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兼职导游(出境游领队转型主播带千人看故宫坦言比带团难多了)

拿着三脚架,支起手机,戴上麦克风,马胜利可以在直播间里连续讲三四个小时,为网友深入讲解北京的主要旅游景点。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她按下了原定欧洲巡演计划的暂停键。然而,这个90后女孩很快在短视频平台上完成了转型,成为了一名扎根当地、探访古建筑的文旅主播。

现场

带上千网友等“千龙吐水”

“欢迎来到演播室。骑兵今天带你去故宫等雨,希望能看到一千条龙吐水……”

下午1点,马胜利来到午门。一人一包,开始新一天的直播。除了常规装备,她还特意带了一把伞。“天气预报说今天将有雷阵雨,也许大雨已经在路上了。先讲个故事吧。”她站在金水桥边,举起手机环顾四周,以第一视角将太和门展现在数千名在线观众面前。

出境游领队转型主播,带千人看故宫!坦言:比带团难多了

“你现在看到的是明朝皇帝去早朝的地方,但是清朝不在这里,所以会去早朝在干青的城门上。”马胜利把镜头对准了太和门前的青铜狮子。“这是故宫最大的一对青铜狮子,头上有45个发簪,代表皇帝的‘九五’敬意。”

一番解释之后,马胜利走上了东面昭德前面的斜坡。“我从这里带你上去,你可以感受一下什么叫豁然开朗。那种泱泱大国盛世而来的气象,就是我们中国古代建筑的魅力。”“是啊,欧洲的宫殿没那么震撼。”画面中,宏伟的太和殿映入眼帘,直播间评论区热闹非凡。

“皇帝是在太和殿登基的。文武百官站在哪里?就在我脚边。”马胜利步入太和殿广场,为屏幕前的观众创造更多代入感。“我会测试每个人。太和殿有多少个房间宽?知友可以打公屏。”看到一连串的“11个房间”出现,马胜利非常高兴。“是啊,很多人误以为太和殿是9个房间宽,其实是11个房间,所有的朋友都很优秀。太和殿采用最高等级的建筑条例,屋顶为重檐殿顶。”

马胜利继续往前走,高举起他的手机。“太和殿、太和殿、保和殿这三个大殿都建在须弥座的三层上,每层楼的瞭望塔下都伸出一个石龙头。三层楼加起来有几千个水龙头。雨水多的时候会从龙口排出,形成‘千龙吐水’的景观。”

话音刚落,豆大的雨点打在马胜利的雨伞上。“朋友,你能听到雨声吗?故宫真的下雨了!”“我听到了!”直播间沸腾了,“故宫雨”的字样瞬间被刷屏。

“没有,好像是太阳出来了。”仅仅过了3分钟,雨突然停了,马胜利有点苦恼。“别担心,朋友们。在这里说说溥仪即位的故事吧,顺便等一下雨。”

就这样,马胜利滔滔不绝,直到快3点了,雷鸣般的雷声滚滚而来。这时候,下了一场暴雨。\”我从未期待过这样的雨。\”“雨中的故宫感觉很棒。”……直播间的观众再次兴奋起来,点赞数迅速突破15万。“终于盼来了”“准备录屏了”。

五分钟后,雨渐渐停了,马胜利给龙的头部带来了一张特写,只见一条细流从龙的口中喷涌而出。“我吐了。”“哈哈,这是‘乾隆吐槽’吗?”.屏幕对面,马胜利和演播室里的观众笑成一团。

出境游领队转型主播,带千人看故宫!坦言:比带团难多了

变化

从一面之交到老友相伴

“看似周围没有游客,但比传统导游难多了。”临近故宫闭馆,马胜利结束了直播。“以故宫为例,游览路线是固定的。每个参观点用时三到五分钟,其余时间留给游客拍照。一个tou最多四五十人

事实上,这些当地景点的讲解在过去并不是她的主业。去年之前,马胜利一直从事出境旅游业务,并带领了许多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旅游团。“我们受疫情影响很大。即使国内游逐渐复苏,出境游也遥遥无期。我们不能这样等下去,但还是要想办法改造自己。”

去年7月,马胜利尝试进入短视频平台。“一开始,我想带你看看北京,让更多的人了解这里的文化。”作为一个北京人,马胜利从小就喜欢传统文化,经常去博物馆。再加上他刚工作的时候是做导游的,所以不算太陌生。“以故宫、天坛、颐和园等世界文化遗产为主,几乎每天都有直播。光是故宫。我来过这里几十次了,和大家一起见证了这里的春花夏雨秋叶冬雪。”

尽管工作很努力,马胜利还是越来越努力地工作。“以前游客有机会自己来到现场,现在直播间很多观众可能没有这样的条件。他们有的因为疫情暂时来不了,有的因为身体原因不方便。”从观众的反馈中,马胜利发现直播带来的体验与看纪录片截然不同。“直播的视角更接地气,过程中可以实时互动,边看边聊,减少了遥不可及的距离感,增加了身临其境的真实感。”

对马胜利来说,这些变化同样微妙。“以前当导游,每次面对的游客都不一样。他们只是熟人,同一套导游词也能应付。我说完之后就不认识了,以后也不会认识了。”现在,她有了去年开播以来一直关注的铁粉。“有时候,他们已经不仅仅把我当成一个导游,而是一种有老朋友陪伴的感觉。不管他们说什么,他们都愿意听。然后我要强迫自己不断学习和成长,每次都要讲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才能不辜负他们的信任和支持。”

仅仅一年时间,马胜利的粉丝数量就达到了近百万。“直播的时候会碰到粉丝,有的会送冰淇淋和水,有的会帮我拿东西,有的会主动帮我在屏幕前拉粉。这在以前完全不可想象,我特别感动。”

出境游领队转型主播,带千人看故宫!坦言:比带团难多了

在雨中直播马胜利故宫

惊喜

冷门小众景点反成爆款

除了热门景点的直播,马胜利还尝试制作了很多冷门景点的短视频。

“传统线路都是统一设计的,导游没有太大的发挥空间,但现在不一样了。可以有更多个性化的内容给你介绍那些小众有趣的地方。”令马胜利惊讶的是,冷门景点的反应不仅不冷,甚至比热门景点还热。在她的作品集里,仅古墓地宫系列八集就播放了7600多万,远超故宫系列。其中,参观田义墓的短视频播放量超过2000万次,成为名副其实的爆款。“一开始只是感兴趣,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志同道合的人。”

今年5月,马胜利做了一个关于古建筑博物馆最美沉箱的短视频,传播的效果让她大吃一惊。“据馆内工作人员介绍,人流量明显增加,很多人是专程来看这个视频的。”

为了使自己总是谈论新事物,马胜利做出了巨大努力。每天晚上12点,她总是坐下来,静静地看两个小时的历史书。她在一年内不知不觉地读了50多本书。白天不直播的时候,她就去博物馆听讲解,然后把学到的东西及时整理输出。她热爱古建筑,还专程来到山西五台山,跟随梁思成和林的脚步参观了武科寺。

“疫情确实对旅游业影响很大。对于导游来说,势必要吃很多苦,但只要愿意尝试,未来还是有很多可能的。”在马胜利看来,导游对短视频平台的探索,对整个行业的发展都有积极的意义。“以前提到导游,可能会想到强迫购物等负面新闻。毕竟导游人数众多,难免鱼龙混杂。但现在有了新的平台,一些真正有追求的导游可以凭借实力脱颖而出,重新树立正面形象。”

马胜利还发现,直播间里观众的文化素养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沉下心来听讲解。“未来,‘云旅游’本身可能不会成为主流,但对深度讲解的需求可能会非常大。在人们对历史文化有了更多的了解和兴趣后,‘上车睡觉拍照’这种观光旅游会逐渐减少,观众和导游可以实现双向促进,共同成长。”

除了直播,马胜利也在思考如何创收。“主要选择推荐一些文创产品或者历史书,比如《清明上河图》有62枚故宫印章或者畅销书《趣说中国史》。但由于直播间的观众年龄跨度较大,产品的选择具有挑战性,需要进一步探索。”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9032

(0)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