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兼职工作(年轻人兼职月入过万、平台业务增长约三倍……灵活用工行业正爆发)

img src=\”https://p9.toutiaoimg.com/origin/pgc-image/3ebd94ccb3fd4a1ca8df3479006ae278?from=pc\” alt=\”年轻人兼职月入过万、平台业务增长约三倍……灵活用工行业正爆发\”>

生产|创业的前沿

作者|李晓凡

编辑|鸡蛋管理器

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危机”重创了一些行业,但也有一些行业借机爆发,比如灵活就业。

今年以来,许多企业为了降低成本,纷纷裁员,并招聘兼职员工来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转。那些下岗职工也入驻灵活就业平台,做起了兼职。

有从业者告诉创业前线,今年以来,其业务量增长了3倍左右。

事实上,灵活就业行业从2015年就开始快速发展,今年的疫情更是“添了一把火”。但是,疫情也让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在被淘汰,剩下的玩家在努力。

这是一个十亿美元的市场。球员们正在为掘金做准备。

1、灵活就业

年轻人选择灵活就业似乎正在成为一种趋势。

欧发的《2020年灵活用工行业研究报告》提到灵活就业人员画像比较年轻化,一般在35岁以下。

疫情期间,这种现象更加普遍,也从蓝领扩大到白领群体。智联招聘数据显示,近三成白领从事过灵活就业或兼职。

“从3月份开始,大量高学历人才入驻时薪计划。今年入驻的人才已经超过6500人。”时薪小程序CEO杨光告诉《创业前线》。在这些人才中,60%的活跃用户是18至29岁的年轻人。

95后秦宇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6月,设计师秦宇开始兼职。她的目的很简单,为了存更多的钱。

不到4个月,她已经在时薪小程序上接到了170多个订单。这意味着她平均每天至少要完成1.4个单子。

有时候任务紧急,她需要忙到凌晨两三点。周末是最充裕的,有兼职的她可以放弃休息时间。甚至在公司出去建团的时候,她还带着电脑在酒店里完成了一份兼职。

而且兼职报酬丰厚。“我现在每个月兼职收入大概是自己的三分之二,兼职总收入将近两万元。”秦宇说。

年轻人兼职月入过万、平台业务增长约三倍……灵活用工行业正爆发

相比秦宇,王娅兼职的时间更长。

她原来的工作是文案,从2018年开始,她就在钟点节目上兼职接单。起初,她的月收入大约是1000元。随着单子越来越多,去年下半年,她的兼职收入甚至超过了自己本职工作的工资。

今年4月份开始,她感觉订单突然多了起来。“每天差不多三单,月收入在一万左右。”

王娅不仅是雇主,还是雇主。今年,她决定创业,开了一家策划工作室。为了降低成本,她把一部分工作交给了兼职人员。

她说,以视频剪辑为例,兼职员工的成本在1000元左右,而同级别的全职员工工资在8000元左右,不包括五险一金的成本。在上海,每个员工的五险一金费用至少在2000元以上。

除了成本低,王娅还看重这些兼职人员的资质。

她发现,很多平时接触不到的中高端人才,可以在兼职平台上聘请到,而且价格不高。

比如做一份商业计划书,找金融机构的人来做,大概需要5万元。但如果你找一个按小时收费的金融大牛,5000元以内就能搞定。

在平台方看来,如今不仅兼职的人数增多,之前入驻平台的人才对兼职工作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

“他们以前信佛,对一两千元的兼职订单不太重视。”杨光说,然而今年,这些人的态度冷静多了,他们的服务意识也增强了。

王娅也表示,作为一名从业人员,为了与雇主保持长期合作,她会认真对待工作,尽力为客户服务。作为雇主,她也愿意和合作度高的人继续合作。

不难看出,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白领对于兼职的需求越来越强烈。

2、迎来爆发期

不少从业者表示,疫情初期,服务业受到重创,灵活就业行业也受到影响。但自从马

灵活就业平台的数据也验证了这一点。

\”与去年相比,我们今年的业务量翻了一番.\”兼职猫CEO王对《创业前沿》表示。他预计,未来几个月,整个行业的业务应该会继续增长。

青团社COO莫凡也对「创业最前线」表示,今年其业务量增长了约三倍。

灵活就业最早进入蓝领生活服务业,后来逐渐扩大到白领。疫情期间,这些偏科技能,以及网帖的数据也很抢眼。

“今年文案、开发、摄影等偏技能的兼职需求增加了90%左右。”王对说道。

杨光表示,4月份的每小时业务量也大幅增加。与3月份相比,业务量翻了一番。随后几个月,时薪和月业务量都有所增长。最抢眼的数据出现在8月,业务量环比增长343%。

“以前订单只有两三页,现在一般都是七八页。”杨光说。

造成这种现象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疫情期间,很多企业为了降低成本,大量裁员。为了公司的正常运营,他们开始考虑兼职。因此,这些灵活就业平台的订单增加了。另一方面,大量员工下岗,降薪,为了生计入驻灵活就业平台,开始做兼职。

杨光告诉《创业前线》,按照往年,七八月份是招聘行业的淡季。但今年受疫情影响,很多企业刚刚复工,这几个月都在争分夺秒弥补浪费的时间。由此,很多企业的兼职需求得到了释放。

年轻人兼职月入过万、平台业务增长约三倍……灵活用工行业正爆发

虽然今年灵活就业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但该行业其实在2015年前后就有了爆发的趋势。

第一个原因就是中国经济增速趋缓,下行压力有所加大。

这种灵活就业的模式起源于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当时全球经济萧条,并且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美国经济受到严重打击。为了降低成本,企业推动了灵活用工模式的发展。

然后,在20世纪70年代,日本经济进入低迷,这种模式蔓延到日本。目前,日本仍然是灵活就业最普遍的国家。

同样,中国经济发展的放缓加速了灵活就业行业的发展。

第二个原因,则是老龄化进程加快,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企业的用工成本增加。而餐饮外卖、打车等新型用工形态的出现,也促进了灵活用工市场的成熟。

此外,社会保障税也促进了灵活就业的发展。

2019年起,我国正式实施“社保所得税”新规,规定企业必须按照全额工资为员工缴纳社保,导致企业运营成本增加。以餐饮行业为例。有媒体报道,餐饮企业的利润可能因此下降30%。

疫情过后,企业对灵活就业的接受度较高。

王告诉《创业前线》记者,今年上半年,他们与团市委合作开展了共享员工公益项目,帮助400多家企业进行了员工调配。这些企业有一部分是偏传统行业的,以前不喜欢灵活用工,现在都接受这种模式。

灵活就业市场正在加速发展。

3、“马太效应”加剧

“这是一个十亿美元的市场。”从业者说。

欧亿《2020年灵活用工行业研究报告》提到,预计2020年国内灵活就业市场规模约为7258.2亿元,灵活就业市场渗透率为8.24%。

巨大的市场空间吸引了众多玩家进入。但是,目前行业并没有统一标准,法律法规也尚未健全,这也使得灵活用工行业在整体上呈现出鱼龙混杂的局面。

尤其是疫情催化后,行业马太效应已经显现。

“一些灵活就业企业在初期花太多钱铺市场,导致资金流动出现问题。”一位从业者说。疫情期间,这些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可能会被淘汰。

另外,在灵活用工交易中,不只是撮合B端和C端这么简单。

“首先要挖掘B端就业的需求,进行细化,保证职位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同时也需要验证C端用户的真实求职信息,做多维度的分类处理。”独立日相关负责人对《创业前线》说。

匹配成功后

“一些中小型人力资源公司计划向灵活员工转型,但并不成功。在这次洗牌中,他们可能会被淘汰。”王对补充道。

他认为,未来行业可能会出现几家头部公司,吃掉大部分市场份额。小玩家也有他们的生存空间,比如依附于头部的玩家,主要做垂直市场落地,或者深耕三四线城市。

为了鼓励灵活就业行业的发展,今年以来,政府陆续出台了一些政策。

比如《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年7月14日提到要加强灵活就业劳动权益保护,探索多点执业。

7月22日,相关会议提到“各级政府要尽力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

洗牌之后,灵活就业行业将更加规范,在政策的支持下,从业者都是干劲十足,希望借机吞噬更多的市场份额。目前这个行业的格局尚未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灵活就业市场的进一步扩大,企业、用户、平台方之间的“谈判博弈”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文中图片来自:图片网,基于VRF协议。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9123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3日 上午8:15
下一篇 2022年6月23日 上午8:1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