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送兼职(入行门槛低、剧本质量良莠不齐 社交新宠剧本杀能走多远)

从登陆热门综艺节目到成为现象级的线下社交活动,从如雨后春笋般的实体店到与文旅、民宿行业的融合,3354成为近年来悄然流行的社交“新宠”。“剧本杀”在“Z世代”年轻群体中有着极高的参与度,并逐渐形成了清晰的产业链。

什么是“剧本杀”?它的核心3354脚本是怎么产生的?行业目前面临哪些问题?近日,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走访了多位“剧本杀”的从业者,深入了解这种新业态的真实面目。

全国线下店超过2万家

在北京朝阳区,一家“剧本杀”店,三四个小房间,装修成古风、日式等不同风格。在其中一个工业间里,选手们面对面坐着,在DM(《剧本黑仔》主持人)的指导下,认真研究各自角色的剧本。

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有记录关键信息的笔和纸,还有一桌子的零食和没有包装的外卖盒饭。3354桌的几个“老玩家”都知道,这是一个五六个小时才能写完的剧本。只有把餐桌搬到“戏剧桌”上,才能保证下午过得更充实。

“最近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组织一场‘剧本杀’的游戏。有时候玩不够,一周组织两次。”在朋友的参与下,28岁的玉伽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经历了十几个剧本,而当初对杀剧本闻所未闻的小白也成为了“组织游戏的高手”。这一天,他们尝试了一个推理极其困难的“高级”剧本。

“很‘烧脑’,长时间的讨论没有理清我的思路。”玉伽说这种剧本让他非常喜欢。“不仅仅是体验剧本中人物的生活,重要的是接近‘真相’过程中的紧张和兴奋。”

所谓“接近真实”,是因为早期的“剧本杀”基本都是推理爱好者从国外翻译过来的。

起初,“剧本杀”不是规模,不是盈利,只是单纯的朋友间的聚会游戏。大约从2019年开始,国内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创作者、运营者和玩家,逐渐成为一种新的业态。

“目前国内‘剧本杀’从业者过万,每年新书发行200到300本,线下门店2万多家。”“剧本杀”资深从业者冷岳说。

目前《剧本杀》按内容可分为硬核版(以推理为核心,难度较大)、原创版(借助推理还原一个故事,往往情节曲折离奇)、欢乐版(情节幽默,强调快乐体验)、恐怖版(强调夸大恐怖气氛)、情感版(通过动人的情感

北京海淀区某大学附近的一栋写字楼里,有22家“剧本杀”店铺。

小罗是其中一家店的DM。附近大学的学生和互联网公司的员工是他接待的主要客户群体。“当然,不仅限于这些群体。该店目前接待的平均客户群体最小的是一些七八岁的小学生,年龄最大的是四五十岁的叔叔阿姨。”

很多家长愿意让孩子参与,是为了丰富孩子的课外生活,提高孩子在娱乐活动中的社交能力,锻炼孩子的逻辑推理思维。

“我以前带过的‘孩子田’,都是七八岁的小学生。他们有的拿到剧本后还看不全字,我就帮他们看。而且他们对剧情的理解也不到位,需要我全程告诉他们。我相当于一次给他们讲了四个多小时的故事。想想还挺有意思的。”小罗回忆道。

真实社交,受年轻人追捧

“剧本杀”,顾名思义,需要一个好剧本。

杭州作为中国最早的城市之一,聚集了大量相关从业者。殷茵曾经是一名教师,现在是杭州海棠无想发行工作室的经理,主要从事剧本的创作和发行。

“剧本杀产业链包括作者、发行商、商店、玩家四个环节。”伊尹说,在这个链条中,作者负责剧本创作,呈现初步的故事背景、案件细节和游戏流程,同时通过设计单一的人物背景故事,打造错综复杂的人物网络。

剧本最初创作完成后,发行方的制作人会对剧本进行全方位的控制,同时对剧本进行五六次内部测试。经过多次调整和修改,剧本的成熟度达到80%到90%,才能进入市场销售。

“推理大师”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创始人、“剧本杀”行业协会副会长王梦池,对剧本创作者的培养和指导有着丰富的经验。2017年底,网络推理游戏微信官方账号“推理大师”已有1300万人使用。2020年2月,“推理大师”首家线下门店在北京开业,形成了“线上线下”融合的商业模式。

“推理大师团队在剧本创作上有专业的督导,指导剧本方向。”王梦池说,现在有很多网络作家、编剧想跨界成为“剧本杀”作家。他们的文字和故事创作能力都很强,但缺乏“剧本杀”创作的经验。

通过制作人的指导和人气选手的反馈,作者可以快速成长,在两到三个月内成为专业作家。“我们在平台上放一个剧本,一天之内可能会有几万人看到。大量的评论及时反馈给作者,作者可以据此做出相应的调整。”王梦池说。

美团《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有望超过150亿元,消费者人数有望达到940万以上。

记者发现,目前市场上有专职和兼职的剧本创作者,作者往往会提前与发行方协商,共同制定剧本收入的结算方式。\”目前主要有两种方式:分割和买断.\”殷瑛简介。

在这位从业者看来,“剧本杀”行业发展前景不错。首先,“剧本杀”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产业链,一些行业协会和联盟也在逐渐形成。与此同时,“剧本杀”作为一种新的真实社交方式,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喜爱。

“现在的年轻人压力很大。他们可以通过‘剧本杀’来发泄情绪,获得快乐,拉近与他人的距离,提升真实的社交能力。”尹说。

剧本质量良莠不齐

无论是基于IP的剧本杀,还是沉浸式剧本杀VR、剧本杀民宿、剧本杀景区的逐渐兴起,都说明剧本杀具有很强的拓展性和可塑性。此外,结合景区、邮轮等旅游场景的“剧本杀”项目也遍地开花。

四川青城山两天一夜的“剧本杀”体验地,天热的时候需要提前几个月预约;成都宽窄巷子“剧本杀”游戏《宽窄十二市》吸引众多玩家打卡;在武汉玩过《老友记》沉浸式“剧本杀”的玩家,大呼仿佛穿越到了抗日战争,来一场“保卫武汉之旅”…

随着“剧本杀”行业的火爆,很多文学、影视作品开始授权“剧本杀”,在原著的基础上开发衍生产品。目前国内已经出现《仙剑奇侠传》 《赘婿》等影视作品的“剧本杀”,深受影迷喜爱。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知识产权等问题可能会制约行业的健康发展。

“2017年,夸张到两三块钱就能买到几百个剧本的电子版。原作者和公司应该通过更专业的维权方式、更便捷的维权方式、更数字化、电子化的方式,从各个角度防范盗版。”王梦池坦言。

“一方面是构建数字版权体系,让盗版从根本上无法发生。另一方面是给发行方,也就是著作权人相应的维权渠道,配合专业的律师团队进行维权。”王梦池补充道。

记者发现剧本质量参差不齐,受到一些骗子的批评

目前“剧本杀”行业准入门槛较低,作者创作能力参差不齐,导致市场上的剧本越来越多,剧本质量有高有低。甚至有少数剧本创作者以“黄色暴力”、“恐怖与谨慎”为噱头。有受访玩家坦言,有几个剧本太过低俗血腥。

业内专业人士表示,“剧本杀”的初衷本应是关注和思考历史或当下的现实问题,传递创作者自身的价值观。

比如很多作者通过剧本创作引导玩家关注和思考校园暴力、PUA等社会问题,呼吁大众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未来,“剧本杀”行业要加强自律,坚决抵制血腥暴力内容,让“剧本杀”成为正确价值观的载体。

目前,受疫情影响,很多线下“剧本杀”店铺受到很大影响,大量店铺基本长期处于零营业状态。与此同时,作为剧本销售重要方式的剧本展被大量取消和延期,给剧本发行和店铺运营带来了挑战。

为了适应疫情防控的要求,很多“剧本杀”店都开发了新的运营模式。比如有的店推出了“剧本外卖服务”。玩家通过App下单后,DM会带着剧本上门服务。也有店家利用微信、钉钉等通讯app,将剧本传到网上进行体验。

“‘剧本杀’准入门槛低,内卷化严重。很多人觉得‘剧本杀’能赚钱,纷纷去开店,一些资金偷偷摸摸进来,使得行业竞争加剧。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规范和标准的介入,形成风清气正的环境,防止‘虚胖’。”业内人士承认。(参与采写:邱)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9295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上午8:16
下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上午8: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