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口钟点工兼职(他在上甘岭立下一等功却在临时工的岗位干到退休)

strong>他在上甘岭战役立下一等功,复员后却在临时工的岗位上干到退休

隐藏功绩的老兵 “赫赫无名”的一生

他在上甘岭立下一等功 却在临时工的岗位干到退休

他的儿子蒋明慧只见过他父亲的勋章,没见过军功章。

他在上甘岭立下一等功 却在临时工的岗位干到退休

姜家收藏的《功勋报》复印件。

坐在重庆市合川区人民医院病房里的90岁老人江成,如果不是穿着褪色的军装,戴着五角星的帽子,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老人。

在60岁之前,姜成真的很普通。他是合川区龙兴镇广福村的村民,长期做临时工.直到1988年,他被一份姗姗来迟的立功报告“揭穿”:江成在上甘岭战役中的立功表现,竟然是共和国一等功获得者。

30多年来,老兵隐姓埋名,从不向身边人透露自己的功绩,也从不询问任何组织。

不仅如此,上世纪80年代,为了带领村民修路,姜成以个人名义向农村信用社贷款2400元。8年后,他的第三个儿子蒋明慧几乎花光了所有的钱来偿还当时的巨款。“这大概是我父亲留给我的唯一一件东西了。”

复员回家 重操旧业当农民

9月19日下午,记者随合川区龙兴镇工作人员来到医院,探访因结石病住院的老蒋。

进入病房后,记者首先拿出手机,给老人看了一段前几天重庆一些志愿军老兵在纪念活动上唱《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的视频。“勇敢,英姿飒爽,跨过鸭绿江……”看着它,老人嘴唇动了动,轻声哼了起来。

1949年12月,21岁的蒋成加入解放军,成为11军31师92团1营炮兵连的一名战士。据其弟蒋介绍,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蒋承所在部队编入志愿军第12军,1951年3月从长甸河口入朝。“那时候我哥已经是机枪连的副班长了。”

据《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等史料记载,1951年4月至11月,蒋承的第12军参加了第五次战役、晋城保卫战等大小战役400余次,重创土耳其旅。

在那个通讯不便、信息不发达的年代,重庆没有人知道蒋成的生死经历。蒋只记得,1955年2月10日,他的哥哥退伍回到了家乡。他的行李里除了一些日常用品和16尺的布票,没有别的东西。

熟悉的旋律显然勾起了老人的回忆,老人嘴里念叨着“打敌人”“打敌机”这几个字。他63岁的大儿子蒋告诉记者,父亲这几年神智一直不是很清楚,但每当有人提起“打架”,他就会很激动。“他总是舍不得脱下这件褪色的军装,哪怕这次生病住院。”

蒋成年轻时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在姜的记忆中,哥哥退伍后,他只是零星地提到自己在朝鲜战场上杀敌的事。三儿子蒋明慧只见过父亲的几枚勋章,没见过军功章。

回到龙兴镇,江成又当了农民,业余时间参与铁路建设。1964年,因养蚕技术过硬,被临时调到龙兴乡蚕桑站。

这份临时工作,蒋成干了24年。

传奇“曝光” 负伤作战歼敌四百

1988年,时任合川师范学校校长的王觉英负责编《合川县志》。在查找档案时,他发现了一个埋藏已久的《革命军人立功喜报》。1953年由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和政治部联合颁发。

在蒋家收藏的喜报复印件上,正面写着这样一段话:你府蒋成同志在上甘岭战役中立下战功,被批准记一等功一次。除了论功行赏,特此报喜,祝贺江成同志为人民立功,全家光荣。

在喜报背面,记者看到籍贯一栏写着“四川省合川县4区兴隆乡南崖村”,“兴隆”二字左侧写着“八区”二字,而“从鄂归来

为了解开谜团,王觉英联系了姜的家人,并主动找到相关单位求证。很快,多年无处诉说的喜讯传到了主人,一个让合川县沸腾的事实浮出水面:年过六旬的临时工江成,竟是共和国一级功臣。

当年9月,合川县政府将《关于将蒋诚同志收回县蚕桑站为工人享受全民职工待遇的通知》的复印件寄给了江成。103010同意姜成从1988年9月起成为蚕业站的正式工人。他将作为全民职工对待,工资定为五级,基本工资和岗位工资之和为80元。

此时,距离江成在上甘岭战役中立功已经过去了36年。

现在,战争只在老蒋的右腹部留下了一个大约6厘米长的伤疤。别人只能从他的回忆和材料中拼凑场景。

1952年11月,江成92团负责坚守上甘岭537.7高地战斗。江成和机枪连的战友们一次次将重机枪对准敌机编队。“打头部,打尾部……”老人喃喃道。发射了一梭子弹,他看到一架敌机撞进了一个峡谷。

就是在那次战斗中,一块弹片划伤了蒋成的右下腹,一瞬间血流如注。他用绷带绑好受伤部位,继续战斗,直到筋疲力尽,被送到后方医院。

这一切,在立功报喜的“事迹”一栏里,都变成了最简洁的文字。“这位同志用重机枪消灭了400多名敌军.击落一架敌机,身负重伤,拒不下火线,配合步兵完成任务,对战斗的胜利起了重要作用……”

践行誓言 贷款修路父债子还

立功回家后,江成成了一名农民工,但江家人的生活并没有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相反,在他父亲的身份被“曝光”后,蒋明慧也遇到了“差点压垮自己”的事情。

1983年,龙兴乡决定修路。一向低调沉默的蒋成听说此事,扔下养蚕技术员的工作,自告奋勇带头。“他说修路是一件大事。”蒋明慧回忆道。

那时候修路是按工分付费的。半路上,没钱了。看到村民们想放下钢钻拿起锄头,江成只说了一句:“我想办法凑钱。”

说到做到,没多久工资就到位了,修路工程顺利推进,直到完工。

“8年后,他把我叫到跟前,告诉我修路的钱是以他个人的名义从信用社借的,总共本息2400多元。”蒋明慧仍然记得父亲的话像巨石一样击中了他的心。

那时,蒋明慧是家里唯一有正式工作的人。他把打工三年攒下的1000多块钱拿出来,把镇上的房子卖了,还了父亲的贷款,借了一些钱。几年后,他和妻子生活贫困。

“父亲的债还了,我们不欠钱了。”28年后谈及此事,蒋明慧表示无怨无悔。

“老老实实做事,照本宣科做人”是江成最常对孩子说的话。即使知道成绩后,老人们也从不为自己和家人向组织要求,而是经常尽力发挥余热。

光村党支部书记杨说,几年前,村里脱贫致富,发展了橄榄种植项目。一开始大家都持观望态度。\”老蒋听说后,首先转让了他所有的土地.\”在老人的带领下,村民们纷纷同意流转土地,橄榄种植顺利展开。

“老蒋用一生的努力和务实实践了他的誓言,我们不会忘记他。”在病房里,合川区龙兴镇党委书记周小兵给老蒋送去了鲜花和慰问金。据他介绍,目前,相关部门已投入专项资金对蒋成家的房子进行改造;此外,区政府还给他提供了一套合川市区的房子。“一定要让老英雄安享晚年。”

艺术经纬:大业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8744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2日 上午8:26
下一篇 2022年6月22日 上午8:2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