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面点兼职(独家|餐饮业招工难40万招不到面点研发人员雇20岁女孩是奢望)

张经伟是建德豆腐包的创始人。由于公司刚刚在杭州开了第一家店,员工有十余人,整体试运营情况良好,计划向连锁店方向发展,但招聘问题是其“大烦恼”。

“我已经开出30 ~ 40万(年薪)的价格招聘一名糕点研发;d工作人员。”据张经伟第一财经记者了解,食品食材速冻是向连锁方向发展的主要途径,但如何让速冻豆腐包的口感与现在一致,是必须解决的问题。但目前市场上很难找到这样的人才。

招人难、留人难是很多餐饮企业面临的普遍问题,无论是中餐、西餐、大餐还是小餐。

独家餐饮业招工难:40万招不到面点研发人员,雇20岁女孩是奢望

招人难

“目前急需基层门店员工。”连锁餐饮集团王品相关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坦言。刚刚在a股上市的巴比食品在回复《第一财经日报》采访函时也表示:“我们公司是冷冻食品制造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我们公司的一些生产环节需要更多的一线普通员工,每年从年初到年底都有一定的生产员工流失率。”

即使是巨人也不能幸免。好吃!中国管理层在刚刚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中表示,公司第三季度劳动生产率下降是因为兼职员工短缺(受疫情影响),并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增加员工,以平衡服务和效率。加拿大咖啡品牌蒂姆霍托ns,去年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在腾讯等互联网资本的帮助下,正在加速门店扩张。中国首席营销官何斌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招人很难。

“目前,餐饮业人员短缺呈现出结构性特征。缺的不仅仅是门店员工,还有后端的研发& ampd、技术和供应链管理人才。”富劳运营及品牌负责人陈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前端决定实力,后端决定生死。在公司不断扩张的过程中,数字化、系统化、标准化是发展的必然趋势。“Luckin coffee被曝财务造假后,奈雪的茶挖走了前者的100名IT员工,足以说明技术人才是餐饮行业竞争的关键因素”。

独家餐饮业招工难:40万招不到面点研发人员,雇20岁女孩是奢望

留人更难

除了招人难,留人难也是行业痛点。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部分门店的成交率甚至高达200%。一家西餐厅的门店员工小姚(化名)告诉记者,餐厅有几个岗位正在招聘,但一直没有招到满意的人选,身边的同事也在不断更换。中专毕业的小姚,月薪5000元左右。加上公司的住宿,这样的待遇基本可以满足她在上海的生活需求。但小姚似乎已经开始厌倦了当店小二。“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情,没什么好期待的。”小姚向记者抱怨,该店管理混乱,员工缺乏激励和培训,离职率很高。当记者问及对未来的规划时,小姚表示,目前正在考虑通过上大学来改变自己的现状。

海底捞员工王军来自河北省一个小县城。他9月份刚加盟海底捞西直门店,但并不是第一次加盟海底捞。他上次离职后休息了一个月,被前任店长叫去帮忙。现在是个小学徒,也就是倒数第二个员工。

在加入海底捞之前,王军在自己的县城从事摄影行业,但小城市收入低,恰好遇到海底捞在家乡招聘,被海底捞的薪资水平吸引加入其中。

据了解,海底捞有一套员工升级体系,有超细品(主管),传统领班,最高级别包括高级学徒、二级学徒、初级学徒,还有新进人员。收入标准包括有保证的基本工资和计件工资

对于王军来说,在海底捞工作并不容易。他每天要在9点前上班,照看4-5张餐桌,帮客人点菜,端茶倒水,摆盘,撇菜,撤菜,添料,晚上10点才能下班。一天走三万步是常事,需要微笑。但在王军看来,海底捞的工作相对简单,收入稳定。

但当被问及以后是否会从事摄影行业时,王军的眼神明显黯淡,只表示短期内需要一份稳定的收入。

第一财经记者从多方面了解到,王力可君的员工不在少数,很多应聘海底捞的服务员一方面看重海底捞的收入,另一方面也缺乏技能。服务员的工作相对简单,但由于工作强度大,和大多数餐饮企业一样,员工的流动量较大。

“今年疫情期间,很多餐饮企业倒闭。当时盒马、沃尔玛等公司接收了很多跨行业的餐饮员工。但由于其他行业,尤其是一些有互联网元素的企业,给员工的薪酬明显高于餐饮行业,即使餐厅重新开业后,大量餐饮员工也不愿意回到原来的餐厅,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餐饮行业难以招人和留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餐饮行业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据悉,今年2月,盒马联合云海谣、西贝、鱼探、青年餐厅等餐饮品牌达成“共享员工”合作后,餐饮、酒店、影院、百货、商场、出租、租车等32家企业陆续加入。当时有2500多名“共享员工”加入盒马。

随着大量年轻人的“出走”,那些薪酬不太诱人的连锁零食企业只能招四五十岁的员工。\”我们想招募一些20多岁的年轻女孩。\”大古米粉一家门店的店长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但目前为止申请的人很少。店内员工工资只有2000 ~ 3000元(含食宿),对年轻人完全没有吸引力。

独家餐饮业招工难:40万招不到面点研发人员,雇20岁女孩是奢望

人才短缺之故

其实餐饮行业招工难、就业难的问题由来已久,背后的原因并不复杂。陈愉向记者坦言,由于很多人长期以来对餐饮行业有偏见,而且即使选择了餐饮行业,也会被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这样的跨国公司所吸引,所以国内餐饮行业对人才的吸引力较小。

据张经伟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餐饮业的平均工资低,而且辛苦。很多时候需要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休息时间倒排。此外,一线员工整体学历不高,初中、中专居多,没有明确的职业规划,对企业的忠诚度也不高,因此员工流动性大。

上海子曰企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裁熊传武告诉记者,一般来说,有3-5年经验的食品安全研究人员月薪在1.5万左右,与其他行业相比并不具有吸引力。以互联网公司为例,很多应届毕业生的薪资都能达到这个标准。

嘉华资本董事长宋表示,从人口结构来看,中国目前已经进入人口结构的刘易斯拐点,行业整体劳动力供给不足。此外,劳动力素质普遍较低,劳动力的技能提升和培训相对缺乏。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餐饮业从业人数最高值出现在2013年,之后逐渐下降,2017年左右开始回升,但回升幅度不大。《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国内餐饮行业从业人员超过3000万,其中送餐员数百万。

“目前中国70后总人口2.28亿,80后1.98亿,90后1.7亿,90后1.48亿到1.5亿,10后只有9800万。未来整体劳动力紧张是不争的事实。”

在招聘的压力下,宋认为餐饮行业机械化、智能化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尤其是火锅、羊肉串等有限服务的场景面临着提质增效的挑战。但是,机器不可能完全取代人,每个人最终都会在机器和人之间寻求平衡。“餐饮行业毕竟还是服务行业。需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如果单纯依靠机器人,就会失去服务业的温度。”陈愉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道。

除了机械化和智能化,培训学校和学徒制的建立也可以帮助餐饮企业解决招人和留人的问题。一家名为“叶挺鸡椰”(隶属海南龙泉集团)餐厅的店员告诉记者,她毕业于海南龙泉集团职业技术学校。经过三年的学习,她被分配到“叶挺鸡椰”成为一名服务员,到现在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三年。她说,因为店里的员工都是集团旗下同一所学校毕业的,对整个集团的文化有很强的认同感,培训内容与工作岗位高度相关。就业质量有所提高,同时工作人员的更替率也很低。

一些跨国公司正试图以类似的方式解决人才供应问题。例如,麦当劳中国今年宣布了“无限青年人才培养计划”,即从2020年到2022年,将投入超过1亿元与100多所职业院校合作,实施“现代学徒制”办学模式。

此外,《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很多连锁餐饮机构通过中央厨房提供标准化、定制化的半加工菜品。依托这种模式,后厨只需在此基础上进行简单加工,门店节省专业厨师和切菜配菜的人力。而规模较小的餐饮企业则选择更换加工方式,向供应商采购所需半成品和原料。

“过去,供应商只提供原材料。从那以后,如何烹饪就成了餐馆的事情。但现在不同了。现在更多的餐厅会要求供应商提供餐食解决方案。比如养殖鱼类,也要给出西餐、中餐等不同细分餐的烹饪方法。这对供应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厨师的工作。”花之兆创始人、渤海供应链高级顾问张宏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比如新茶中,奶盖茶产品比较受欢迎。事实上,奶盖茶产品是由乳制品供应商生产的,而不是茶叶公司。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工业化、人工智能或供应链服务相结合的模式,将在一定程度上替代和缓解餐饮企业的用工压力。

“未来餐饮行业一定要在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品相,上下功夫,而不是单纯靠营销和口味取胜。”宋认为,未来整个餐饮行业将进入以管理取胜的时代,资源将向头部集中。企业科学化、现代化、连锁化、品牌化将是不争的趋势。“未来5到10年,中国的行业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也奠定了未来中国餐饮行业的基本竞争态势。”

(文中图片由第一财经记者乐言、栾力拍摄)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8851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2日 上午8:14
下一篇 2022年6月22日 上午8:1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