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电工合同(乌鲁木齐一大学怪事老师组织替考会计专业考塔吊证)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耿来源:中国青年报(2021年12月22日06版)

大三学生张小北(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突然发现“世界上还有另一个我”:明明在乌市职业大学学的是会计,但在当地政府部门的信息系统里,他已经在两家建筑公司的工地上开了半年的塔吊了。

该校多名学生日前向《中国青年报》反映,自己被“雇佣”“从事”与专业无关的工作,如脚手架工、电工、塔吊司机等。公司为他们的员工缴纳了社保,尽管他们从来没有领到过,但每月还是给他们发了3354的工资。

这些学生担心失去应届毕业生身份,影响找工作或深造。当地社保部门在回应一名学生的咨询时表示,已经为职工缴纳社保,报考公务员,参加应届毕业生招聘会都受到了一定影响。

这还不是发生在这些学生身上最奇怪的事情。他们还举报学校老师组织他们集体考试,并以“无证不毕业”威胁卖给他们一张全国工商联的培训证。

“你敢爬塔吊吗”

第一次听说特种作业人员的操作证,张小北就上当受骗了。他所在的工商管理学院会计1751班有66名学生。2021年6月,班长将乌市40人拉进一个微信群,告知“7月份宋老师安排你去企业单位考试”,“考前会发复习资料,很简单!”

“宋老师”是班主任宋海兵,考试是特种作业人员操作资格考试。按照要求,同学们填写了报名表,并在“新疆工程建设云”小程序上进行实名注册。这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的一个小程序。

6月29日,宋海兵通知15名学生6月30日参加考试,另外25名学生7月1日参加考试。

当有同学质疑“为什么要考会计这个‘塔吊证’”时,宋海兵说,考试是“校企合作”。有的企业出钱让学生研究,拿到证书后,企业还要免费“借用”。一年后,还可以将证书挂靠到其他企业盈利。他说,“名额有限,所以把参加考试的同学都选上了”。

一位女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她被分到“普通架子工”的考试科目,这很可笑。她甚至不知道脚手架是什么。家长告诉她,“既然是学校老师安排的,那就必须合法合理”。

在为此搭建的“本市考试群”中,考试前一天,宋海兵告诉学生如何应对考试:“有老师问要不要通过中介报名?没有回答;我答应过你什么吗?没有回答;哪个公司?航天公司的;公司收了多少钱?我没收钱,公司让我考。除了考试,我什么都不知道。”

宋海兵还提醒学生“把参考答案放在手机文档里”。这是提前发的“复习资料”。

“去考场直接用手机搜答案。”宋海兵在微信群里提示。

从张小北准考证上列出的考生须知可以看出,考生不得携带任何电子设备进入考场,手机等设备必须由考务人员存放在考场外指定地点,带入考场的一律按舞弊处理。

6月30日下午,他和其他同学拿着手机进了考场。“考场上大约有100人用手机搜题”。据他回忆,门口的保安看到这些学生,还调侃他们“你们敢爬塔吊吗?”

多名参加考试的学生告诉记者,考场内大约有5名监考老师。而不是禁止候选人使用手机

“被就业”

从7月中旬开始,张小北觉得班长马静几乎成了劳务中介。她不时在班级群里,通过“新疆建设云”小程序上的人脸识别,让拿到证书的同学“录用”企业。比如8月5日,她让3名同学“聘请新疆景翔消防”,另外3名同学“聘请新疆富源宏景”。

据不完全统计,全班同学先后被“录用”到新疆广元鑫盛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新疆加藤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新疆万筑建设有限公司、新疆国泰君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企业,录用期限在1至3个月不等。

张小北记得,当班主任和班长让他们在小程序上接收企业的申请通知时,他们只需点击“同意”即可。

这些没有经验的学生并不知道“同意书”背后隐藏着劳动合同。

直到有同学发现自己交不了个人医保,发现自己交了员工社保,才发现自己已经是就业人口了。学生从“新疆建设云”小程序中找到了劳动合同的电子版。

据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了解,这些合同约定了聘用期限、工作岗位和地点,劳动报酬为一项,大部分月薪为5000元。但作为合同中的乙方雇佣,学生们表示从未获得过任何劳动报酬。

“打开合同看看吧。有工资,期限三个月,还有我的签名。”一个女生告诉记者,这不是自己签的。“我在云认证过程中签署了(电子签名),但我没有签署这份合同。我不知道这个合同。”

9月,十几名学生联名向学校举报了此事。据他们回忆,他们找不到宋海兵。工商管理学院党支部书记周晓红、副院长徐新怀、乌市中雪李闯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王乐妍来到教室与学生们座谈,并要求他们签订一份《自愿接受企业资助承诺书》。

在承诺书中,签约学生必须声明自愿接受本公司的资助,并获得资格证书。资助项目包括培训费、报名费、考试费、鉴定费,共计5800元。通过考试后,我的资格将免费移交给公司一年。

很多同学表示,没有得到相关的资助和所谓的培训。“用手机作弊搜题不需要训练。”张小北说。

“如果你不签字,他们要求我们支付5800元的费用。”一名学生告诉记者,在医院领导和企业的轮番施压下,已经审核通过的学生都签了名,按了手印。“当时是9月,但承诺书的日期让我们写的是7月1日。”

当几个同学向中雪李闯公司提出要注销关联企业时,王乐妍说,“对于那些不让我们用的同学,我们准备走法律程序起诉。”

同时,王乐妍说,如果15名学生想改变他们的附属单位,他们可以在今年一次获得100元手术费。一年后,“如果能找到公司证明挣钱,就找。如果你找不到,我可以帮你找。赚的钱都给你。”

此时,张小北和他的同学们意识到,他们只需“呼叫”一次就可以得到100元。

11月以来,一名自称负责“特工补贴”的人联系学生,通过微信给每人转了500元“补贴”,称之前有这笔费用,但“转给了老师,老师说100元分给了学生”。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乌市中学李闯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8月9日,执行董事为王乐妍,监事为宋海兵。

班主任组织替考

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考试结束后,张小北的“奇幻考试之旅”并没有结束。7月9日,他又收到了另一份考试通知。

他和11个同学被老师安排参加2005年的期末考试

12个人几乎都是从参加助学金或奖学金评选的学生中选出来的。马静向全班传达了宋海兵的意思,“开学后,将从这12人中进行选拔”。

7月10日,新疆理工学院北京路校区有4场考试。宋海兵和马静在为此成立的“周末应试工作组”里传递信息,指挥作战。这个小组有28个人。除了他们之外,还组织了另一个班替学生考试。

张小北说,大家都不想考,但班主任手握学生评奖和毕业的大权,不敢得罪。

马静通知参加考试的学生带上身份证,并告诉他们在进入考点之前,他们将获得两张准考证,一张给自己,另一张给考生。见面的时候把身份证和准考证放在桌子上。

“但是基本上没人带身份证。”张小北说。“我们不能带自己的身份证,也不能放自己的准考证。当我们被我们的真名抓住的时候,就结束了。他们让我们等人进来。”据他回忆,考点有人查过证件。“但有一段时间,门口的工作人员会撤走,我们会再进去。”

按照要求,这些学生先在操场的食堂集合。“食堂旁边的一个小黑屋里,很多人在进进出出。没有人开灯,只有他们的手机用来照明。”张北进去后报了名,有人给了他一张纸条——,上面有考生的名字和考号。

张小北并不是第一次溜进考场。他低下头,把准考证推给监考老师。他被吹倒了。3354准考证上有个女生。“当时挺尴尬的,就跑出去了。”他走到小黑屋,在进考场前换了一张纸条。

他从未经历过如此混乱的考试。考生进入考场后,不断被监考老师和巡讲老师发现其证人证不符或考试作弊而赶出考场。过了一会儿,他们又回到3354“没办法,外面的老师一直在塞笔记”。

张小北不记得那天有多少人参加了考试。“最早只有一个人考。后来直接被塞了两三张纸条。最多他考了四五个。”准考证上的考生基本都在一个考场,有的在两个考场。他换了一个,然后跑到下一个考场。

午休时,马静通知他们“未经宋先生允许,不准提前回家”,“下午不来,宋先生开学就严肃处理!”

下午去取准考证的地方换了一辆白色私家车。学生从监考的宽严来判断,“里面的监考老师一部分是他们的人,一部分不是他们的人。”

他们一共参加了四门考试中的三门,因为第四门考试非常严格。\”如果证人不符合,他们就会被释放。\”

从考点出来后,张小北立即搜索她的手机,看看参加考试是否违法。“刑法上说替考是违法的,但必须是刑法规定的那些。”张小北和他的同学们很高兴“这次考试不应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考试作弊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的解释,本次期末考试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一位法律专业人士告诉记者,相关责任人应该按照教育系统的行政规章制度和学校的规章制度进行处理。

随意卖证

宋海兵2020年成为会计1751班班主任。

今年4月,他告诉全班同学“学校规定工商所的学生必须有全国工商联的证书才能毕业”,而且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不用参加培训和考试,交钱就可以直接拿到证书。

根据《全国工商联人才交流服务中心职业技能培训项目清单(2019年3月)》,t

据工商学院学生自发的不完全统计,共有134人付费领证,其中高级证11人。

“在校学生拿不到高级证书。”全国工商联人才交流服务中心人才服务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种证书是学校发的,培训和考试都是学校组织的。费用因地、因校而异,所以由学校自己决定。“如果没有这个证书就能毕业,发证机关也管不了。由学校决定。”

她说中心肯定是要求培训的,“不交钱就能拿证”。而是学校安排什么样的训练。不经过培训直接拿证,应该是“以考代学”,学相关专业的是“天天学,天天练”。

学生向乌鲁木齐职业大学举报宋海兵和工商学院向学生出售证书。学校声称是宋海兵亲自做的。

学生不认可是因为涉及的学生来自不同的班级。

乌鲁木齐职业大学纪检监察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被举报后,宋海兵已被免职,工商所相关领导也已被处理,处理结果已上报自治区教育厅。学生担心应届毕业生身份会不会受到影响,负责人其他涉嫌违法违纪问题需要进一步了解。

宋海兵的说法是,“我换了单位”。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自己已经在9月份离职了。他认为学生反映的问题是“学生和学校之间的事情”。

宋海兵否认他与中雪李闯公司有关系,称他没有在该公司投资或工作。他说,这是一家培训机构,一直和学校很多学院有合作,和工商所党支部书记周晓红关系很好。

\”中学的老板叫王乐妍.\”宋海兵说,他是通过工商学院一个叫罗的老师认识的,“这个老师是的情人”。

“我怀疑他们的身份被盗用了,我从来没有和他们合伙过。”宋海兵说,因为这层关系,有时候王乐妍来了,可以帮自己一个忙,宣传一下,仅此而已。

宋海兵也表示,考特种作业证确实是企业赞助的模式。企业赞助这些学生拿证书,学生拿到证书后,毕业后也可以挂靠。“每年都有钱,我觉得这是好事。”就在班里宣传一下,看看有没有人愿意,这些同学就去了。“去了之后,不知道这些电话是什么。”

他强调自己“从未收过钱”。

宋海兵也否认说没有执照不能毕业。他说,学校之前有相关要求,学生必须取得专业相关的资格证书才能毕业,但这两年没有这个要求。“学生愿意报,不愿意报。”

关于组织学生参加考试,宋海兵说,当时只知道中学李闯公司介绍学生做兼职。“我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来收学生的。”

宋海兵还说,这些学生说改考,“那样会很麻烦”。“如果是代课,他们(学生)也是参与者,这涉嫌违法甚至犯罪。”他说他所知道的并不能代替测试,“说他想让他们复制一些东西”。

不过,他告诉记者,“好像是给别人写的。”

马静告诉记者,她也被老师用来告诉她的同学,她的所作所为不是有意的。

被举报学生向记者提供了宋海兵在班级群和测试群的各种聊天记录。对此,宋海兵表示,自己离校退团,很多事情“记不清了”。

“这肯定会对学生产生影响,而且已经产生了影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白律师

真正麻烦的是,这些大学生在求职过程中会面临背景调查。“允许别人挂证却不提供劳务,其实是诚信问题。”白说,“有些单位会因为挂证经历而在面试过程中排除应聘者,这属于应聘者的自主权。”

白表示,学生是在老师的领导和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认证的,真正有重大过失的是认证的组织者和参与认证的机构。“如果人力资源公司为相关企业提供持证人员,做劳务派遣,把学生做成业务人员,那肯定是伪造的合同。”

他说,减少不良影响的唯一办法是学生通过诉讼要求相关单位赔偿损失并停止使用该证书,并在以后可能面临问题时拿出一份判决书作为证据。

此外,白指出,工资并未支付给签订合同的学生。“这些员工的工资去哪里了?面对虚构人头的成本问题,如果是国企,就面临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

2021年12月22日第6版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1185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日 上午8:58
下一篇 2022年7月2日 上午9: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