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水帖兼职(我为何要离开量化私募)

strong>作者:郭嘉公元

焦虑的时代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银行业会议。会上,各行领导踊跃解读三会政策,对经济和行业前景做出自己的分析和判断,并畅谈银行传统业务转型。

比如富滇银行利用其所在的云贵旅游资源,着力打造旅游型银行;多年来,江苏银行坚持每周六举办创新研讨会,模仿《关键时刻》卡尔森的做法,赋予基层员工更高的主动性,推动制度的创新和变革.

当然,当然大部分银行都在追热点,比如金融科技,供应链金融等等。银行真的能做这么多吗?

在周期转换的时刻,从资金短缺到资产短缺,本质上是行业过于追求与经济周期不匹配的高收益率,却未能对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进行正确定价,最终导致流动性危机。

在“路径依赖”下,人们无法抑制自己扩张资产负债表的冲动(廊坊银行资产从400亿两年达到2000亿)、对高收益率的追求以及对2015年股灾前牛市的怀念.

不切实际的想法和因达不到期望而产生的焦虑弥漫在所有行业和所有年龄段的人群中。

活着意味一切

那么,私募行业(尤其是笔者所在的量化私募行业)如何独立?

现在回过头来看,可能2013年及之前是量化对冲基金的黄金发展期。

2014年12月遭遇大票反转危机(金融权重股的增持带动了沪深300,而做空沪深300的策略在此期间遭遇大撤退);

2015年牛市,量化中性策略跑不过多头策略,下半年股指期货受限;

2016年深度折价带来的高额对冲成本,让量化中性策略几乎无利可图。16年底,股指期货即将解禁,量化中性策略看到了复苏的希望。但随着股指的发布,4月份新一波核心因素撤退,希望再次被浇灭;

整体来看,2017年市场风格从做小票切换到围绕利润和利润增长定价。AQR(全球第二大对冲基金)的价值和动量效应相结合能长期跑赢市场的结论在中国会实现吗?(参考值和动量无处不在,动量在日本:证明了这个规律的例外)

摘自一篇评论:“在股票博弈和机构博弈主导的市场中,无论市场风格如何变化,都是永远不变的。必须是围绕企业利润、利润增长率、可持续性的研究。目前我们看到的风格扩散,无论是周期性行业还是次新股等。是基于盈利或未来盈利预测超预期的估值修复和提升。”

每次看以前的一年,都觉得很幸福。现在我很佩服你在入坑里做量化朋友的勇气。要不要考虑下量化基本面?

作为对这种“危言耸听”论调的补充,我自问并回答以下问题:

1、什么样的量化类私募能生存下去?

目前规模没有缩减的量化私募很少,能维持一定规模的大多采取不收管理费的条件;相比之下,多策略比单一策略更有利于生存。

2017年可以通过任何手段取得5-10%收益的投资仍能保持一定规模;对资金的把握能力决定了我们能不能活下来,私募的目标就是活下来。

袁和在国内的身家也比较一般,但打不过一线私募之类的那些白马,但其他人都能活下来,收1% 2% 20%(1%是认购费,2%是管理费,20%是业绩提成)。

还有两个极其严重的现象。首先,合伙人级别的人物离开。今年已经有几家知名私募出问题了。比如阿拉巴马已经分手;二是现金流紧张,难以募集到50亿元以上的私募,部分正在转让股权以获得现金支持。

2、策略角度看是坚守还是主动求变?

一种比较悲剧:2014年12月回撤后,市场积极

但2016年4月回撤后,考虑到国家队对市场的干预,大小因素回撤后,主观上转向风格择时,比如根据国家队的一些持仓信号选择做大或做小。

国家队在宝石昆仑万伟和苏胶分公司任职,这带来了一到两个月的收入机会。16年,无论如何,如果选择抵消,它最终都会亏损。17年的惨痛经历,回归本源,坚持做收据,结果又是半年.

还是想举个打德州的例子,手(2,3),对手(A,5),翻拍脸(A,4,5)。你已经成功了,但是对手有顶两对。面对你的对手,你会全押吗?

目前胜率领先。如果能长期重复,一定很赚钱,但是又转了一张A,所以“抽死”(这个词的意思是:不管发什么牌,都已经被对手打败了)。你能说遇到领先但对手全押的情况就不跟注吗?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risk premium把“风险”这个词放在第一位的原因。——不冒险怎么会有长期回报?

3、中国股票市场是否还有alpha?

如果大小之和反过来是伪alpha,那么真实alpha应该是可用的,但是容量有限;

此外,还有更小的幸存者在纯收据上找到了阿尔法;找到真正的阿尔法,可能与你的背景、资历、情商零相关;CTA走势,中长线应该属于beta(均线,波动),日内短线有些alpha

如果不能量化宏观对冲,有宏观能力的多策略投资是很厉害的,他们赚的是量化人的钱。(待定,因为中国市场的定价仍然是政府和政策主导,徐翔无法长期主导市场)

4、这一轮回撤的原因是什么?

量化投资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策略没有逻辑支撑,大部分因子策略在模型测试数小于1000的情况下是不合逻辑的。

其次,策略组合不合逻辑;模型基于过去10年左右的回测,而过去10年和未来10年属于不同的周期(不同的参与者、交易目的、动机、手段和工具)。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政策引导,打压各种概念炒作,一级和二级之间的套利等等;环境变了,策略自然失效;

5、目前市场规模有多大?

私募实缴规模1.6万亿,大部分是做多股票,量化证券占比应该在2000-3000亿左右。

6、什么是最重要的?

我想是两个。第一是生活,第二是收获。

德州人都知道,最重要的是仓位管理。活着意味着一切。

除非收入特别高的,比如个体户,一年5w能达到两亿,没什么好说的;做阳光,做资产管理,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那些现在风光无限,狂妄自大的人,有没有考虑过风水轮流转的那一天?第二重要的是做收入,这是私募与用人单位建立长期稳定关系的充分和非必要条件;

FOF只是看起来很美

量化对冲基金的快速崛起加速了2015年私募FOF的发展。但2016年熔断、股指期货限售、深折价等恶劣的外部条件,严重压缩了量化私募基金的发展空间。

2016年底流动性风险,2017年风格转变,私募难,FOF自然难。当年的几个知名fof也轮番倒下,幸存者奄奄一息。

我同意齐河沈老板的观点。FOF看起来美丽而强大,但它更稳定而不是有利可图。私募/FOF的本质,和金融的本质一模一样,就是对资源的把握能力:

(1)对大类资产的把握能力

拓宽可配置资产的范围,明确各类资产的特点;至少事后知道策略为什么赚钱或者不赚钱,基本逻辑是什么。

(2)对资金方的把握能力

雇主是衣食父母。如何定位雇主(高净值客户,机构客户),他们的需求是什么,如何服务好他们的需求,确定战略合作关系。

如果你在与机构打交道时提高了自己的资历,那就帮助他们解读政策

先小人后君子,是否涉嫌欺诈,是否说一套做一套,是否给出了最佳策略;是否专注投资,是否天天刷王者荣耀,是否天天开发布会赚名气不管策略研发;策略是否成熟稳定,是否在用你的钱检验;你能否确立价值观的同一性,你是否有个人情感链接.

简而言之,FOF是一个项目,每个环节都有提炼阿尔法的可能;资产配置决定90%的收入。

和管理层的关系决定了你能不能活下去;很多人天真地以为做FOF就是选择投资和爱护基金。我只想说,最不重要的是选择投资和关心。选择很好玩…不选负就完美了。

(3)对投顾的把握能力

离开,这是个艰难的决定

之前在知乎一个量化大神那里有个经典回答。他提到他已经面试了三个候选人。弱者太弱,强者太强,对招聘能力最好持中庸态度。为什么?

你只有想致富才能得到股份,而这个行业的每个人都是来致富的,所以理论层面和行为层面的本质矛盾决定了不可能形成大规模的协作。

与老板的战略研发有本质的利益不一致;从长远来看。一个私募不允许多个合伙人稀释股份,策略核心人员必须拿大头(当然也有例外)。

(1)私募发展挑战重重

上网躺着赚钱,是每个量化研究者的终极梦想。

但陈奕迅告诉我们,“感情需要有人来接手,这接近于一种期望交换,期望带来失望的恶性循环。”3354当期望过高时,人们总会受到当头棒喝。

无论你制定什么策略,总有失败的一天,那么为什么不在之前的那一刻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呢?

戴总提到他研究过邱国禄的《投资中最简单的事》,做了详细的笔记在公司内部集体讨论,这对于一个量化团队来说并不容易。

看,从中长期来看,任何行业的竞争还是综合能力和团队作战能力。华为为什么这么牛?不是华为手机卖了多少。任郑飞的判断是准确的,但是如何团结18万人,为一个目标而努力。

和babyquant一样,在主营资产管理业务之外兼职住在知乎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我觉得我加入这个行业的大部分时候,我的动机并不单纯是对编程的热爱,对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方法的迷恋,而是看到了一种通过自我努力独自生活的方式。

(2)做时间的朋友,做好个人能力的配置,寻求长期活下去的路

整个资管市场70万亿(不重复),银行30万亿,券商资管近20万亿,信托20万亿,公募(公募和非公募)15万亿,私募10万亿(大部分是私募)。

2000亿私募占管理的70万亿总资产的0.29%。世界很大,可以多出去看看,了解一下其他行业是怎么生活的。

作为结束语,还是那句话:但愿我能活着。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6698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6日 上午8:46
下一篇 2022年7月26日 上午8:4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