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打算找兼职(读博八年仍未毕业兼职送外卖引发争议南都对话浙大博士)

在大学食堂吃早餐,从超市买临时食品,白天时不时骑一辆红色杭州公共自行车送外卖。短视频博主“正在读博的外卖”在Tik Tok平台上展示了他读博后的生活。

浙江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生孟伟是这个账号的拥有者。他在置顶视频中主动公开了自己的学校、姓名和过往经历,并在几个短视频中透露,自己坎坷的读博经历与科研环境和导师有很大关系。

很快,#浙大博士送#的话题冲上了热搜。截止到4月2日,“你怎么看待浙大博士生投递?“这一期在知乎热榜上吸引了850多条讨论,浏览量超过860万。围绕孟伟的简历和情况,网友的态度呈现两极分化:要么质疑嘲讽,要么同情理解。

有网友认为孟伟低估了阅读一篇博客的难度,批评他在阅读过程中没有发表一篇像样的论文。反而成了兼职辅导员、G20峰会志愿者、研究生党支部书记;有有博士经历的网友提到,高校确实存在导师拿研究生当廉价劳动力,忽视博士生科研和学术指导的现象。

对于孟伟的情况和自述,昨天(4月2日),浙江大学控制学院通过杭州当地媒体回应称,孟伟将自己毕业的原因归结为横向项目太多、导师指导不够,这是不客观的,他忽略了自身存在的很多问题。

学院方面表示,攻读博士学位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需要专注科研目标,专注学习,完成博士论文,达到博士学位的申请标准。学院将根据学校相关规定,积极为孟伟提供支持和帮助。学院方面表示,2018年,孟伟的科研工作重点突出,投入不足,始终没有进入良好的科研状态;与此同时,他对教育领域的企业家精神产生了兴趣,并加入了和君商学院。鉴于此,导师团多次建议他换个硕士,但孟伟执意继续攻博。2018年10月31日写下承诺书,约定科研投入、简明成果、进度。2019年,孟伟撰写并提交了两篇学术论文,因缺乏创新和需要增加数据而被拒绝。导师组多次指导,提出修改建议,但孟伟至今没有完成修改任务。在团后期,导师多次劝他换硕士,但孟伟一直拒绝。

孟玮的导师张广新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他认为孟玮的独立科研能力不足,所以“读博这么多年,毫无成果”。

记者从杜南了解到,为了加强博士生的培养,教育部专门下发了一个文件。一方面,加强对导师学习的评价和检查;另一方面,还要求完善导师的分类、评价、考核和激励约束机制,特别强调:导师不得要求研究生从事与其学业、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无关的事务,不得违反规定随意推迟研究生毕业时间;不要把研究生当成廉价劳动力;学生不得有学术不端行为或侵犯其学术权益。

对此,孟伟接受了南都记者的专访,详细解释了自己读博期间从事多项学生工作,论文难出,现在在兼职送稿的原因。他告诉南都记者,中国高校的研究生培养存在一些共性问题,他也想为同样在延读的博士生发声,需要引起社会的关注。

读博八年仍未毕业,兼职送外卖引发争议,南都对话浙大博士

浙江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生孟伟

读博科研进度缓慢,一度焦虑到整夜失眠

南都:读博期间发生了什么导致你延迟毕业?

孟伟:我一直在浙江大学读书

自从读博以来,我的学术之路一直很痛苦。首先,缺乏引导,很迷茫,摸不到门槛,找不到方向;第二,没有实验平台。我从读博的第二年开始研究、选型、设计,用了两年时间搭建了自己的系统平台。所以我的科研无论是起步还是进度都很慢。

我四年级读博士的时候,导师曾经建议我转硕士,先拿毕业证。但是我没有接受。我不是为了文凭而学习。我有做科研的激情和决心,我想真正做一些研究,发现知识,探索真理。

我承认延期毕业我个人有很大一部分责任。读博期间,论文投稿并不顺利,我自己也有点偏执。如果我觉得我的论文或题目没有价值,我就不能继续下去。

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导师的不合理安排,我宝贵的科研和训练的机会和时间都被浪费了。

南都:不合理安排是指导师给你的课题项目吗?这些项目和你的科研方向有什么关系?

孟伟:我做过的实验室项目与我的博士研究方向无关,更多的是给导师、实验室和学校带来经济效益。比如我们会接受企业的委托,帮他们解决一些技术问题,对我的学术研究没有帮助,所以我觉得很矛盾。

从大四到大二,做了三年项目。在这个过程中,我曾经当面质疑过导师对学生的安排,说“你不应该把学生当成廉价劳动力。这不是一个博士生导师应该做的,也是浪费为国家培养研究生的时间。”

后来导师慢慢减少了我的项目数量和强度,我成了实验室的“边缘人物”。

南都:有网友认为,你在攻读博士期间,曾经担任辅导员、志愿者等与科研无关的职务,还选择结婚生子,这些都是可能影响学业的因素。

孟伟:博士三四年,身边的同学都获得了去海外名校和大牛课题组继续深造的机会,但我的研究进度还是很慢。当时很焦虑,导致红灯亮起:一夜睡不着,毫无征兆的想吐。

为了缓解抑郁,增加和不同人接触交流的机会,那段时间我参加了很多学生工作,这些经历帮助我缓解了很多内心的焦虑。当时看到很多同学都有不同的归宿,在某个瞬间,我也想过走一条不同的路线,但至今,我还是想做出著名的学术成果。

第一年和相恋近9年的女朋友结婚,两年后宝宝出生,对我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博士延毕后,兼职送外卖是最适合我的选择”

南都:你什么时候开始兼职送外卖的?出于什么原因?

孟伟:去年6月,孩子出生十天后被确诊为暴发性心肌炎。治疗过程很坎坷,在ICU待了六十多天。那段时间经济压力很大,没钱。那时候除了每天去医院,还从事一些弹性工作,比如送饭补贴家用。

今年春节后,我从山东老家回到学校,开始把送外卖作为日常兼职。白天有空的时候会送半天外卖。这两天忙,没出去。

我还是想专注于完成学业。像网友说的,找不到实习,找不到全职。此外,我延期毕业后,我就不能再获得国家的博士补贴了。我只能在有余力的情况下增加一些稳定的收入来源。

最近很多老师朋友得知我的情况后都给了我一些资助,但我都还了。我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每天能从外卖赚100-150元,可以解决我在杭州的生活费。

现在兼职送外卖让我更开心。白天感觉很累,晚上也不会想事情,也不会焦虑失眠。

读博八年仍未毕业,兼职送外卖引发争议,南都对话浙大博士

孟玮Tik Tok账号截图

南都:你为什么要开“正在读博的外卖员”这个短视频账号?

孟伟:我觉得中国高校的研究生培养存在一些共性问题,需要引起社会的重视。有些导师和博士生导师把自己的研究生当成“廉价劳动力”,要求他们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做一些能给自己带来短期经济回报的项目,这是对学生的不负责任。

我也觉得研究生和导师的地位不对等,很多博士生最后只能退学。这背后都是学生自己的原因吗?

希望通过这个账号,发出自己的声音,为中国的研究生教育带来一些改变。

“博士生很弱势,基本不敢得罪导师”

南都:在学业、科研遭遇迷茫或者遇阻时,你有跟导师沟表达过吗?

孟伟:我导师平时行政事务比较忙,需要提前预约。一年的会议次数用一只手就能数出来。

他也希望学生带着论文来找他。其他的博士主要是和导师讨论能不能交卷,写完论文再提交审核。他也会认真看卷子,对需要补充完善的地方提出意见。但是没人告诉我们具体怎么做。

像我这种基础不好的人,想要完成从0到1的过程,是很痛苦的。

南都:这种情况下,你想过换导师吗?

孟伟:我觉得我的问题不是换个导师就能解决的。我可能会遇到其他导师的问题。我还要继续换导师吗?而且我们实验室的氛围比较轻松,人际关系也不复杂,我的情况也没有差到非要离开不可。

我心里还是有些实际考虑的。比如我的导师是行政职位。如果我换了导师,谁会接受我?如果我以后留在学术圈,换导师会得罪人吗?

南都:一个博士生能否毕业,导师扮演什么角色?

孟伟:导师是关键角色。从博士生的培养来说,比如在论文选题上,导师的作用很大;学生发表学术论文,导师一票否决;毕业论文送到教育部盲审之前,还需要导师签字等等。我了解到,甚至有些导师压着学生的论文,导致学生迟迟不能毕业。

所以现实中博士生很弱势,基本不敢得罪导师。为了拿到学位,很多人只能低调,导师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甚至讨好导师,希望他“高抬贵手,让我毕业”。

“不后悔直博,有时会怀疑自己的能力”

南都:你的境遇引发了网友的关注和讨论,也有一些质疑。比如有网友问,选择直博,是不是对攻读博士学位的难度认识不够?是不是认为博士毕业后会有更好的前途?

孟伟:在我们大学毕业之前,可以选择送硕士或者博士,大部分都给了直播的选择。当时全院130人,走硕士的不到10人,而经过直培的人数是宝硕的两倍左右。我拿不到报读硕士的学生数量,这是我选择直培的客观因素。

此外,我在大三的时候就打算继续深造,我相信攻读博士学位可以让我的研究基础和深度更进一步。我没有抱着“医生起薪高,晋升快”的想法去赌。我也知道,从性价比来说,博士不一定比硕士好。只是希望能在科研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当时的选择,只是有时候会质疑自己的能力,担心自己的未来。

南都:经过8年攻读博士研究生,你看到高校在培养高学历人才方面存在哪些实际情况和问题?

孟伟:我知道有些学术导师会让学生专心做自己的研究,发表一些影响因子高的论文,这也有助于课题组赢得荣誉和导师申请更高的职称。但是有一些导师是偏应用的,可能对学生的科研不够重视。

这背后,有一些问题需要看到,需要深入思考。

比如对学生科研进度的考核没有严格执行,导师可能在开学考核和期中考核时一句话就让他们走了,所以导师会不断要求学生做与科研无关的事情。

另外,在对学生的培养上,对导师的考核依然薄弱。比如博士学位延期,导师的损失比较小,但是对我们的博士学位影响很大。

南都:你在社交媒体发声后,有收到相关方面的反馈吗?

这两天在孟伟:的几个网络平台上,我也看到了一些大家的反馈。有研究生分享了自己的经历,也有比我更惨的。甚至有人形容导师把学生当“牲口”。

希望和我一样面临困难的博士生能得到更多的学术指导和帮助,否则很容易让学生陷入困境。

我也知道我说的话难免会得罪导师,肯定会付出一些代价,但我觉得我是光明正大的,我有心理准备。

这几天学院和导师都没有直接联系我,但是中间有很多同校的兄弟在传达我的诉求,大家都在帮我寻找解决问题的突破口。

南都记者宋凌燕发自北京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8756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2日 上午8:38
下一篇 2022年6月22日 上午8:4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