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团兼职有被骗的吗(王伟功穿越南彊战火硝烟的记忆)

编辑:黎明邮报(fxsw2021)

来源:由王维工提供

王伟功:穿越南彊战火硝烟的记忆

我随61师参加老山围战已经30多年了,我也快六十岁了。但是,穿越南疆战火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将门虎子 身先士卒

1985年底,61师到老山前线打了一轮仗。师政委张海刚,36岁毕业于国防大学,英姿勃发。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老将军张震的儿子,红色一代,但海阳从未提及他的父亲。海洋比我早两年参军。当过步兵和电报兵,当过七年61师政委。全师都叫他“政委海阳”,可见他平易近人。

我师在八里河东山以北盘龙河以东15号界碑接收84个防御阵地后,海阳突破屏障,经常身着简易服装奔赴前线阵地,掩护我师165个哨所。他常说“我们的政治干部不是项目主管,而是战斗人员!这是我军的光荣传统。”

从师司令部平寨到前方,有一条必经的“三转”路。坡陡坡陡,暴露在越军的直瞄火炮射程之内。海上的阵地大多选择在天黑或者雾天经过这里。但有一次,他和几个政府官员刚走到第三个拐弯处,越军突然猛烈炮击。杨比较敏感,大喊三三三六,趴下!所有人都撞在地上,但他从容不迫,确保所有人都安全后,才钻进工事。

老山是亚热带丛林地区,带给我们适应在大漠戈壁作战的西北战士,湿热之苦。有一次,我汇报说181团1营的战士有齿轮不好、牛皮癣、脱发等症状。海一听,当即表示要带军医到最前线,查明病因,解决问题。我阻止他说:“攻击位置是-22,地势太低,离越军阵地太近,不要去!”大家也都制止了。

没想到几天后,海阳看到我,激动地说我已经去过:”-22号阵地了!幸好您及时发现并反映了问题,我们正在努力解决。我们不能让战士们冒着打仗的危险,忍受皮肤病的折磨。“从那以后,我们师把多种皮肤科药物投入一线,用当地的方法修建淋浴设施,有效降低了发病率。同时,我们还组织制作了雄黄药袋,发放到前线预防鼠疫,大大改善了前线的条件。

海阳到-22号位的时候我很惊讶。他走近,小声:“我写了点东西”。“前线写“事”指的是“遗书”。很多干部战士得知师政委也留下遗书,义无反顾地深入一线,十分震惊。

杨不容易动感情。战争期间,他的冷静、乐观、善良成为全师稳定军心的无形力量。但战后,他不止一次发脾气。这场战争在昆明的一次告别会上结束,当时海阳发表了讲话。刚开始,他突然情绪失控,拿着话筒放声大哭。海阳事后说:“面对凯旋,我想起那些曾经走到一起,却无法一起回去的战友;我不忍心想起这一年半极其艰苦的战斗岁月!

多年后,海阳已被授予中将军衔,任成都军区政委。我们师一些参加过老山回合战争的老兵,约好去成都看望他。坐下来谈完“10.19”袭击事件,海阳一个个叫出牺牲战士的名字,然后泪流满面,低头抽泣。看望他的老兵,他们战死沙场,而他们都相拥而泣。

王伟功:穿越南彊战火硝烟的记忆

在前线(从前到左),组织科长牛向奇、师政委张海洋、宣传科科长纪大海、师副政委罗、保障科长谢新军。

我师所在的八里河东山地区,大部分阵地都是指挥型的。但有些负阵地地势低洼,越军几乎夜夜骚扰。一天晚上9点,越军进攻42号阵地,枪炮声异常激烈。1979年对越作战的182团9连连长黄朝耀是阵地长。他守着“猫耳朵洞”里的电话和对讲机,冷静地指挥多个哨所进行反击。他对我说,“今晚越军有点吵,可能会有很多人上来。王警官,你去前面打几发照明弹,照亮战士们!”我答应着,在工事里鞠了一躬,朝几个方向发射了照明弹。夜空中,照明弹明亮地闪烁着,我和战士们清楚地看到,一队队头戴钢盔的越军在向我们的阵地爬行。各个哨所的士兵瞬间拉响了冲锋枪和机枪,我抓起身边的手榴弹,向刚刚看到的敌人猛掷过去,气呼呼地甩出一箱。危急时刻,阵地长黄朝耀再次引爆两枚定向地雷,向阵地前方的大树投掷手榴弹,实施空中爆炸,消灭树后之敌。其他士兵打开一堆母雷的盖子,接上电源,把它们打出去。这种雷,散成扇形,吹倒一片。半个多小时后,枪声渐渐稀疏。这是我在前线打的最激烈的一场战斗。

老车轮战之前,61已经26年没打仗了。尽快适应艰苦的环境,成为环境改造的最大课题。在前线,在低矮的“猫耳朵洞”里,被褥和军装湿得可以拧出水来,但饮用水却常常没有。为此,182团三营在山顶建了一个蓄水池,从山下抽出清水,然后装在水桶里运回前线。我曾在池边看到一个口渴的士兵。他摘下头盔,推开浮在水面上的死老鼠,舀起水,一口气喝了下去!清水那么珍贵,想都别想洗。我在地上穿了一双高腰雨靴。连续28天没洗脚,早就没了难受的感觉。

22号位,我们师一班12人。班长是陕西的。他给我倒了半杯冷水。和我同行的团里参谋:说:“团里要求来这个位置的干部,他们的水不能喝,因为中间有一条‘百米生死线’。送水太难了,已经有战士牺牲了。”我心里一震,拿起浑浊的水,喝了一口,闻到了泥土的味道。班长解释说:“这是收到的雨水。放点明矾消毒。可以喝,也不违反团里的规定。”

水是如此珍贵,然而,崂山经常被洪水淹没。1986年7月,战区遭遇百年一遇暴雨山洪,冲毁大量“猫耳朵洞”和工事;地上的食物,甚至武器弹药和装备都被洪水冲走了;在前线,战士们只能穿着雨衣,日夜被大雨淋湿,蹲伏在战斗岗位上。即使是181团之前所指的永北隧道,水也淹到了齐腰深。副团长郑跃龙只穿着短裤坐在水里。床和凳子都泡在水下。乍一看,他还以为自己坐在浴池里呢!在隧道顶部的铁丝网上,老鼠被整齐地盖上了遮蔽物。一个调皮的士兵用长矛敲了敲电线,老鼠“噼里啪啦”掉进了水里,在尖叫,身边吱吱乱叫,扑向人们。一时间,隧道里大呼小叫,笑声此起彼伏.真是煞费苦心啊!

前线老鼠泛滥成灾,它们在地面上疯狂繁衍;它们胆子很大,经常爬到熟睡的士兵身上、脸上,甚至咬他们。它们大到成群迁徙时,甚至会引爆地雷。有些老鼠在洪水中被淹死,洪水退去后被困在工事的缝隙里,使得地道和“猫耳朵洞”臭气熏天。有些士兵睡觉前,会在山洞里点燃一根长长的导火索,用烟雾掩盖老鼠的气味,然后把湿毛巾盖在脸上睡觉。有时候晚上和7连通话,听筒里总有点闷闷的声音。当.的时候

按说,战区有很多老鼠的天敌——蛇和蟒蛇。但是老鼠繁殖太快,蛇和蟒蛇根本吃不下。他们蜷缩在“猫耳朵洞”里,慵懒地睡不着觉,成了士兵的宠物。

王伟功:穿越南彊战火硝烟的记忆

恶劣战争环境下的师、团、连三级指挥员。赵文龙(左三)、郑跃龙(左二)、李清均(左一)、王海江(右一)

艰苦卓绝 淬砺军魂

部队上前线,共青团甘肃省委主动联系兰州军区机关,希望通过开展军地贡献活动,相互鼓励,相互激励。他们的口号是:前方士兵杀敌立功,后方青年创业立功。共青团甘肃省委书记海飞同志全力推动此次活动。接到他们的提议,我立即向师政委张海洋做了汇报。政委杨非常激动地说,“3360”这个举措太好了。来自甘肃省的干部战士比例很大。来自驻地和家乡省份的鼓励和鞭策,对干部战士来说是最亲切最鼓舞人心的。我们一定要把这个活动搞得有声有色!\”

在海阳政委的主持下,61师和兰州大学的“双立功活动”轰轰烈烈地展开了。我成了这次活动的专职联络员,多次往返于前方和后方,联系建立互帮互助的班级和团队,投递信件和纪念品,陪同甘肃省团委慰问组到前方,带领前线英模到兰州大学讲学等等。在前线战士和后方青年之间,架起了一座相互激励的精神桥梁。为此我得到了:的好口碑“双立功,双立功,前线有个王维工!”真的很有名。

当时共青团甘肃省委广泛开展了这一活动,全省有500多万青少年参与了这一活动。甘肃省有483个基层组织,与前线47军和我师部队建立了“共建联络网”,相互发送信件和邮件40多万封。

现在离不开网络和微信的人,很难理解那些信的重大意义!当年,每天面临流血牺牲的前线战士得知后,都很担心后方家中的长辈,尤其是收到兰州大学学生的来信。很多一辈子没有和大学在一起的军人,得到了无比的敬佩、爱护和鼓励,激发出无穷的战斗力!这种激情是我们民族生生不息的动力!

同样,我们的战士在前线浴血奋战,对后方的青年影响很大。比如某大学数理系学生于光启,心胸不开阔,对人偏执,甚至几次有自杀的念头。在“双立功”活动中,我师182团3连副教导员孙写信与他结为朋友。几经函询,于光启豁然开朗。他忏悔,3360一线战士在艰难、生死面前,活得那么从容、淡定、乐观;衣食无忧,在兰州大学的校园里过着平静的生活。自杀真的很不合理!

我带领182团战士周庆绪在兰州大学演讲。他文化不高,讲话越不做作,学生哭得越大声,因为他的话朴实而真实!从那以后,很多同学,尤其是女生,疯狂的给前线写信。我的“双立功”活动联系人,每次去阵地,战士们都特别欢迎我,拿着我背上的大口袋,装满了信!有家里的信,有后方的慰问信,甚至还有海外华人的来信。其中,兰州大学女生写的求爱信甚至没有具体的对象,只是一线英雄。可见,崂山对一代大学生有着深远影响

老山战役纪实全集《热血》(推荐收藏)

王维工和他的崂山情结

老山英雄营长迪郭萍

王维工:神奇的无名三号洞

王伟功:穿越南彊战火硝烟的记忆

抗洪期间,刘老师视察181团阵地。师长刘登云(左二)、连长王海江(右二)、连长李清均(右一)。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6430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5日 上午8:59
下一篇 2022年7月26日 上午8: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