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兼职模特(杭州两个孩子的妈妈尝试兼职模特)

在镜头前放几招,拿时薪。300元,看了这样的兼职模特招聘广告你会感动吗?从安徽老家来到杭州的杨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本来她想找一份能养家糊口的工作,不耽误,却掉进了一个“陷阱”。我还没有赚到钱,但是我一直在支付。

事件

要接模特工作必须交费建模特卡

11月24日,杨女士在某招聘网站上看到一条信息:招聘模特300元/小时,时间自由。杨女士心动了,马上加了对方留下的微信号,联系了一个自称“模范导师”的人。短暂交谈后,“模特导师”将位于春情广场某写字楼的模特公司地址发给她,让她带孩子去面试。

对着镜头摆几个动作时薪300元!杭州两个孩子的妈妈尝试兼职模特

模特公司

“我年纪大了,不好意思扭着腰在镜头前摆姿势。让孩子去吧,既能赚钱,又能锻炼我的勇气。”11月25日上午10点,杨女士带着两个孩子(7岁和5岁)来到公司面试。

“我当时相当紧张。毕竟那是我第一次带孩子接触模特行业。”没想到,杨女士给孩子填好简历,回答了几个问题后,面试官很满意,当场宣布面试通过。杨女士很高兴,想回家等工作通知。突然面试官让她给两个孩子建一个模型卡。“他们跟我说,我批了就办这个模卡,不批就不办,但是我得有这个模卡才能给孩子接单。模卡的制作成本是2980元。”

“我做模特的时候不知道要办卡。这么多钱,我可以打电话给我老公商量一下吗?”杨女士话音刚落,面试官马上提高了声音:“这是什么钱?过了15天试用期,孩子就能接单,马上赚回来。”

感觉受骗想退款却遭拒绝

杨女士一听有道理,稀里糊涂就答应了。对方一看,马上拿出支付宝让她转账。付钱的时候,她心眼好,表示没那么多钱能不能少付钱。让她通过“借款”进行透支支付。“我说额度用完了,对方就让我尽量转。”最后交了1300。

对着镜头摆几个动作时薪300元!杭州两个孩子的妈妈尝试兼职模特

杨女士支付了1300元。

对方收到钱后,会马上给孩子安排拍摄模特卡。拍摄前,他们向杨女士索要了100元化妆费。杨女士觉得自己交了1300,100块钱还不错。她顺从地付了钱。

“来,笑一笑。”

“小朋友,抬头做个可爱的鬼脸。”

第一次拍“模特大片”的两个孩子被摄影师的指令折腾得够呛。过了一会儿,我累了,吵着要回家。杨女士心疼孩子,就和“模特导师”约定第二天补拍,并向对方强调不要先做模特卡。

回家后,杨女士冷静下来,总觉得不对劲。她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模特公司,网上除了一条招聘模特的消息,什么都没有。“唉,我被骗了吗?”她想拿回1300元。

11月26日,杨女士“如约”前往模特公司,以“孩子等不了15个工作日才能收到订单”为由,要求对方退款。“他们告诉我,昨天拍的照片已经在制作中,不能退款。他还说,如果我有经济困难,剩下的1680元就先不付了,从下一部片子的稿费里扣。”

双方僵持不下。杨女士到家附近的笕桥派出所报案。民警听了情况后表示,可能是被骗了,但派出所没有实质性证据,无法上门调查。让她再看看,看能不能收集到更多的证据。

记者介入后同意退费又一波三折

11月27日下午,记者来到杨女士所说的模特公司。

对着镜头摆几个动作时薪300元!杭州两个孩子的妈妈尝试兼职模特

公司门口写的应聘条件。

前台工作人员一听记者的来意,马上表示不了解情况,需要问主管。记者等了五六分钟,四五个人围住了记者。其中一名负责人冲着记者吼道:“谁说我们骗了1300块钱还不肯退?请告诉我你的名字。”记者试图和他交流,问他做兼职模特是不是一定要有模特证?他大声说,“我们不是慈善机构。我们收取合理的费用。有什么好问的?没有模卡,怎么接他们!”记者也试图询问“做一个模型卡要多少钱”,对方以“业内内部机密不方便回答”搪塞记者。同时,他指着公司的大门,反复对记者说“你可以出去了”。

11月27日下午,杨女士突然给记者发来微信,称接到了“模范导师”的电话。对方告诉她12月2日有单子,让杨女士带两个孩子去拍。“他们应该知道你们记者介入调查,他们不敢给我们安排工作。”杨女士说,她不想给孩子接单,只想退款。

随后,杨女士与公司工作人员反复协商,同意返还1000元并扣除照片制作费300元,表示会将照片发到杨女士邮箱。杨女士很生气:“我早就答应不把拍的照片做出来,对方还是做了。”经过反复沟通,对方最终答应退还1300元。当杨女士准备再次向对方索要100元化妆费时,被对方列入黑名单,无法发送任何信息。

暗访说好不收费最后仍要求交卡费

对着镜头摆几个动作时薪300元!杭州两个孩子的妈妈尝试兼职模特

记者暗访时,遇到一位前来采访的女孩。

本报另一名女记者决定假扮求职模特,对公司进行暗访。之前,记者通过官网——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得知,该公司于今年11月10日完成注册,注册机关为杭州市江干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通过杨女士推送的名片,记者成功添加了“模范导师”的微信,并预约了11月28日下午1点的面试。前台的两位工作人员一见记者,就问是不是来面试的,是谁推荐的。被一一告知后,记者拿到了一张“艺人资料审核表”要填写。

填完表格,记者被带到一个单间。房间很简单,有两把椅子和一张桌子。书桌左下角放着四本时尚杂志,中间放着几张模特卡和两份合同,右下角放着一个蛤蟆玉雕,旁边放着一些资料。一个穿着白紫色毛衣的短发女人坐在她的办公桌前。她拿着简历问记者她是谁。记者说是学生。她放下简历,介绍拍摄情况,问是否认可这种模特拍摄形式。在记者点头表示同意后,她让记者脱下外套,做了一些动作,紧接着就是一系列的拍摄动作。她在记者提交的简历上打勾,表示面试通过,可以和公司签约接单。

“但是我告诉你,你得有模特证才能拍照。只要你想从事模特行业,就得办这个模特证。一般人的模卡价格是2980元,你是学生只需要1980元。”短发女子一边在记者的简历上写字,一边解释两种收费的区别。在贵档拍了八九张模特卡后,她还会收到一本十多页的画册。

记者提出,面试前曾通过微信询问过“模范导师”,得知其不收任何费用后才来。短发女子没有正面回应。她只说可以用支付宝的“借呗”功能支付,并问记者自己有多少钱。记者说只有600元,她说赶紧交上来,剩下的钱从以后的拍摄报酬里扣,并告诉记者这样的支付方式不能透露给任何人。记者说再考虑一下,短发女子生气地说:“你赶紧!

所谓模特证,其实就是类似模特的简历。一般是模特在从业过程中积累的照片,最能体现个人实力。是工作中的模特拍的,而不是一申请就拍模特卡。淘宝店主说,模特卡一般是模特自己挑选的照片,委托商家打印的,或者是自己工作的公司制作的。它根本不需要权威机构来拍摄和打印,成本也不高。一开口就收费拍模特卡的公司80%都是骗人的。

模特萧艺说,六年前她刚入行时,找到了一家模特公司,并支付了3000元的代理费。我拍了25张照片,做了一个模型卡。等了一年,一单都没接到。后来通过“淘气鬼”平台,我发布了自己的形象照,淘宝店主纷纷找我拍照。和几家淘宝店合作后,很多摄影师主动联系拍片,在圈内也小有名气。如果有合适的镜头,就拍;如果没有,就在家休息。“圈里很多姐妹说,入行就被骗过。有些模特公司根本没有运营能力,只会骗职场菜鸟的钱,赚一点模特卡费。就像模特公司不收模特卡费和代理费一样,都是从模特接单的业务中抽取,比如拍一个1000元,模特拿400元,公司拿600元。”

浙江理工大学服装学院的造型专业在业内颇有名气。老师告诉记者,正规模特公司的评选有一套程序,但自始至终不涉及收费。

追问

为何兼职模特招聘

被疑骗局投诉屡见不鲜

记者通过搜索发现,类似杨女士以招聘兼职模特为由索要报酬的事件在网上并不少见。很多人说交了钱就不安排拍戏了,感觉像是被骗了。

11月25日,有同城媒体报道:宁波陈女士在家带孩子,通过58同城联系到杭州一家公司,想做兼职模特。面试成功后,公司要求陈女士支付模特卡3680元,培训推广服务费16800元。陈女士表明没那么多钱,还是给对方交了一万元保证金,随后引发纠纷.

在模特公司的要求下,上海的赵女士花了680元拍摄了60张模特卡牌。在与模特公司签订了两年的合同后,她支付了3200元的“艺人服务费”。然而,在签约期间,赵女士只获得了两次拍摄机会,收入400元。

是以建模卡收费为名的骗局吗?浙南陈中律师事务所陈树洋律师表示,从法律角度来说,并不容易做出欺诈的结论。模特卡是否合法,法律条文中没有说明,所以要看模特公司在后续合同中是否会重复安排拍摄任务。去年上城区法院开庭审理过类似案件,最后的焦点也在这里。因此,在求职中,如果双方自愿签订合同,支付制作费,产生纠纷,要求退款,属于民事纠纷范畴。在那种情况下,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有18起相同的投诉。

企业合法经营由市场监管部门监管,于是记者联系了江干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表示,记者暗访的模特公司是通过正常程序申请注册的,不存在违规情况。目前未收到相关诈骗投诉。另外,模卡收费也不是市场监管的业务范围。建议记者联系物价部门。杭州市物价局工作人员表示,车型收费价格是市场自律形成的,不需要物价部门审批。如果涉嫌欺诈,可以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

编辑:xx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9289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上午8:39
下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上午8:4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