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钻兼职(X元一门有意私聊网课代刷一年近800万人购买)

微信官方账号中的微信“共青团中央”整理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评论”

近年来,中国在线教育的规模持续增长。在线课程繁荣的背后,其实是付费课程的灰色产业链。根据警方的报告,仅2019年至2020年,全国就有超过790万名学生购买了刷课服务,刷课次数超过7900万次,超过10万名线下代理商参与刷课平台,其中大部分是在校学生。

“尤其是临近期末,各种网络课快下课的时候,学校相关QQ群都在刷,找刷的消息简直刷屏。”广西大学大四学生何桥在兼职刷手,他说,刷手甚至有一个既定的“市场价格”。“机器刷很容易在后台被发现,一般一节课只要10、20元。手刷价格略高,课时长短是‘有价私聊(交易俚语,意思是有意接刷业务的刷手需要知道自己接受的价格,去和发布需求的一方私聊)’。

参与付费刷课的人数众多,平台隐秘,情节恶劣,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高校的教学秩序。这些行为的背后,既反映了大学生学术诚信和自律缺失的一些问题,也暴露了高校教学管理的一些漏洞。

从深层次来看,为什么这些网络课程会让一些大学生“宁愿不刷”?很多专家和高校老师都分析过网络课程存在的问题:时间长、内容枯燥、考核僵化……在这个“内容为王”的时代,经不起学生考验、生搬硬套的网络课程自然成为“被刷”的对象。

普通选修课成刷课“重灾区”

一个普通的工作夜晚,刘晶拿出两部手机,一部放在宿舍桌子的手机架上,另一部拿在手里。她用桌上的手机打开了一节网络课的页面,它开始无声地自动播放。然后,她开始用另一部手机刷朋友圈。每隔几分钟,她就点一下桌上的手机,防止屏幕关闭。

他是刘晶西北部一所大学的大三学生。她说她“刷”的一般都是公共选修课。她说,“这些选修课和专业课关系不大,我也不感兴趣,但学校要求必须修完这些学分。我和很多同学都是这样‘刷’课程的。”

为什么有些大学生会选择“刷课”?2018年发布的一项名为《大学生MOOC学习自主能动性调查研究》的研究显示,只有16.96%的受访学生表示逃课现象“不严重”,50.89%表示“一般”,16.96%表示“严重”。大学生逃课的原因中,22.77%的同学表示时间紧,38.83%的同学认为缺乏兴趣,35.71%的同学表示需要任务。

近日,记者采访了多位“刷课”的大学生。和刘晶一样,他们一边“上课”一边做自己的事,这几乎是这些刷网课大学生的日常。而且很多自己上网络课的同学也是在刷课群体的影响下跟风刷课。

“我用一个网文来刷课。这个剧本是我同学传下来的。之前我静音自动播放自己的课。后来开始用脚本刷课。脚本刷的更快。先打开脚本,然后打开讲课软件,登录我的账号就可以了。进度条上一节课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南方某大学大三学生马东这样说道。

在这些“日常刷课”中,普通选修课成了刷课的“重灾区”。

“网络选修课的学习效果并不好。在线教育平台的一些课程很枯燥。很多老师都在看课本,学习很枯燥。”四川某大学的大四学生周亮说。

把课刷到日常生活中,暴露教学管理的漏洞。

如此普遍的刷课现象,也暴露出高校和老师在教学管理上的一些漏洞。

据了解,很多高校在反刷单的技术手段上做了很多努力。比如有的课程在课程中间增加几个答题环节,防止学生“刷过”。此外,一些高校还会与相关网络平台合作。比如临沂大学教务处和在线课程公司就时不时检测到刷课现象。一经发现,本次网络课程学习成绩将记为0,取消今后参加网络课程的资格。

但是,这些管理办法还是堵不住刷课的漏洞。

刘晶说,虽然老师反复向学生强调,如果短时间内完成所选课程,就不会有学分,所以要认真对待。但是很多同学还是会通过“付费刷”等方式来完成课程。就算他们自己刷课程,也不会去听视频里在说什么。

“这些课程结束后,会有统一的考试,但学生通常是通过搜索软件搜索题目来获取答案,或者直接将题目复制到刷题平台的微信官方账号来获取答案。后者更快更准。”刘晶说,只要按照这些要求完成“任务”,没有人会去测试学习后的效果。只要网上有记录,一般学校和老师都会默认学生已经完成了本课程的所有内容。

对于很多高校老师来说,网络课程的安排是为了完成教学任务。

来自广西某大学的年轻教师张睿(音译)表示,他曾在网上给同学们上过课。虽然不希望看到学生刷完这门课,但张睿自己也承认,这些网络课程其实用处不大。“我也大致看了一下这些课程的内容,确实很肤浅。”

海南省某高校的程宇是一名教应用统计学的年轻教师。他自己也录制了一些网络课程,会给同学推荐一些网络课程。“我一般都是自己先看一部分,觉得讲得好再推荐给学生。”

程宇坦言,从老师的角度来说,认真录制一门网络课程会耗费很多精力。老师既有教学任务,又有科研压力,经常没有时间录课程。此外,程宇认为,网络课程或网校还缺乏一系列的配套政策和管理措施。尤其是一些与学历学位相关的网络课程,在学习完这些课程后,检查学习效果和知识掌握情况是非常重要的。

为什么没人看?课程也要“内容为王”

现在很多大学老师和教育工作者都认为网络课程“比刷课好”。本质问题是一些网络课程质量不高。

记者发现,刷课的大学生并非不愿意学习。有大学生表示,也会在网上寻找一些前沿的学术演讲,像追剧一样在网上追知名老师的课程更新。

张宇说,很多网络课程在内容上已经过时,即使是喜欢的话题,在网络课堂上讲的方式也很枯燥。“比如音乐鉴赏课,我上的网络课是用老办法讲创作时间和背景的,但我并不欣赏这首曲子。我宁愿自己听完写一个听后的感受。平时我会自己追一些网络视频来扩大知识面,上面的‘网络课’会更有趣,干货也会更多。”

程宇认为,从课程的角度来看,网络课程的本质其实是传播知识,解决教育的公平问题。对于一些师资不足的学校,学生可以通过网络课堂享受名校的优质教学资源。

那么,如何才能真正实现网络课程的“内容为王”呢?

程宇建议,教师应该参与到网络课程中,不仅要记录课程,还要跟踪课程的进度。其次,要严把网络课程质量关,邀请相关专家和各专业学生代表参与课程评估,过滤掉一些低质量的网络课程,留下真正对学生有帮助的优质课程。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要建立和完善网络课程的筛选和评估机制。陈说,“从出发点来说,如果一门网络课程的内容是独家的、高质量的,是不可替代的,是值得让学生去读的。”此外,她还表示,线上课程不像线下课程,有淘汰机制。“只要学校要求,学生就得听,这让‘劣质’网络课程泛滥,影响了网络课程的整体质量。”

人民日报评论:

花钱上课得不偿失。

“付费刷课”已经明显偏离了学习的初衷。当上课异化为刷课,学习沦为形式,无疑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需要注意的是,“付费课程”不仅仅是个人选择和个人诚信的问题。刷课更容易得高分,而当刷课成为一种风气时,不仅会损害公平,还会让更多的学生陷入刷与不刷之间的选择困境,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效果,助长不劳而获、投机取巧的思想。因此,整治“付费刷课”势在必行,刻不容缓,事关教学秩序、教育公平、学风建设。

整治“付费课程”乱象,所有在线教育的参与者都责无旁贷。对于在线教育平台来说,如何通过技术手段有效监管不诚信行为,维护在线课程的公信力,是一个必答题。比如一些在线课程平台可以监控使用第三方软件挂机、刷课等不良行为。只有不断查漏补缺,升级线上课程设置,投机者才有空子可钻。对于老师来说,提高网络课程的质量,提供丰富有趣的网络课程,可以更大程度的调动他们的学习积极性和主动性,让学生不想“刷课”。同时,教师不仅要负责教学,还要负责监督和管理。改进考核方式,不是简单的通过播放后台数据来量化学生的学习成绩,而是增加过程考核和内容考核,可以有效避免学生投机。学校也要加大对“有偿补课”等不良行为的惩罚力度,通过清学习进度、清成绩、记过等方式培养良好的学风。此外,相关机构还应加大对非法开发刷课软件、提供刷课等灰色服务的平台的整治和查处力度。

当然,无论是封堵软件漏洞,还是升级技术手段,调整教学内容,加强教学监管,在技术层面永远是“有本事你来抓我”,治标不治本。最重要的是端正学生的学习态度,才能根治“有偿补课”的乱象。“付费刷课程”看似“不劳而获”,实则是自愿放弃学习的机会,也是利用了自己的功劳,但得到的只是一个干巴巴的数字,得不偿失。学习从来没有捷径。虽然学分标志着每门课程的结束,但决定学习效果的恰恰是学习的过程。学习态度和方法本身,连同学习结果,构成了教育的意义。锚定学分,把学习变成功利计算,追求“性价比”的管理,无异于买了珍珠还回来。从这个意义上说,只有高质量的参加网络课程,才能不辜负宝贵的校园时光。

资料来源:共青团中央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7527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9日 上午8:18
下一篇 2022年7月29日 上午8:2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