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风兼职(三家店散文)

3354 《李守柱散文集》第1卷08页

三家店(散文)

京剧《三家店》

北方人爱哼京剧,专业的,业余的,老少的,男女的。很正常。老头老太太们叽叽喳喳,哀嚎哀嚎,三五成群地玩,各种把戏都试了,拍个照,甩个拳头,推个胡子,散个步。他们有北京口音。哼几句京剧,走几步小碎步,拿着枪和刀,舞着棍和棍,翻着筋斗,唱得好才能上得了台。不是三五天的事,就像老话说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知道这么辛苦还不如买不起这颗心!不,我只是去过一两次,我只想退出。好在我交了学费,没有退路了,只好坚持下去。

我去了公园的一个角落,那是一个松散的业余协会。接待我的是一位60多岁、保养得很好的大姐马。她看起来像一个“小妹妹”。她带我参观了协会,它真的名不虚传。各种乐器和音响琳琅满目,门厅铺着绿色地毯,明亮空旷。不用说,这是一个练习室。公园里有一个大房子,被分隔成许多玻璃隔间,包括一个更衣室、一个服装室、一个排练室、一个音响室.有一个房间,可能是乐器室,里面摆满了各种乐器。光是各种京胡就有几十个,上百个。看来“京胡”是京剧界最基础、最常用的乐器。北侧的另一个大厅里,一群群“演员”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拉着唱着,站着坐着,不化妆,吹着胡子瞪眼,练着……歌声和乐器交织在一起,充满了整个大厅,不时传来欢呼、掌声和喝彩。

“我们这里是业余民间协会。只要你喜欢京剧,都可以参加。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学,学多久,学到什么程度,完全是自愿的。”马大姐说,马大姐化妆很到位,保养得很好,但是一说话,脸上的斑点和眼角的皱纹还是一览无余。

“我没有任何基础。一切从零开始”。扭过头,不忍心近距离看我姐。我见过很多“装嫩”的女人。我越害怕失去青春,我就越衰老。你不能欺骗我。你已经七十岁了。你心里这么想,嘴上可没这么说。

“叫你姐有错吗?你和我差不多大,五十八岁?我姓李,你叫我李大哥也是应该的。”我伸出手,突然想到了流行期,又缩回去了。

“没关系,打个比喻,我们从小学到大学各个层次都有,可以去读研究生、博士生,高发展。如果没有基础,可以从幼儿园和学前班开始学。只要喜欢京剧,都可以报名。”马大姐看我有点不好意思,解释说疫情期间戴口罩,勤洗手,为了安全不握手.

“那要花多少钱?”

“我们是一个业余协会,不以‘盈利’为目的,没有任何要求。一两百不算少,三五千也不算多。如果你达到了“研究生”的水平,并且愿意留下来当老师,寓教于乐,学以致用,我们可以给你发月薪。要看你要学习多久,学习到什么程度。就唱几句,我看看你底子怎么样?”马大姐说。

我唱不出来。我说从头开始,马姐让我唱几句,流行歌曲也行。《东方红》和《国际歌》总是没问题的。我随口唱了两句,马大姐伸出大拇指夸了她一句。“底子好,声音沙哑,字正腔圆,充满忧郁,低沉苍凉,很有特点。可以从小学开始。”

“我现在还有工作,主要是给儿子开的小公司,负责后勤什么的。其实我也不太忙,就来找你了。”

“你想学到什么程度?”

“如果你会唱京剧,如果你想唱到业余水平,你可以上台表演。”

“哦,那你交一千元到财务室。我们是业余爱好者,不以盈利为目的。交了学费,我给你上第一堂课。”马大姐说着,扔下我,直奔另一个房间去忙了。这哪里是业余,明明是纯商业!我要出去了,在排练厅外徘徊,思考。你想付钱吗?

“叔叔,你有什么问题?”突然我听到一个甜美银铃般的声音,一个声音甜美的漂亮女孩出现在我身边。

“不是女生,我只是随便走走。”

“那我陪你走。”小女孩扑了过来,深情地挽着我的胳膊,闻到香味,长长的刺鼻的嗅觉,让她的鼻子皱了几下。嗯,这淡淡的香味就像家乡春天的兰草花.

“如果你想学几句京剧,你得付钱.业余的,为什么要交钱?”我说。

“那你为什么要学京剧?还是为了别的什么目的,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问小女孩。

“这些不是你说的。虽然我有充足的时间,但我可以做其他事情。学唱京剧很难,已经过了挑战的年龄了。至于继承国粹,那就更不相干了。叔叔没有那么高尚……”明显尴尬。小女孩手挽着手,在排练厅外的走廊里漫步。走廊周围的树木,长着黄色的叶子,已经有一层厚厚的落叶,在上面沙沙作响。再远一点的地方,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老人正挥舞着扫帚,聚精会神地打扫卫生。北方一年中最美的秋天到了。

三家店(散文)

北方的秋天

“姑娘,我该怎么告诉你呢?我叔叔有个很好的朋友,其实是你阿姨的同学,叫郭大连,是个很好的朋友。哦,你不知道,半个世纪的朋友。她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没有人。这个人有一个特点。他从不为自己着想,总是为别人着想。我们一直相处得很好,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就说3354吧,她儿子要结婚了,我也要参加婚礼。我应该送什么礼物?我很迷惑……”我说。

“现在送礼不是送钱吗?礼金。”女孩,说。

“礼金是自然的,但是有一定的数额。太多或太少都不好。太多太糟糕。我想知道我是否可以发送其他东西。比如我以前就想承包他们婚礼的所有卫生。我可以自己带衣服,用脏东西扫地拖地,收送垃圾,从不让烟头掉到地上超过一分钟……”女孩一直抱着我,绕着圈走,踩在落叶上,发出轻微的声响。我知道我今天会被愚弄。十几年前我在上海培训的时候,有个老师说要善于营造一种互相倾听的氛围。我越真诚,越享受,成功的概率就越大。今天正好相反。

郭大连是土生土长的典雅人,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她不高。那个地方叫“老街”。她五官端正,看上去很漂亮。用一个带“小”的成语来形容她比较合适,就是小巧玲珑,小家碧玉。除了小,还有一个词很适合她,那就是“巧”字,说话、做事都很巧妙,很巧妙。我和她不熟。她是我老婆的高中同学。两个人都可以穿几十年的同一条裤子。她把所有带“小”和“聪明”的好成语都拿走了,留给我们的是聪明,小家子气,小家子气,小家子气,投机取巧.

大廉为人小而宽厚,或出于偶然,或出于相似的秉性。他们的许多高中同学都相继失去了联系,只有达莲和另一个叫蔡丰的人一直和我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不仅如此,三方家庭相互接纳,相处得非常融洽,大联盟的大度、豁达、包容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早些年,我们在茅坪老家的时候,生活极其艰难。大联盟一直关心,帮助,暗中资助我们。那时候的春节,几乎每年腊月,都会来茅坪老家给我们发年货。老婆出门能穿的几件衣服,儿子的生活用品和学习用品,家里的一些班级生活用品,喝茶用的杯子,床头的台灯……都是大联盟送的。到时候,腊月一到,我们就盼着大联盟了。只要大联盟来了,那一年一定是繁荣的一年。

这么说吧,是郭大连帮我们度过了最尴尬最艰难的日子;是郭大连督促、鼓励、资助我们下定决心买房,亲手把我们送进了百万富翁的行列!

三家店(散文)

典雅“老街”里的郭家老宅

大连和他的妻子关系非常好。有一年冬天,大连和妻子闹了点小别扭。一气之下,大连跑去找毛平。我们懵懵懂懂,兴高采烈,和他老婆聊得很开心,一起吃饭,聊天,打牌,玩得很开心。晚上,肉熟了,大连要走了。她的丈夫,总经理山,急忙道歉,并把她带回商店。我们恍然大悟,大连和他妻子的关系比熟肉还要香醇.

“你不说,我猜的。你想在婚礼上唱一段京剧来表达你的感情,对吗?我说了吗?”女孩说,一脸骄傲。

“恭喜你,对。郭大连不会唱歌,邹也不会唱歌。在婚礼上,我唱了一首京剧。太意外了!”抽出胳膊,伸出大拇指称赞。

郭大连家里很有钱,她老公叫单总经理,很能干。她儿子叫单强。大学毕业后,他也在北京工作过一段时间。那时候我没有照顾好他,一直很内疚。转眼间,儿子长大了,要娶媳妇了。暑假我们在老家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居然把在北京打工的苦日子当成了宝贵的财富,锦上添花的生动描述,真的让我尴尬了好一阵子。他们家里什么都不缺。婚礼一定很盛大。客人一定很多,而且都很熟。这么多年,我们家都是世交。不仅我们彼此熟悉,我们的后代和我们的亲友也彼此熟悉。婚礼将在店垭镇举行,这是一个农村镇。会持续两三天。我要把我们一家人的感激、敬仰,以及对未来的希望、寄托、憧憬,凝结揉成一根丝线,用这一段京剧把典雅和我们的心绑在一起。想象一出京剧。掌声会有多热烈!

“所以,我舅舅想了很久,怕忘了店,才想出这个。”

“流行歌曲不行吗?”

“我努力学习,学会唱《彩云追月》!《青花瓷》, 《西海情歌》 .我总觉得流行歌曲不能完全表达我们的意愿。”

“我想到了京剧。”

“是的,我认为京剧是引爆点。只有它总能唤醒即将沉睡的记忆,感受到世间友谊的真谛。”

“家都在这里了?”

“是的。”

“这很简单。请付钱。我会跟马主席商量,给你选一首合适又简单的歌。大概需要一周的时间,保证你在婚礼现场,掌声响起。”带你进门的大姐,姓马,是这里的协会主席,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

“怎么样,想通了,没错。我今天给你上第一课,从走路开始……”马姐看到我拿的收据笑了。

“不,我只想唱首歌。越简单越好。”我说。刚才陪我交学费的小姑娘凑过来小声说了几句。直到那时她才发现这个女孩是她的侄女。难怪她看起来一模一样。

“从走路开始,最基本的,不然怎么玩?”马大姐说。

\”嗯,就像你说的,从最基本的开始吧.\”我说。

“你要先学会走,京剧走是最基本的,然后再学会走板,也就是带着乐器和鼓走……”

“这能免除吗?如果你看看幼儿园和学前班,我们会免除它。请帮我选首歌。应该很好学,难度适中。一两天就能学会,还能上台。”我畏缩着说,北方没有秋天。前几天我还在挥汗如雨的过夏天。秋天过得太快了,我都感觉不到。转眼间,冬天又开始了。

“没门。交费就是我们的学生,必须认真的从零开始。首先,学走秀是上台的步伐。比如云中漫步,徘徊,醉酒,跪求等等。还有就是旗鞋步:左脚勾脚尖,走直线步,同时摆动右臂,左脚满地。右脚稍稍抬起,然后右脚勾在脚尖上,左臂呈直线步摆动,腰部保持中立,头部保持挺直,双脚交替直走.别急,慢慢来。”马姐煞费苦心,我却出了一身大汗。在公共场合,找不到餐巾纸,用袖子擦也不方便,让我越来越焦虑。

“京剧讲究唱、练、做、打,每一个动作和走向都是规范的。每个动作,手势,眼神都是规范要求的。休息一下,擦擦汗,休息一下,再练。”马大姐说。

“太难了。我真的很后悔付钱。冲动是魔鬼。”我对自己说。

三家店(散文)

我侄子的婚礼一帆风顺。

马姐姐出去了,一个李姐姐进来了。她把我来回领到演员表前,问我想学什么,竖起手指,数着: 《四郎探母》,《空城计》,《贵妃醉酒》,《霸王别姬》,《说唱脸谱》,《三家店》,《三家店》.不过这些题目都很难,最基础的是《三家店》。选择它,然后回来。“打开微信,这些手机搜索起来很简单,都有。他们还用在哪里交学费?

我去了几次,把我的表妹李洁作为我的老师,又给我们讲了一遍我们和郭达连、邹的关系。李姐也不含糊,帮我选了《三家店》。很简单。可以自己背歌词,手机多听几遍,没事就唱。你很快就能做到。如果我早点认识你,我就不用付钱了。

来到街口,告诉所有的客人朋友听一听开头:第一,不是马儿嘎嘎叫,小偷打架,第二,不是坏人偷城。杨与我有仇,被差往邓州。我舍不得曾祖父的恩情,舍不得我的百官,舍不得我的邻居和我的好朋友,舍不得我老母亲的白头。母亲生儿育女,骨肉相缚,千里行母忧。想妈妈的时候很难磕头,但是妈妈想她的眼泪。看到红日落到西山后,大叫一声,扔了铺子。

“不担心这点小事吗?你已经交了学费,可以好好学习了。你不是没事吗?你开车来的吗?”李大姐说。

“走着走着,我身体不好,每天都在锻炼,我就是走着走着。”我说。

“又不是结婚了。把唱歌当成娱乐和锻炼,就不会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李大姐说。

“你不是兼职老师吧?”我问,五百年前,我们是一家人!

“是的!500年前的一个家庭。如果调整心态,把唱歌当成旅游,那就去观光,去看风景。你的眼里充满了幸福,你的烦恼自然会消失,你会感到幸福。”李姐不仅京剧唱得好,生活上也是一把好手。我又振作起来,每天和她一起大声唱歌。

“我唱这首歌去参加婚礼。郭大连的老公是单总经理,很讲究。这首歌太低沉悲伤了。他会有什么顾忌吗?”我问李姐姐。

“三店说隋末秦被押解到幽州受审,思念亲人和家乡,有点卑苦。你不想向你的同学表达你的想法和感激吗?低一点真好!我觉得很合适。”李大姐说。

“那就继续学。”

那段时间,唱三铺被当成了生活的全部,大家都在发牢骚,抱怨一切。有一次,我提着一车菜,低声唱着《三家店》,路过一个车水马龙的路口,一个年轻的交警很有礼貌地拦住了我。\”我可以在红灯时走路吗?\””,回过神来的大叔,看见周围来来往往的汽车,脸红心跳,无地自容;又是一个周末,我骑着三轮车去菜地里干活,把车停在田角,嘴里大声唱着0103010。”我不忍心失去老母亲的白头,”李杰说。白字不读京韵白,读停车。”母亲生下儿子,骨肉玷污,儿子千里迢迢赶来为她担忧。想妈妈的时候很难磕头,但是想你的眼泪。“看到地里的菠菜长得绿油油的,我不禁想起几年前九里的时候,菠菜的种子是妈妈从老家带给我的。世界上最爱我的两个妈妈,几年后都离开了这个世界,悲伤从心里开始,泪流满面。早些年收入低,工作也很忙,但每年都能往返北京保康与亲人团聚。现在条件改善了,再也不担心路费了。然而到了年底,我变得越来越懒,身体每况愈下。回家的频率和陪父母的时间少之又少。对“儿子要孝顺,却不想被亲”深有体会。李姐姐婉转悠扬地唱着这些话,仿佛在哭泣。为什么我唱不好?歌声干巴巴的,我也蔫了。原来我是个不孝之子!下班后直接回家,第二天送饭,却找不到三轮车。好在这里治安极好,再到地角,三轮车上挂满了白霜,都是一个人,很安全。正因为如此,老师们在推迟了两节课的开课时间后,纷纷向老板抱怨,让老板左右为难,无奈只好忍气吞声。

“叫个解茶来,扔店里。字后面有四拍,四拍,七八秒。不要惊慌。之后,对了,你手牵手,说两次谢谢,停留两三秒,你就下台了。”李姐还是有能力的,不怕麻烦。

“下面还有掌声吗?不要担心,也不要听。举起你的拳头或手,说谢谢,转身走下。还不如从容不迫,不慌不忙,留下悬念,你说呢?”

“是的,你想得真周到。谢谢大家!”

“不客气。不是一家人。”

“如果你想买外套,穿什么衣服好呢?西装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业余不是正式表演。你不需要外套什么的。”那几天嘴里一直哼哼,以唱京剧为主要工作。有几个角,我反复对着镜子,一句一句地唱。

翻箱倒柜,找到一条30多年前我刚来北京在欧风公司做助理时,老板卓佳良送我的台北产真丝领带。整体红色,喜庆吉祥,周围双白线。在北京生活的几十年里,我不想用三次。后来我妥善收藏,准备作为永久纪念。领带色泽鲜艳,历经沧桑,温暖如新。可惜我长胖了,领口都不会系了。我应该减肥或者换一件大码的新衬衫。在镜子前,我打了领带。我唱了一首歌0103010。让我们开始吧。我双手合十,微微欠身,举起拳头说谢谢。这个动作已经练了几十遍了.突然我老婆推门进来了。看着我一脸茫然,我说,下午班的一个老师辞职了。从今天开始,下午班你就住回去负责买菜,接学生,看着住宿的学生。

“我没说要去店里参加婚礼。票都定好了。”

“是的,情况变了。你不会去典雅的。”

“那个……”

11月5日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9293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上午8:31
下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上午8:3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