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拉店兼职(记者暗访上百外卖厨房 细数食品卫生三漏洞)

来源:羊城晚报

“18号的饭做好了吗?”“23号拿饭!”……广州天河区石牌村胡同狭窄复杂。每天中午,都是接近饭点。穿着蓝色或黄色工作服的外卖哥们熟练地骑过,顺着订单的地址,找到一家不起眼的店,熟练地从门口的货架上拿走打包好的菜。

如果忽略大门上挂着的名字灯箱,这些没有桌椅的店铺和餐厅里的厨房没什么区别。但在美团的外卖APP、饿了么APP上,这些不起眼的店铺月销售额大多在4000以上,甚至上万。

这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被称为“外卖厨房”的新型餐饮模式。这些商家不提供店内餐,只提供外卖餐。一个厨房就是整个店。火爆的外卖厨房业务也得到了资本的青睐。专注于为外卖餐饮提供生产场地、必要设备和服务的“联合厨房”(也称共享厨房,本文统称联合厨房)应运而生,并迅速成为市场新的风口。

厨房实际上是如何工作的?在远离消费者视线的纯外卖模式下,食品安全卫生有保障吗?3月以来,羊城晚报记者以兼职的名义,先后进入越秀区、天河区的7家外卖厨房,以业务员和应聘者的身份,对数百家外卖厨房进行了暗访。

记者暗访发现,在手机上光鲜亮丽的食品图片背后,外卖厨房操作间的食品卫生状况令人触目惊心:有的店家将食材和纸箱包装的物品随意堆放在地上,有的店员则徒手抓取熟食。在个别店铺外,记者甚至看到蟑螂到处爬。

卧底记者无证就能上岗

健康证要求形同虚设

“老板,你们这里招兼职吗?”

“来吧,你要来吗?”

在石牌村找“兼职”出奇的简单。穿过城中村狭窄昏暗的小巷,记者眼前出现了一排排满是油烟的“厨房”。当记者问及“是否招兼职”时,其中一家烤肉店的老板拦住了记者。“能坚持很久吗?”“价格可以吗?”\”厨房工作可能有点脏。\”简短沟通几句后,老板赶紧拍板:“明天来上班!”

第二天,记者准时来到店里。老板没有要求检查身份证和健康证。他只是示意拿个发网戴上,然后就直接去上班了。

不仅在石牌村,记者在曲庄、东风西路、塘厦村等外卖厨房聚集的地方,也以同样的方式成功找到了7家门店的“兼职”。这些店主提供健康清淡的食物、日本和韩国料理、中式快餐等。配送范围覆盖环市路、东风路、天河路、珠江新城等主要商圈。其中只有三家店要求查看记者身份证,所有店都没有要求出示健康证。甚至当记者主动询问是否需要健康证时,被告知“有健康证就不用特意办了”。

事实上,根据《食品安全法》规定,从事直接接触进口食品工作的食品生产经营人员应当每年进行健康检查,取得健康证明后方可上岗。患有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有碍食品安全的疾病的人员,不得从事直接接触进口食品的工作。也就是说,健康证是餐饮行业从业人员必备的证件。

然而,记者在沙拉、生鲜外卖寿司、无骨酸菜鱼、米神等7家外卖厨房店铺进行了近两个月的卧底观察后发现,这些店铺不仅对“兼职”记者没有任何要求,而且并非所有店铺的员工都持有健康证。记者“无证上岗”之前,连必要的健康安全培训都没有。

对此,广州各大联合厨房品牌之一的星闪电厨房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这些外卖厨房店铺的人员流动很快,甚至有人下班10分钟就直接转身离开。要求每个人都去体检是不可能的

在记者“兼职”的7家外卖厨房,店员不按要求戴口罩、手套、发网的现象非常普遍。

其中东风西路的米神、曲庄的无骨酸菜鱼的店员,上班时都戴着口罩;私人小镇的外卖寿司青龙坊的食堂和塘下村的外卖寿司。店员上班戴手套但不戴口罩;x胡巴烧腊,位于石牌村,店员上班戴发网,但不戴口罩和手套;而石牌桥附近的XX沙拉和黄花岗的XX走鸭铁板火焰鸭的店员,一路都没有戴手套、口罩和发网。

纯外卖模式隔绝了商家与消费者的直接接触,也削弱了他们时刻保持整洁的意识。4月9日至4月12日,记者又对东风西路的闪电厨房、庄区大凤窝联合厨房、石牌村内外的厨房店铺等48家商家进行了调查。据统计,48家商家的111名店员中,只有6人戴口罩,2人戴手套,19人穿围裙,3人戴发网,其他22人戴鸭舌帽。

除了不按要求戴口罩和手套,个别门店员工的卫生习惯也是一言难尽。在记者隐藏的视频中,厨师光着膀子做饭,用口水说话,切熟食。

美团外卖APP“珠江新城轻食沙拉热卖榜”上的x沙拉,主餐是沙拉和三明治。“兼职”第一天,店员B姐负责教记者做三明治。但她既没有要求记者先洗手,也没有要求记者戴口罩和发网。她甚至在记者中途声称要去附近的公共厕所,回来后继续做三明治。她没问她有没有洗手。

在石牌村,环卫工人谢杰,下班后直接来打零工,不洗手,不戴手套,把两只大铁盘上的鸡全部撕掉;庄的拿去骨酸菜鱼,姓万的老板经常要拿起手机处理订单,但放下手机后不洗手不戴手套,徒手抓红薯粉条和豆芽放在打包的饭盒里;在塘下村的鲜外卖寿司店,店员不戴口罩和发网,也是叼着烟做寿司。

店员普遍不戴口罩

光膀炒菜徒手抓熟食

3月31日上午,记者在青龙坊私镇食堂“兼职”。在美团外卖APP上,该店一个月卖出5131单,还登上了“越秀区日式便当热卖榜”。

到店第一件事就是做饭。记者跟随店员齐老师到备餐区煮饭时,明显看到米袋下躺着一只死蟑螂,再看左边角落,离米袋十几厘米处躺着一只死蟑螂。饭做好之后,记者把饭倒进一个大碗里,蹲在大碗旁边用醋搅拌,在米袋旁边发现了第三只死蟑螂。

没多久,记者在距离电饭锅约20厘米的地上发现了第四只死蟑螂。这只蟑螂旁边是一个装着鳗鱼酱的塑料瓶和一个装米饭的红色保温箱。在店前满是泥土的台阶上,记者看到了两只死去的蟑螂,其中一只身上爬满了黑色的虫子。

下午,记者忍不住把那三只还躺在米袋附近的死蟑螂指给店员齐老师看。另一名店员开玩笑说:“你相信这些盒子里(在角落里放着食材)还有更多吗?”

4月3日至5日,记者在塘下村鲜鲜外卖寿司“兼职”。他的工作是包装餐具。在美团外卖APP上,该店月销8658单,还登上了“天河区日式便当热卖榜”。

这家店的卫生状况也让记者产生了身体上的不适:地面很脏,摆餐具的桌子也很脏,苍蝇乱飞,到处都是虫子在爬。蟑螂出现的频率非常高。放饭的地方有蟑螂,放勺子的盒子里有两只,包餐具的桌子上至少有四五只。在包装餐具的箱子里,老板直接拎起一窝蟑螂。

但是店员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环境。短短几天的“兼职”期间,记者看到一名店员在材料中挑选蟑螂;看到蟑螂爬进装勺子的袋子里,一个店员拉了下来,蟑螂掉在腿上,被拍掉了。

羊城晚报记者羊城晚报实习生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8761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2日 上午8:24
下一篇 2022年6月22日 上午8:2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