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城找兼职(天下会|警惕班农走后的班农路线白宫两派之争尘埃未定)

img src=\”https://p3.toutiaoimg.com/origin/31360004e8410e75f2bd?from=pc\” alt=\”天下会警惕班农走后的“班农路线”,白宫两派之争尘埃未定\”>

斯蒂芬班农

8月18日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首席策略师斯蒂芬班农在白宫的最后一天。班农以特朗普的政治头脑和顶级顾问著称,深受托洛茨基器重。去年大选不利时,正是班农成为特朗普的选举团队经理,力挽狂澜,最终帮助特朗普击败希拉里赢得大选。

然而,入主白宫的7个月,是班农自我毁灭的7个月。自立派,充当“主子”;炫耀与特朗普的特殊关系,炫耀“谁会放弃我”的趋势;众多的敌人,包括与特朗普的女儿和女婿(他也是托洛茨基的高级顾问)以及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的内斗,导致班农被边缘化。导致他离职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露骨的媒体采访,该采访披露了特朗普政府内部的派系斗争,暴露了核心政策分歧,并攻击了政治对手。

班农是特朗普政府中最狂热的民族主义者,是特朗普“美国第一”原则的最忠实粉丝,也是特朗普政府内部对华贸易战的最强烈倡导者。在8月16日导致他辞职的采访中,他直言美国和中国在打一场经济战;如果美国不想改变,中国将在25-30年内取代美国成为新的霸权。

他说:“对我来说,与中国打经济战就是一切。我们必须狂热地关注这一点。如果我们输掉这场战争,五年后,最多十年后,我们会遇到一个无法挽回的转折点。”

班农走了,还会有其他“班农”

显然,班农的离开短期内对中美关系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与中国发生贸易战的几率降低。但这是否意味着从长远来看,经济民族主义将不再主导美国的对华政策?这位超级民族主义者的离去,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外交将回归美国传统?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从根本上来讲,班农的民族主义是美国内政外交发展到目前这个阶段的症状和反映,而不是美国政策变化的原因和动力。的判断同样适用于特朗普。以特朗普和班农为代表的“美国优先”论,是美国社会发展和矛盾积累在现阶段的一个缩影和反映,而不是导致社会变化和思维革新的根本原因。是结果,不是原因。正因如此,一个班农走了,还会有其他班农,更何况特朗普本人在意识形态和政策倾向上与班农是同道中人。班农也已经明确表示,回到他之前执掌的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后,他将通过强大的媒体资源宣传自己的右翼民族主义观点,继续他所向往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战争”。

白宫的明争暗斗制约和困扰决策

事实上,在过去的8个月里,特朗普政府政策缺乏协调性和一致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白宫的决策受到两派内斗的制约和困扰。一大派系是班农主导的“民族主义派”,强调美国利益至上,蔑视国际秩序和规则,不惜与其他国家进行经济战。但是他们不认为美国需要到处炫耀武力或者花费巨大的资源来维持现有的秩序以及美国在这种秩序下的领导地位。他们认为,虽然美国在西方世界的霸权赢得了对苏联的冷战,但现在中国在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中的战略博弈技巧已经在《闪闪发光》中得到发展,美国已经无法用二战后建立的秩序和规则与中国抗衡。因此,美国外交需要全面变革,另起炉灶。民族主义派不想为了全球领导权而去追求全球领导权,他们认为美国自己的私利是个更为实际也更重要的目标。

另一派是倾向美国外交传统的“全球主义派”,强调全球秩序和规则对维护美国国家利益的重要性,并认为美国的领导地位仍然是目前最现实的战略目标,无论其代价有多高。这一派在经济政策上以特朗普的国家经济顾问科恩和财政部长姆努钦为代表,主张自由贸易。在安全和外交政策上,以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国防部长马蒂斯和国务卿蒂尔森为代表,主张在必要时使用军事力量实施干涉主义外交政策。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也是全球主义者。全球主义派认为全球领导权是美国国家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片面追求一己私利反而会损害全盘国家利益。

这一民族主义与全球主义之间的对决是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外交最深刻的裂痕。本人在意识形态上更迷恋班农式的狂热民族主义。在去年总统大选之初和今年的就职典礼上,他发出了要对美国外交进行历史性变革的信号。从二战时期的罗斯福总统开始,美国外交一直强调美国需要领导一个“开放自由的国际秩序”,因为美国精英认为这样的国际秩序符合国家利益。这种秩序有三个核心机制和意识形态支柱:遍布全球的军事同盟体系,自由开放的国际贸易体系,基于美国例外论的推动美国人权和民主政治制度的冲动。

全球派的“防火墙”能阻止特朗普吗

特朗普认为,这种70年的国际秩序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因此,他怀疑美国军事同盟体系的价值。在欧洲,他批评北约已经过时;在亚洲,他怀疑日本、韩国和其他盟国没有足够的义务。在经济问题上,他蔑视基于自由贸易原则的多边贸易协定,要求重新谈判有利于美国的双边贸易协定。他对保护人权和促进海外民主毫无兴趣。他的教条不是建立在所谓“山上的城市”的美国例外论上,而是从多年的商业经验中总结出来的谈判和交易策略。

狭隘民族主义是这种反全球主义和反秩序特朗普主义的根源。但与此同时,特朗普任命了许多全球主义者作为他的重要内阁成员。这些全球主义者虽然没有公开批评他的出格言论,但实际上他们尽力阻止他最极端的言论变成政策。据说,全球派中的核心人物已经筑起一道“防火墙”,确保特朗普不把美国引向灾难。国防部长马蒂斯和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前国土安全部部长)两位德高望重的将军,在特朗普上任之初就决定,其中一人必须随时留在家中“看护”特朗普,以防他的政策失控。

所以,以特朗普的最终政策经常是民族主义和全球主义妥协的产物。的对华政策为例,特朗普一上台,班农就想推出与中国经济外交对抗的策略。他的中国观带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将中美竞争上升到文明的高度。他认为,一旦中国超越美国,就会获得重新设计世界秩序的特权。因此,在他看来,美国的政策有必要保持在中国的优势,对华强硬和对抗是保持美国优势的主要手段。但他遇到了全球派的强烈抵制,以库什纳为首的全球派主张与中国全面合作而不是对抗。班农在推行经济民族主义政策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比如,特朗普已经下令调查中国的知识产权。但是总体而言,目前为止,特朗普对华政策的全球主义思维要大于民族主义思维。

未来会怎样?虽然班农已经离开白宫,但他将继续用自己强大的媒体机器向特朗普施压,这种施压可能比白宫内斗更有效。更重要的是,以他为代表的狭隘民族主义已经成为美国外交的重要思潮。政府的外交政策将取决于民族主义者和全球主义者之间的较量结果,而小号手本人则倾向于民族主义。对中国知识产权的调查表明,班农在经济领域产生了实质性的影响。许多美国高级经济政策官员3354,包括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商务部长罗斯和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3354,都或多或少地认同班农的经济民族主义。

一旦全球主义者主导的对华政策未能实现特朗普想要的实际利益,民族主义者就会发起强烈反击,届时中美关系必然动荡。美国国内的外交政策辩论和思潮变化是中国需要密切关注的。

(作者是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09366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上午8:40
下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上午8:4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