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兼职网(特写|患者眼中的方舱医院:共同维护“小社会”)

img src=\”https://p3.toutiaoimg.com/origin/pgc-image/RqRnleJJEh13Wo?from=pc\” alt=\”特写患者眼中的方舱医院:共同维护“小社会”,生机在蔓延\”>

建设中的江汉收容所医院。本报记者赵思维导图

当50岁的王被安置在收容所医院时,她的女儿王婷起初有些犹豫。

寒冷是胡琳在武昌收容所的第一夜最直接的感受。当时武昌收容所改造刚刚完成,设施还不完善。“睡觉冷得瑟瑟发抖”。

江汉避难所隔离后的第二天,何洁录制的一段视频在网上迅速走红。

视频中的患者戴着帽子和口罩,穿着亮黄色的棉裤,在避难所里随着音乐跳起了广场舞。

何洁明显感觉到收容所医院里少了一点焦虑,有一种活力在蔓延。

第二天,胡琳还发现收容所医院的一切都在好转。

工作人员连夜安装了一排加热器,开水机旁边还加了一个微波炉;吃饭越来越准时,每天都有牛奶供应保证;医护人员还非常细心地为每位患者准备了眼罩。

避难所越来越好,住在避难所的人也越来越好。

在武昌收容所接受治疗的徐峰告诉报纸,他们的病房里已经成立了一个临时党支部。党员和志愿者帮助医务人员分餐,修理破裂的水管,清理肮脏的厕所。

特写患者眼中的方舱医院:共同维护“小社会”,生机在蔓延

徐峰拍摄的避难所快餐。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家住汉江避难所的敬婷,听到护士说有人在医护不备的情况下拿走了口罩,感到愤慨;当她看到其他病房的人为了方便把水倒进电缆井时,她总是会暴跳如雷.

避难所逐渐变成了一个人人维护的“小社会”。

应运而生

就在两天前,王的家里发生了两件大事:连续发烧九天后,经核酸检测正式确诊为;当天,他心爱的大橘猫在家里生了一窝三只小猫。

特写患者眼中的方舱医院:共同维护“小社会”,生机在蔓延

2月6日凌晨,患者在收容所医院排队。本报记者赵思维导图

2月6日凌晨1点半,王在睡梦中接到江汉区天门墩社区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您的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确诊。”终于,他的靴子落地了,到现在,他已经为自己的病奔波了半个多月。

症状始于武汉关闭前夕。1月22日,王开始咳嗽。四天后,他发高烧。社区工作人员告诉他,他会报告病情,安排检测,但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五天。“如果有办法,最好自己找个地方做核酸检测”。

封城后,公共交通中断,王无车,只好徒步奔走于社区医院、新华医院、协和医院等多家医院之间,寻求诊疗和核酸检测的机会。

2月5日晚,武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委副书记胡立山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2月4日,该市医院空床只有421张,还有不少确诊疑似患者没有入住定点医院治疗,形成了“堰塞湖”。

当天,武汉决定加快对“四类人员”(即确诊患者、疑似患者、不能排除感染的发热患者、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的分类集中救治。其中,确诊为轻度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不能全部进入定点医院治疗的,需征用其他医院或酒店作为临时治疗区进行集中治疗。

“收容所医院”应运而生。

以汉江避难所为例。它由原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改建而成。整个中心分为四个区域。首层分为西区、中庭和东区。每个地区又分为八个区,每个区整齐地排列着50-60张行军床。隔断之间用高隔断隔开,床之间用1.2米高的木板隔开。二楼有医用药品专用通道,每层有两个护士站和一个全封闭急诊室。

王晨,呼吸危重症医学专家,中国中医科学院副院长

然而,王的女儿王婷起初对让父亲留在避难所有些犹豫:这么多病人聚在一起会不会交叉感染?病毒变异了怎么办?父亲一个人呆久了心情会不好吗?然而,想到定点医院床位的稀缺和感染家人的风险,在家隔离了16天的王决定试一试。

住在武汉水果湖社区的和王也有类似的经历。在住进武昌收容所医院之前,她已经搬出了家,一个人住了一个星期。告诉胡琳,她于1月25日在医院接受了CT检查,当时她被诊断为双侧肺部感染。两天后,她拿到了“阳性”核酸检测结果。

但是,有了诊断报告,并不意味着拿到了入院的“门票”。

胡琳说她去过武汉几乎所有的大医院。\”一些10个小时的队列是不可用的.\”无奈之下,她去武汉市第七医院看了门诊,开了点感冒药,开始自我隔离。直到2月6日凌晨3点半,胡琳住进了武昌收容所医院。

入住当晚,胡琳在雨中看到各个社区转来的轻症患者在门口排队挂号。“当时现场有点乱,要住七八百人,组织也来不及完善。”

寒冷是胡琳在武昌收容所的第一夜最直接的感受。因为现场刚施工完,很多地方还没有通电,直接导致电热毯无法使用。\”睡觉太冷了,我打了个寒战。\”另外,上厕所需要从病房走几百米,也让她觉得不方便。“一点力气都没有,走到哪里都很吃力。”

类似的“吐槽”在另外两家收容所医院普遍存在,被患者发布到网上后引起了公众的关注,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

2月7日,接手江汉避难所医院的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党委副书记孙辉对媒体表示,由于集中患者多,工作量巨大,会考虑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对于患者反映的问题,“不能说完全解决了,但情况在改善,基本上走上正轨。”

渐入正轨

在多方努力下,胡琳和他的病人反映的问题逐渐得到解决:入住时走廊附近的床不够暖和,第二天晚上连夜安装了一排柜机不间断吹出热风;第三天,开水机旁边加了微波炉;第四天,在排水不畅的卫生间,工作人员在洗手池地板上铺了塑料架子,防止病人滑倒;吃饭越来越准时,每天都有牛奶供应保证;除了生活用品,医护人员还为每位患者准备了眼罩。

在胡琳看来,即使收容所医院的条件还有待改善,但至少不用排队挂号,还有医护人员定期检查。“总比在外面看不到病好。”

根据胡琳的记录,收容所医院的一天从每天早上7点开始,她准时醒来,看着护士们推着带着早餐的餐车,穿梭在病床之间,一日三餐。

她的病房有253张床位,每个班配两个医生。每个医生都检查了100多轮了,该交班了。

在武昌收容所的徐峰告诉该报,在他的病房里,护士每四个小时换班一次,测量病人的血压、体温和血氧饱和度,每天至少观察2-3次,中间还来回巡逻。在收容所服务的护士大多来自外省,说话时夹杂着胡琳和徐峰听不懂的地方口音。

特写患者眼中的方舱医院:共同维护“小社会”,生机在蔓延

在徐丰收容所医院治疗期间服用的药物。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江西井冈山大学附属医院的护士杨群是首批入住武昌收容所的医护人员。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大儿子12岁,小女儿才5岁,父母都老了,还有她的公公

十多年来,杨群还是第一次接触防护服。“只有保护好自己,我们才能更好地照顾病人”,杨群告诉该报。到武汉集训后,她匆匆吃了几顿午饭,就开始练习穿防护服。脱下来,脱下来再穿,每个细节都不放过。

在武昌收容所,杨群负责观察病人的情况。每个班大约有20个病人。她要做的,就是监督他们按时吃药,帮助给病人分发食物补给。因为收容所收治的都是新冠肺炎的轻症患者,进舱时大多带了药,一些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疾病患者也需要护士及时配给。

此外,更重要的“技术活”是安抚患者情绪。

2月12日,50多岁的周波被检测为疑似病例,安置在武昌收容所隔离观察。因为担心自己的病情和家人,我一度抑郁。发晚饭的杨群看到他一个人匆匆躺在病床上,就主动招呼他吃饭。

吃饭的时候,杨群问起了周勃的家人。为了让他振作起来,她还对周波出现症状时自我隔离的行为进行了分析和肯定。“不用担心家人,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配合治疗。肯定会好起来的。”听了一番鼓励后,周勃流下了眼泪,默默地向杨群竖起了大拇指。

在胡琳眼里,杨群和她的同事更像是自己的孩子和晚辈。“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帮助武汉。他们应该心存感激,多一些理解。”

体力逐渐恢复后,胡琳也开始大声疾呼,鼓励身边的病友:不要慌,困难只是暂时的,坦然面对就好。她发现,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很多病人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比刚进机舱时好了很多。

特写患者眼中的方舱医院:共同维护“小社会”,生机在蔓延

在汉江避难所医院,医护人员为患者检查。

在汉江避难所接受治疗的王也已经发烧多天了。在女儿的远程协助下,他学会了在微信上发图片。每次拿到医护人员分发的盒饭,他都会第一时间拿过来,发给女儿:“2月9号,今天早上有香蕉和牛奶。中午有蹄花,木耳炒肉,青菜,都比较有营养。”

当天,医生也给他带来了好消息:如果再坚持服药一周,就可以进行出院检查。王婷激动地将此事曝光在微博上,分享给网友,感觉父亲离痊愈又近了一步。

攻心难题

“草原上最美的花,火红的萨日朗,有一个到处都是花的梦。”被隔离在江汉避难所的何洁没想到,目前,她床边录制的一段抖音视频会在网上迅速走红。视频中的患者戴着帽子和口罩,穿着亮黄色的棉裤,随着广场舞音乐自由起舞。

告诉何洁这张纸,舞蹈视频是她进舱后第二天拍的。偶然看到有人跳舞,她顺手举起手机记录下身边的美好。何洁说,那一刻,病房里的气氛缓和了很多,少了一点焦虑,感觉有一种活力在蔓延。

除了跳舞,何洁还在护士的建议下自学了肺操:大臂与地面平行,小臂与地面垂直,掌心向外扩胸,用外侧肘关节扩肺上胸。每天做两到三次,每次四拍。何洁说,希望提高免疫力,加快恢复速度。

闲暇之余,她会每天看书,录一些小视频,定时打卡一日三餐,给外面的亲人和网友展示最真实的“避难所生活”。她说,虽然我们都是病毒的受害者,但我们仍然对生活充满爱和希望。

病人情绪趋于稳定。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副院长、武昌收容所医院院长万军看来,意味着老百姓明白了设置收容所的初衷。在接受万军报纸的采访时,他说将病人从社区家庭转移到庇护所对管理部门有很大的好处

但是,如何在陌生的环境和封闭的空间里缓解患者的焦虑,又是一个考验。

为了疏导患者情绪,避免恐慌,武昌收容所邀请了湖北广播电视台的播音员作为兼职心理咨询师,每天上下午为患者进行半小时的心理疏导。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高级心理咨询师、湖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会长肖劲松及其团队编写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心理干预手册》,详细讲解了疫情下各类人群的心理干预和减压措施,并发放到多家收容医院。

在肖劲松看来,在患者异常多、专业心理咨询师数量少的情况下,一线医护人员实行心理安抚,患者远程接受减压和辅导,相对可行。

“病人脸上的笑容多了,皱眉也放松了,我们也就放心了。”万军向该报承认,作为一家医院,最担心的是病人的不满。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成绩还是不错的。

江汉避难所医院的负责人孙辉也有同感。他向本报介绍,接手落户江汉收容所后,他们成立了心理咨询小组,通过热线和网络进行心理咨询。他对那些能在收容所医院跳舞的舞蹈姐妹既尊重又钦佩。

“小社会”

因为新冠肺炎而聚集在收容所医院的患者,就像一个临时组织起来的小社会,一些规则正在逐渐建立。

告诉徐峰报纸,他的病房里已经成立了临时党支部。每天开饭时间,党员和志愿者会帮医护人员一起分饭。收容所的水管坏了,志愿者会主动去修,包括外面的移动厕所,也会协助工作人员打扫。

特写患者眼中的方舱医院:共同维护“小社会”,生机在蔓延

临时党支部志愿者在打扫楼道。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徐峰说,他不想回忆一生求医的艰辛历史。他在收容所的大多数病人都是以家庭为单位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有的人告别了父母,有的人失去了伴侣。但是,为了家人的生存,他们必须坚强的活着。“我们只是社会或单位的一小部分,但对家庭来说,我们是独一无二的。”

在武昌收容所的彭志明,这几天习惯了和病友聊天,互相鼓励,这是他最难忘的事。彭志明说,判断为治愈的核酸需要检查两次。谁要是第一次转阴,他就第二次。两个考验都通过了,大家都会为他高兴。大家都希望早日康复出院。

住在武汉客厅避难所的孙悦然在住院后开始写微博。他说他以前很少这样表达自己的感受。孙悦然说,他的姐姐和姑姑都是医护人员,在不同的城市一起抗击疫情。

一开始他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布了治疗的消息,后来又悄悄删除了。他转微博是因为怕朋友担心。“我真的不想让太多人担心我。没想到发在微博里,引起了更多网友的关心和鼓励。不知道是对是错。”

也有不和谐的声音。有些人试图打破新建立的规则,但幸运的是,有些人尽力维护它们。

家住汉江避难所的敬婷,偶然听护士说,一个生病的病人趁医疗之便偷偷拿走了十个口罩,她感到愤慨;当她看到其他病房的人为了方便而试图将水倒入电缆井时,她总是会发火。

胡琳也很“爱管闲事”。为了维护舱内的环境卫生,收容所派专人打扫。每当有人往地上扔垃圾或者在使用卫生间时表现出不文明行为,胡琳都会制止。“我就是不喜欢。我一看到就会说。环境要靠大家共同维护,负责清洁的人也不容易。就算不感恩,也一定要毁掉吗?”胡琳问道。

2月11日,在收容所治疗5天后,徐峰收到了期待已久的好消息:胸部CT检测合格,核酸检测两次阴性。经湘雅二院和湖北省肿瘤医院专家组评估,徐峰有幸成为首批从武昌曹芳医院出舱的28名患者之一。

特写患者眼中的方舱医院:共同维护“小社会”,生机在蔓延

2月11日,第一批治疗师离开船舱。本报记者赵思维导图

当得知自己可以出院时,徐峰感觉自己像是在一场疾病前走了一遭,终于获得了重生。他说出院后第一件事就是洗个舒服的热水澡,要干净,不要把病毒带回家。

送走第一批出院病人后,杨群和他的同事们仍在忙碌着。因为要赶去武汉,杨群已经答应儿子过一个更好的生日,所以他不得不放我鸽子。告诉杨群,她总是觉得亏欠,因为她常年在ICU工作,陪伴家人的时间很少,尤其是她的两个孩子。

临走前,她给儿子留了一封信,道歉说:“妈妈要去武汉帮忙。你不要总是说我们应该互相帮助,这是我姐姐总是说的。”杨群说,她最期待的是疫情一消散就能回家,补上儿子的生日。

王还在汉江的避难所里接受第二个疗程的治疗。他的胃口越来越好,他的人也越来越乐观。王婷说,她和妈妈、弟妹、爸爸都在静静地期待着爸爸早日康复回家,抱着心爱的猫和三个小“猫孙子”。

(文中患者及家属姓名均为化名)

(实习生夏、胡、薛晓东、孟、李宁欣、赵雨萌、沈佳欣、张参与采写)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7348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9日 上午8:44
下一篇 2022年7月29日 上午8:4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