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丰招聘兼职(中国核动力事业垦荒牛的澎湃人生)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毕生科技报国的彭士禄院士,是革命家彭湃的儿子,是我国科技界深居简出的“扫地僧”

中国核动力事业“垦荒牛”的“澎湃人生”

中国核动力事业“垦荒牛”的“澎湃人生”

彭士禄在家中接受采访(资料照片)。新华社

中国核动力事业“垦荒牛”的“澎湃人生”

彭院士在女儿彭洁生日时与她合影。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中国核动力事业“垦荒牛”的“澎湃人生”

彭士禄(前右二)在科研一线(资料照片)。新华社

他的名字很少为外界所知,但他的职业生涯改变了世界格局。

他是中国核潜艇的首任总设计师,是中国核电界当之无愧的“垦荒牛”。在他长期秘密工作的四川基地,很多老同志都是他的“科技铁粉”和“师弟师妹粉丝”。一生不居功,不求名,不求利,把一生的智慧都奉献给科技报国。

11月18日,在北京的一家医院里,一个装满祝福的蛋糕,在女儿彭洁的陪伴下,彭士禄愉快地度过了她95岁的生日。白发白须的老人抱着一只小熊维尼,笑得像个孩子。

他的名字很少为外界所知,但他的职业生涯改变了世界格局。

他是中国核潜艇的首任总设计师,是中国核电界当之无愧的“垦荒牛”。在他长期秘密工作的四川基地,很多老同志都是他的“科技铁粉”和“师弟师妹粉丝”。

他是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之一。11月8日,第十三届光华工程科技奖揭晓仪式在北京举行。获得中国工程领域最高奖——3354“光华工程科技成就奖”,成为继朱光亚、钱、许、钟南山、潘、石昌绪、张光斗等院士之后,第八位获此殊荣的科学家。

他是革命家彭湃的儿子,中国科技界最深居简出的“扫地僧”。他一生致力于通过科学技术为国家服务。他挥起拳头,时刻牵挂着中国的核电事业,为之奉献一切。

掌握人类智慧最强的火焰

让时间回到1958年。

核潜艇是世界大国最有效的战略核打击手段之一。只有拥有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国家,才称得上是真正具备核反击能力的国家。当时核潜艇已经诞生,美国、苏联等相继拥有核潜艇。

在中国遭受新的核威胁和讹诈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决定发展中国的原子能工业。原子弹、氢弹、核潜艇“两弹一艇”成为最紧迫的安全屏障。

“核潜艇要一万年才能造出来!”毛泽东的这句名言至今还镌刻在中国核电设计研究院的展示墙上。

1958年,中国核潜艇工程启动,彭士禄受命主持核电站的论证、设计、试验和运行全过程。这个项目和原子弹的开发一样,被列为最高国家机密。

中国曾希望苏联对核潜艇的研制给予技术援助,但苏联拒绝了。1959年9月,赫鲁晓夫来华出席新中国成立10周年庆典。当毛泽东会见他时,他再次提出了核潜艇援助的问题,但他被拒绝了。

核潜艇的研制涉及23个省市,2000多家单位,4万多台设备。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影响全局。当时,彭士禄受到“左”倾路线的干扰,顶着巨大的压力,立即通过聂向周总理报告了这一情况。中央政府大力支持核潜艇的发展,并为它们开了绿灯。无论涉及到哪里,都会以此为重,恢复相关科研生产秩序。

“发展核潜艇是我们现在最大的政治!”在彭士禄举行的大会小型会议上,这一点一再得到强调。

在那个特殊年代,不提阶级斗争是不可想象的。台下的人都惊呆了。会后,他们悄悄告诉彭士禄的妻子,“他不怕暴露!太棒了

在粮食不足、靠野菜充饥的年代,中国人自己建造了第一艘核潜艇,成为继美、苏、英、法之后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中国成功地打破了那些超级大国的核威胁、讹诈和封锁,掌握了人类智慧的最强火焰。

在这背后,彭士禄和其他几代科学家进行了什么样的斗争?

奋起世代忠烈 尝遍百家辛酸

彭士禄的父亲彭湃是中国共产党最坚定的战士之一。

彭湃1896年出生于广东海丰县一个大地主家庭,1917年赴日本留学,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他在日本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经历了五四运动。1921年,彭湃从早稻田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办起了教育和报纸,下乡开展革命运动。1922年7月,彭湃在海丰县成立了第一个农民协会。革命后,他烧掉了自己的地契,把家产分给了农民。他被毛泽东称为“中国农民运动之王”。彭湃的妻子蔡剪掉缠足布,学会了识字和文化,卖掉了自己嫁妆的金银首饰,把钱捐出来作为农会的活动经费。

1928年,海陆丰农民运动失败,3岁的肖世禄的母亲和父亲相继遇害。国民党搞白色恐怖,到处寻找彭湃后代,试图铲除根源。

现在彭士禄依稀记得,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他们先是逃到一个牛洞,呆了一夜,然后又转移到几个村庄。被七姨带到香港后,我去了澳门见我奶奶。

在澳门,一个家庭非常困难,靠烧火柴盒生活。同为共产党员的彭淑叔叔,于1931年将萧石鲁带到潮汕地区。地下党组织把他送到了山顶的外婆家。他当时才五六岁,然后就住在山脚下的阿爸家。

后来,他住在邗江区杨父亲家,准备等待合适的机会去瑞金苏区。结果在去瑞金的路上,带他去的东江纵队两个团长死了。肖世禄被红军游击队队长陈勇军带回家中,由母亲潘顺珍抚养长大。肖世禄给她阿姨打电话。在这里,萧石鲁呆了一年。我姑姑家穷,但我姑姑家和村里的人硬是凑钱,把小石鲁送到学校读书受教育。

1933年7月15日,国民党反动派包围了陈家。我姑姑一家和肖世禄一起被抓,押解到潮安监狱。因为年纪小,肖世禄和姑姑一起住在女监。在这里,他也遇到了山顶的3354奶奶。为了烈士后代肖世禄,母亲双双入狱。

几个月后,肖时禄被单独押解到汕头石牌监狱,被国民党反动派列为未成年政治犯。在监狱门口,国民党还拍了一张他的照片,刊登在当时广州的《中华民国日报》上,并注明“共产党员彭湃之子,被我9师俘虏”,目的是邀功。

那时候小石碌吃的饭里全是沙子和虫子。他身上长满了虱子,没有被套,盖了一个破麻袋。一年后,他被押解到广州工读学校,在那里,肖时禄差点病死。他发高烧,浑身发抖,全身瘫痪,上完厕所还得爬回来。

在感化院呆了一年后,他被开除,回到潮安,成了一个乞丐,和隔壁的阿姨乞讨为生。不久后,他又被捕入狱,关押在潮安监狱。后来在地下党组织和爱国人士的帮助下,被奶奶认领出狱。几经周折,直到1940年底,他才到达延安。

“不记得名字的阿爸,对我很好。看到他旁边种的潮州橘子,嘴巴都馋了。阿爸拿他钓到的鱼给我换橘子。”彭士禄曾深情地回忆说:“从4岁成为孤儿到延安,我住在几十户普通人家。他们不是亲戚,但比亲戚要好。我不缺

在延安,这些历尽艰辛的红色孤儿终于有了一张安静的书桌。彭士禄经常对他的同学说:“我们的父母经历了残酷的斗争,有些人甚至献出了自己的鲜血。如果我们不好好学习,怎么对得起父母和党?”

1951年,学习成绩优异的彭士禄通过考试,前往苏联学习。每个留学生都知道,当时中国培养一个留学生的成本相当于培养25个国内大学生。大家都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抓紧时间好好学习,学好技能,为祖国做贡献。

彭士禄的专业是化工机械,他所有的课都很优秀。毕业的时候拿到了苏联颁发的优秀化工机械工程师证书。

1956年,当彭士禄即将本科毕业时,陈赓将军正在苏联访问。陈赓把他叫到大使馆,告诉他,“中央决定派一批优秀学生去研究原子能和核电。你愿意吗?”

“只要祖国需要,我当然愿意。”彭士禄毫不犹豫地回答。从那一刻起,彭士禄与共和国的核事业紧密相连。

回国后,他在原子能研究所工作,主要研究核能。苏联撤回对华援助专家后,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成为彭士禄和他的同事们的必然选择。

1965年,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千名工程技术人员聚集在四川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偏僻山谷里。中国首个综合性核电研发基地诞生。

住在“干垒打”的半地下室里,夏天没有空调,冬天没有暖气,没有资料,没有图纸,没有设备,没有经验,没有实物……这些困难都阻挡不了人们为国效力。在完成第一代核动力陆上模型堆初步设计的同时,物理与热工、结构、应力、焊接、水力、化学、控制等15个实验室的设计也在陆续进行。

研究所陆续迁入,科研人员和家属登上闷罐车。很多人不知道去哪里,闷闷的油罐车停了一个星期才到达目的地。在这里,生活区离工作区有几十里远。没有燃料,没有蔬菜,孩子没办法上学或上幼儿园,只能被锁在家里陪伴绘本.

当时设备安装非常困难。重达60吨的反应堆压力容器需要十多辆汽车牵引,小心翼翼地爬过十几公里的山路;没有大型装卸设备,只能发动群众推、拉、抬、把它们“搬进”厂房。

当时的设计团队以农村小学为落脚点,所有的男同志都住在小学礼堂里,住在竹床里,住在商店里,与老鼠和蛇共食;女同性恋者住在公社木质建筑的拐角处。借两间教室做设计室。灯煤油灯,照明设计。食物,自己动手。冬天,破旧的房间通风良好,没有寒冷。

每天黎明,万籁俱寂的时候,用一个纸制的地球广播管向山谷和盆地周围的村庄广播时事的重要消息,女高音遍布山谷。

地质队带了柴油发电机,晚上放电影,引来了满山的火龙。村民们都拿着火把下山来看电影。这是山谷里的千年盛事。

一次,国际原子能机构前总干事到四川基地视察。他走进山沟,想给远在日内瓦的妻子打电话说“平安”,却被告知没有打到国外的长途,3354。这里的电话要通过当地的邮局转接,通话质量很差,他跟北京通话的时候只能大声喊。

中国核动力事业的“拓荒牛”

生活的困难是其次,科研的困难是挠心的困难。

“在困难时期,我们都是靠吃玉米搞核潜艇的,有时候甚至玉米都不够吃。食物不够,挖野菜、白菜根吃.那时候没有电脑,我就拉着计算尺,敲着算盘。这么多数据都是没日没夜计算出来的。”彭士禄回忆道。

当时,许多人的知识

有太多种说法,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彭士禄对研究人员说,“不要出声,做实验,用实验结果说话。根据实验结果,我签字,我负责!”

为了验证物理学家几个月来手工计算的结果,韩多、周、焦增庚、毛玉娇等。反复往返原子能研究所的零功率反应堆做实验。为了获得大气压力等具体参数的准确数据,彭士禄和他的同事们在通过全国工业技术调查后,对参数和主要方案进行了长期深入系统的研究和论证。

在“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项目下马后,彭士禄还利用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兼职任教的条件,带领韩贻琦、潘希仁、邱珲春、刘聚奎等技术人员,在北太平庄忍饥挨饿,坚持科研工作。大家很难抱着核潜艇就要下水的信念“钻进去,迷上了”,在理论设计上克服了很多困难,突破了核心控制布局方案的设计。

他们着迷到什么程度?据回忆,有一次,为了改善几个光棍的生活,彭士禄特意安排几个重点科研人员来家里吃饺子。开饭前,马淑英夫人抓起一双筷子放在桌上。几位技术人员其实是从马淑英拿筷子的那一刻得到灵感的,这与反应堆控制机制的突破有关。

因为封锁,一切都要靠摸索,争论不断。围绕堆类型形成的争论尤其激烈。基于彭士禄团队的意见,经过对国外数据和国内重水堆的仔细计算和比较,提出了一套在陆地上建造模型堆的设想。然而,这个想法被一些人完全否定了,他们认为反应堆应该建在船上。

彭士禄争辩道,“中国自古以来就没有建造过核潜艇。什么是核潜艇?只在国外出版的照片和公开出售的玩具中见过。如果没有模型桩进行实验探索和科学论证,那将是纸上谈兵。陆上模型反应堆不是模拟器,不是计算机模拟,而是真枪实弹。它是一个完整的原子反应堆!”

两种意见立即逐层向对方汇报。经过激烈的争论和反复论证,周总理指出:要想一次试验成功地造出核动力潜艇,必须建造陆上模型反应堆。

再一次就核潜艇的堆型、舱内一体化布局和分散式布局爆发了激烈的争论。根据中国的国情和技术,彭士禄主张使用压水堆,而有些人更喜欢增殖堆和一体化布局,说彭士禄的做法是“爬行”,赶不上世界先进水平。

彭士禄认为,增殖堆理论上是存在的,但很难控制,水和空气容易爆炸;集成一小部分坏了,必须打开密封盖维修,太复杂耽误战机。

最后,在钱三强的支持下,上级批准了彭士禄的计划。事实证明了彭士禄提出的方案的合理性。美国、法国等制造的第一批核潜艇。既不是一体化布局,也不是增殖堆。美国第二艘核潜艇虽然用的是钠冷反应堆,但一直出问题,最后被拆掉改装成压水堆。

1970年8月30日,我国第一座海底核电站陆上模型堆首次达到设计满功率。彭士禄主持了潜艇核动力装置的论证、设计、装备、试验和运行的全过程,参与了第一代核潜艇的调试和海试。

实干永远出真理

服务社会,实现和平利用核能的理想,是包括彭士禄在内的核电专家毕生的心愿。

1982年,国家决定在广东引进国外技术和设备,在麦建造第一座大型商用核电站项目

参与其建设的老专家郭天爵曾撰文回忆,改革开放初期,广东能源紧缺,电力经常“停三开四”。彭士禄说得最多的是“抓紧时间”,“确保广东核电站尽快建成,利息每天100万美元”。他经常深夜和大家聊天,询问进度。

彭士禄说他一生只做了两件事:海底核动力和核电站。无论走到哪里,他都带着“做决定”的精神。在秦山核电二期工程建设中,彭士禄决定将招投标制度引入工程建设。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很多人脑子里都有“计划经济”的框框,争论激烈。最后,彭士禄做出了决定,坚持招标制,并迈出了大胆的第一步。

他每做一个决定,就拍拍他的速度和性格。但是,“大胆”不是蛮干,“决策”不是不计其数。有人问他:你为什么敢做决定?他说,“有一个秘密。你必须用数据说话。”牢牢掌握实验数据,是他大胆决策的科学依据。

别人问他,做了这么多决定,是不是做错了?彭士禄坦然地说,“是啊,怎么可能不是呢?如果错了,我会改正,继续前进。你必须在职业生涯中勇于冒险。只要是37%的开放,就有70%的把握可以做到。否则一切都准备好了。你要我们做什么?”

他建立的核电厂主参数计算方法,在主参数选择、系统组成、关键设备选择等方面具有重要价值,可应用于压水堆核电厂。他在确定秦山一期核电站从熔盐堆到压水堆的堆型选择方案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提出了大亚湾核电站投资、进度、质量三大控制,并撰写了《关于广东核电站经济效益的汇报提纲》,为大亚湾核电站投产奠定了基础。

将核能服务于社会

在彭士禄看来,自我控制是最大的幸福。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也从来不喜欢抛头露面。

1991年,当写到中国导弹核潜艇的诞生时,彭士禄的故事开始被人们所熟知。国内外许多人称赞他为“中国核潜艇之父”和“中国核电站的奠基人”,对此彭士禄坚决反对。

“我声明,核潜艇工程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不是我个人的创造,而是千千万万科技工作者、工人和干部集体努力的结晶。虽然几年前大家都把我提拔到核潜艇首任总设计师的位置上,但是有很多草根传说,说我是‘中国核潜艇之父,可以和美国核潜艇之父相提并论’,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对我来说,这是贪天之举,我不接受!”彭士禄已经告诉他的同事无数次了。

“虽然我做过一些技术组织工作,参与过一些领导和管理,做出了一些成绩,但我只能说,这是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本分。党对我很好,是党把我从孤儿培养成了能为国防事业做点贡献的技术能手。我很满意!请不要忘记,当时除了我之外,还有许多基层党政领导,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李毅、周升阳主任、政治委员、赵、孟、李、韩多、恽云龙、江斌森、沈康……”

彭士禄永远不会忘记李一川。李一川在陆地模型反应堆前割了一个肾,但他仍然坚守在模型反应堆旁,带病工作,硬是把被子搬到了控制值班室,最后牺牲在海试核潜艇上.这些可敬的同志让彭士禄泪流满面。

四川孤独而寒冷,但它被彭士禄称为“四川的故乡”。他身体好的时候,每次看到四川老家的人,都喜欢带回家喝一点酒。他怀念四川老家的奋斗岁月。

“我四川老家比较潮湿,喝点酒可以驱寒。人们不了解核能,经常担心反应堆会爆炸。我还用了高度酒精和低度酒精的比喻来解开这个谜!”彭士禄斯米尔

从1970年8月30日,中国第一台核电在四川大山里发电,到现在,“华龙一号”已经成为一张“国家名片”。我国首个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示范工程进展顺利。核电人以沉甸甸的奉献,托起核电,铸造核电站,挺起共和国和平利用核能的脊梁。

这样一位可敬可爱的老人,能有他和他的同事,是我们国家的大幸,也是我们的幸事。

祝彭老生日快乐!(记者谢伟)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7130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8日 上午8:00
下一篇 2022年7月28日 上午8:0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