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夜间兼职(我兼职的那几年(一)河工大的永和豆浆店)

(全文3500字,阅读需要6分钟)

痛苦的高考结束后,全新的大学生活是如此值得期待。高考前,老师和家长给我最多的鼓励是:你上了大学就轻松自由了。

2012年8月中旬,父亲开车带着我从洛阳来到郑州西三环的河南工业大学,在这里我将开始人生新的篇章。

学校有三个校区。我的莲花街校区离著名的“211”郑达大学只有两个街区。西三环靠近高速路路口,属于郑州市区外围。学校附近的房价大概5000一平。

向父母要了生活费后,我迫不及待的开始了半独立的大学生活。估计是他们嫌麻烦,直接给了我一个学期的生活费。这是我第一次有这么多钱可以支配。自然是想自得其乐,找点刺激满足自己被囚禁多年的欲望。

无独有偶,在郑州的高校里,流传着一句话:在郑达大学读书,在理工大学吃饭。这个理工大学就是河南工业大学。

我兼职的那几年(一)河工大的永和豆浆店

河南工业大学

学校的食物真的很独特,不只是食堂的好吃:米饭做的快餐,鸡排饭,卤肉饭,梅子菜卤肉饭;面食部有烩面、炒面、刀削面、油面、饺子。每个窗口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让人吃一次就停不下来。

校外的大排档更是五花八门:早上各种粥、包子、鸡蛋饼、手抓饼;中午面条、盒饭、炒菜、炒面;晚上馄饨、小笼包、麻辣烫;还有炸鸡,猪头肉,各种水果。对了,我最喜欢的是串串香。

我兼职的那几年(一)河工大的永和豆浆店

一馆特色卤肉饭

对于贪婪的人来说,这样的生活就是天堂。每天除了学习,剩下的时间几乎都用来和这些美食打交道。我压抑已久的天性是可以释放的,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止住的。别人花钱买买,而我花钱吃。再加上新学期开学军训,每天体能消耗极高,更需要补充身体。

于是过了两个月,有一天我去银行取钱,看到账户里的余额,瞬间醒悟!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啃掉了一个学期90%的生活费。再这样下去,没有父母的支持,我很可能撑不过这学期。

这种事情我肯定不能告诉我爸妈,不然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一路杀过来,把我打在车上。打骂“窝囊废!”

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首先,我需要开源节流:我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压抑着对美食的渴望,采取了更极端的做法:每天早上一杯豆浆,外加两个包子两块;我午饭只吃泡面,而且还是袋装的,5块;晚上一杯粥2块钱。就这样,我把每天的生活费压到了10块钱以内。以每天不饿死为标准过日子。

一个多月下来,市面上的方便面我都吃过:康师傅,统一,白象,甚至老北京。口味不断变化:红烧牛肉、麻辣牛肉、酸菜牛肉、鸡肉炖蘑菇、海鲜、番茄。

好消息是,我个人月消费创下了历史新低:不到400元。代价是:我完成了童年的梦想:吃泡面吃到吐,闻到泡面就想吐。

之前的每一天,都是吃喝玩乐的快乐日子,突然就变成了吃糠咽菜的苦行僧生活。这差距太大了!更何况,当你想到那么多诱人的美食,你不可能仅仅因为钱而与它们结缘。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残酷的事吗?

我受不了了!决定换个方式!只是钱而已!

我们宿舍8个人,有几个舍友是农村的。他们既勤劳又懂事。他们在学期正式开始前就已经在外面找到了兼职,坚持“勤工俭学”,减轻家里的负担。有人在食堂帮忙打饭,有人在校外餐厅打工,有人发传单,宿舍老板甚至找了份家教的工作。看着他们这么热情的做,我自己对比了一下。嗯,我要好好学习别人!

我问过舍友,对比了那些兼职:

1.学校食堂兼职:每天中午晚上帮忙1小时,照顾一顿饭,没钱;

2.校外餐饮店兼职:每天工作4小时以上,每小时8元,不考虑吃饭,距离比较远;

3.散发传单的兼职:周六周末才全职,一天60元,睡在风里;

4.家教工作:可遇不可求。

所以,每份工作都有它的优点和缺点。在我纠结的时候,有一天下课,突然发现自己在我们教学楼和宿舍区之间的一大片空地上,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原味永和豆浆店。

曾经是一栋三层小楼,占地500平米左右,属于学校内部资产。因为地方不小,没有合适的人接手,所以一直搁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承包出去了。

我兼职的那几年(一)河工大的永和豆浆店

暂时找到了,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豆浆店的外观以红色为主,配以透明玻璃,从远处看很喜庆,但这些自然没什么稀奇。真正吸引我的是店外大屏幕上的告示:兼职招聘,工资面议!

黑暗中的另一个村庄!这是我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从位置上来说超级合适。而且这家店从外观上看算是学校里的高档餐厅。估计给的待遇不会太差,仿佛是为我而生!于是我连宿舍都没回,就背着书包走进了店里。

一进门就看到明亮的大厅,整齐的桌椅,干净的地板。由于吃惯了食堂和路边摊,给了我一种“宏大”的感觉。

我正看着周围,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套装的女孩走到我面前,笑着说:“你好!”

女孩个头1.65米左右,身材略瘦,嘴巴微张。总体来说,她感觉挺括利落,只是肤色略差。

“你好。\”很少和女生交流,有点紧张。\”我看到了招聘广告,我是来应聘的.\”

“哦,好的,请稍等。”女孩看了看清楚,然后对着门左边的吧台喊道:“周总,有人面试。”

“好的!”酒吧里立刻有了回应,然后一个穿着同样制服的中年妇女站起来,踱步到我们面前,冲我笑着问:“你们是去面试吗?”

我瞥了她一眼:她大概35岁左右,比刚才那个女孩略低,微胖,皮肤保养的很好,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白的人。她的声音清脆,普通话很标准,让人感觉很舒服。

当她问我的时候,我连忙点头回答:“是的。”

女人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我背着的书包,示意“请”到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聊。”然后他就把我接过来了。

我放下书包,和她面对面坐着。她看着我问:“你多大了?”

\”18!\”

“刚上大一?”

“嗯!”

女人有点好奇:“你为什么要做兼职?”

因为我饿死了!我当然不敢这么说,就半真半假的说:“我爸妈工作很辛苦,我想减轻家里的负担。对了,我也想攒点钱,好回家给他们买好吃的。”这样可以大大增加对方的好感,尤其是对女性。

果然,听了我的话,女人的态度温和了许多:“难得你这么小就这么懂事。”略微停顿后,他继续说道,“我们招大学生兼职。一般都是送餐员,负责上菜和一些杂活。工作时间是每天中午11点到2点,每天下午5点半到8点半。他们按时计费,每小时8元。你可以根据你的每门课程安排周一到周日的轮班。”

如果你一天工作六个小时,那就是48元。所以,如果算下来一个月1500元,一学期不是6000元还是7000元?是个好工作!

我当时迷迷糊糊的。女人说:“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啊。\”我脸一热,赶紧打断我的思路,问道:“我们这里的饭菜负责吗?”这是我最担心的。

女人愣了一下,抿了一口嘴,似笑非笑地“管!”

呃。有点尴尬,好像吃不起似的。啊?我是不是已经吃不下了?

我略显尴尬,女子好心帮我解围:“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再也没有了。”我赶紧摇头。

“那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工作吗?”女人又问。

“嗯,我愿意。”我简单的说。

听到我的回复,女人很开心:“嗯,你明天早上有空吗?”

我想了想我的课表:“是的。”

“嗯,那你明天早上直接来,然后会安排你就业。”

“好!”我站起来准备离开,女人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呃。这有点滑稽。我们聊了很久,最后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我诚实地回答:“高燕。”

女人点点头说:“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周杰伦和周姐姐。去吧,明天过来。”

我也点了点头,礼貌的回答道:“周姐姐,我走了。明天见。”然后我就背起书包离开了豆浆店。

一回到宿舍,睡我上铺的宿舍长就说:“老八(我是宿舍最小的),听说你在找兼职。刚好我现在工作的窗口有个学长辞职了。你要来吗?”

“啊?但是我已经找到工作了。”

“你找到了吗?在哪里?”宿舍好奇的问。

“在永和豆浆店,离我们教学楼很近的那家。”

“你真的在那里找到工作了?”是睡在我上铺的王旭打断了我的话,“在那里吃饭看起来不便宜啊!”

嗯,就餐厅来说,除了几个大食堂,像永和豆浆店这样的三层独立建筑真的是我们学校最好的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没吃过,今天第一次进那家店。再说我要去上班,吃的贵不贵对我来说无所谓。”我说的是事实。

宿舍的几个舍友都被我找新工作的消息吸引了。他们随意打听,最后得出结论,这是一份挣钱多,离宿舍也不远的好工作。

晚上寝室熄灯的时候,我静静地躺在床上,盯着王旭床上的木板,一边计算着自己的兼职工资,一边脑子里不停地想着周杰的话:“明天再来吧,安排好你的就业!”

入门?入门!

多么神圣的词汇!

(未完待续。)

备注:豆浆店图片非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6616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6日 上午8:43
下一篇 2022年7月26日 上午8:4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