网上水军及其留下的虚假信息进行分类统计分析,结果可供平台决策使用。

在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纪淑娟看来,打击网络水军,仅仅从技术层面并不能完全解决网络水军泛滥的问题。立法、执法、监管缺一不可。

今年年初,《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征求意见。这份征求意见稿中提到,应用提供者应当规范自身运营管理行为,不得以机器或人工方式刷榜、控制审核、制造虚假流量。此外,公安、网信等部门要加强监管执法,各网络平台要强化主体责任。

3月1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2022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网信办负责人在会上表示,流量诈骗、黑公关、网络水军是诸多网上乱象的源头,严重影响网络秩序,危害网络生态。在这个问题的治理上,今年将加强流量欺诈、黑公关、网络水军全过程、全链条的治理,防止网络乱象反弹。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小林、范晓为化名)

(长江日报首席记者张维纳 实习生周婉丽)

[编辑:郑笑笑]

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各大应用市场下载“大武汉”客户端。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8533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1日 上午8:16
下一篇 2022年6月21日 上午8: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