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团兼职是真的吗(飞盘运动为何能“破圈”)

img src=\”https://p9.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tjoges91tu/T7Gytxh2QyIA0O?from=pc\” alt=\”飞盘运动为何能“破圈”?\”>

飞盘很受年轻人欢迎。南都记者吴泽佳

在剧本《杀戮与露营》走红后,飞盘作为一项新兴运动,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在社交平台上,名人咖啡屡屡“种草”。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飞盘已经成为他们眼中最时尚、最热门的运动。为什么飞盘会成为年轻人喜爱的运动?其行业发展现状和前景如何?

运动强度不高,自带社交属性。

5月14日,广州一轮强降雨过后,空气潮湿凉爽。下午4点,海珠区万盛围一个7人制足球场上,荔枝飞盘俱乐部的邓教练正在给学生们上飞盘入门课。面对20多个新手,他教怎么传接球,怎么认场地跑得分。两个小时的入门足以让玩家掌握7人制飞盘比赛的基本规则。简单易玩,是飞盘的标签。“飞盘普及后,会有大量新人参加俱乐部的每一次训练活动。”作为俱乐部主教练,邓教练介绍。这一天举行的飞盘训练,早在三天前就报名满了。

为什么现在飞盘这么火?社交属性可能是主要原因。如何传接球盘,需要队员制定战术,考验着运动员的默契。“如果你想让队友把盘子传给你,就大声提醒你。不要不好意思。队友完美接住你的传球,我们不得不为他鼓掌。”在训练中,邓教练不止一次强调,打好飞盘的关键是要敞开心扉。两个小时的练习结束时,所有人都举手击掌。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原本的陌生人渐渐熟悉起来,走向相识。

几乎所有参加飞盘的都是年轻人。据记者观察,因其运动强度低,强调“无身体接触”,所以颇受年轻女性欢迎。从事编导工作的90后女孩冬冬告诉记者,这是她第二次参加飞盘活动。“第一次参加,看到一个社交平台的推荐,就带着朋友去了,体验很好。这次我也主动报名了。”冬冬认为,在忙碌的工作之余,拥有两个飞盘,不仅可以健身减压,还可以扩大自己的交际圈。更何况花费更少,性价比更高。

飞盘在国外已经发展了几十年,在中国也有二三十年的历史。但最近两年开始真正被大众关注,逐渐成为“网络名人运动”。在微博#极限飞盘# Supertalk中,每天都有玩家分享自己的飞盘经验,话题累计阅读量接近400万。

飞盘生意好做吗?

家电销售火爆,会场人才都面临制约。

邓告诉南都记者,在飞盘商业化之前,他和好朋友杨老师就已经是资深飞盘爱好者,不仅在各自学校参加飞盘协会,毕业后还会在课余时间参加飞盘推广活动。2021年,他们意识到飞盘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们决定全力以赴。\”据其介绍,他们创办的飞盘俱乐部团队包括20多名兼职教练、5000多名成员和500多名现役队员。

邓告诉记者,目前俱乐部主要招收个人客户,偶尔也有企业的团建订单。他们几乎每天都会组织一到两次飞盘集训,以78元/人次的价格招募队员,每期规模控制在50人左右。

78元的票价包含场地和设备的使用,以及资深教练的指导、饮用水和专业摄影服务。“给球员拍照是我们的专长。参加这么新潮的活动,回去一定会弄出来的。”蔻驰邓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租用场地两个小时要1400元,再加上飞盘设备损耗、教练工资、办公室租金等费用。目前利润比较薄。”

作为一个职业俱乐部,管理者需要围绕飞盘做大量的工作,而不仅仅是在训练场上的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他们忙着找场地,和成员沟通,制定教案,培训教练,几乎每天从早到晚。但是他们仍然在每一次训练中都投入了巨大的热情。在他们看来,飞盘流行起来后,其低门槛和强社交属性确实吸引了一大批年轻的都市男女,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目前广州的专业飞盘俱乐部和选手并不多,有大量的潜力选手等着我们去发现。”

然而,对于一个飞盘俱乐部来说,仍然有许多困难需要面对。“从长远来看,场地是个问题。”杨老师向记者分析,“目前我们都是租用市区的球场进行训练。今天去一个地方,明天又去,怕合适的球场越来越少。”教练的稀缺也是制约俱乐部发展的问题之一。杨老师表示,目前业内有经验的教练并不多,也在努力从球迷中寻找更多有教学能力的人才。

徐迎丰是杭州飞盘文化和永坤飞盘的创始合伙人。他的公司销售与飞盘相关的运动器材。他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认为,疫情爆发后,市民生活半径受到一定影响,强调飞盘这种户外运动已经成为人们休闲娱乐的新选择。

作为国内最早推广飞盘落地的团队之一,他们一直在把飞盘作为一项职业运动来推广,但效果缓慢。飞盘成为网络名人运动后,他们迅速调整思路,把飞盘推给关注潮流和消费的人。“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们飞盘产品的销量保持了几乎150%的年增长率,跨行业的合作越来越多。飞盘已经成为潮流运动的象征。”

杜南记者了解到,目前飞盘价格在50-150元,一个优质的飞盘可以使用一年以上。除了基本的飞盘,设备制造商还开发了手套、鞋子和服装等专业设备进行销售。

会不会昙花一现?

从业者希望向职业体育方向发展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近两年飞盘在中国兴起,与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缓解精神压力的需要密切相关。

在张毅看来,目前飞盘虽然火热,但产业价值太小,距离发展成为一项产业性、全民性的运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未来,飞盘可能仍然作为一个小众爱好存在。“首先是实现竞争和职业化。其次,要提高其观赏性和竞争力,依靠‘时尚’和‘网络名人’作为标签无法持续吸引用户参与。第三,从飞盘的供给端来说,它需要的设备并不是很复杂,所以没有太多的配套企业,也不具备形成产业的能力。”

很多从业者认为,飞盘作为一项运动,经过50多年的发展,至少在职业体育领域已经有了成熟的体系。“在它流行之前,中国的活跃用户数基本上每年增长15%到18%。”从业者徐迎丰告诉记者。但是,经过十几年飞盘行业的耕耘,徐迎丰也知道,“网络名人”这个标签并不能把飞盘带得更远。为避免其“昙花一现”,许多爱好者仍在为飞盘的发展而努力。徐迎丰计划未来落地更多专业的飞盘赛事,打造赛事IP和明星运动员,尽可能留住飞盘选手。

南都记者魏捷胜实习生采写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6425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5日 上午8:56
下一篇 2022年7月25日 上午9: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