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微影兼职(自媒体行业去泡沫)

img src=\”https://p9.toutiaoimg.com/origin/pgc-image/RB92MU5JHXTVIU?from=pc\” alt=\”自媒体行业去泡沫\”>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此轮监管是多维度的,从平台到内容生产者,从行业头部到底层。其强度、范围和持续时间都是前所未有的。长期来看,这是行业去伪存真,优胜劣汰的必然过程,但短期来看,必然会产生一些“阵痛”。

在石磊这样的造号人眼里,衡量一篇文章价值的标尺是“1w流量50元”。采访中,他多次提到如何做爆款,并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论。3354选题要有娱乐性和负面性,标题要醒目,角度要独特。“崔永元和范冰冰这样的话题很容易制造爆炸。我昨天有四个弹出窗口。”

而石磊也坦言,“我们做的是流量,不是内容。”上述内容生产模式的弊端显而易见。他们的收入大部分来自平台对流量的补贴,所以他们更注重噱头而非真相,更注重流量而非内容,更注重赚钱而非责任。

这种野蛮生长是行业前期内容供给不足的产物,平台撬动内容端。也是平台之间“军备竞赛”的结果,意在抢夺内容,扩大平台规模。

2009年,微博创立。自媒体行业开始,2012年微信公众平台的问世,让这个行业开始释放真正的红利。经过几年的成长,低俗色情、标题党、谣言、黑公关、刷量、伪原创等诸多问题开始浮现。现在行业迫切需要从内容质量到商业变现,从创作者到平台的全面升级。

为此,监管多次重拳出击。近日,国家网信办约谈腾讯、微博、今日头条等企业,在全网处置“唐纳德说”、“富首尔”等自媒体账号9800余个。并且,绝不允许问题账号随小号“重生”或者跨平台“投胎”。

在资本层面,媒体近日也从巅峰跌至低谷。40多天里,三家上市公司自媒体收购被交易所问询叫停。

不寻常的“清洗”

石磊开始失眠。他有一个强大的“内容”团队,由3,335,410名全职作家和无数兼职学生组成。

最近他手里几十个号的阅读量开始急剧下降,“断崖式的,大概能从200万降到20万”。平台的推荐量也降到了平时的一半,收益也下降了至少20%。

还有更多让他头疼的事。由于平台加强了内容审核,团队一度有10篇文章审核不通过,这在以前几乎没有遇到过。他发现平台对内容的审核已经到了史上最严的程度。比如标题中不能出现“网曝”“网传”等字眼,也不会推荐过于负面的文章。为了提高审稿率,他甚至把稿件发布时间定在凌晨。“凌晨的人工审核没那么严格。”

相比石磊,做了四年自媒体的宋洋更无奈。他的自媒体账号这次被封了。作为垂直领域的自媒体负责人,他的账号积累了相当数量的粉丝,文章阅读量低的从几万到几百万高能不等。

\”四年的努力一夜之间化为乌有,真令人沮丧。\”宋洋的号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就被封了。第一,主号被封。在网信办宣布不允许“轮回号”的几天后,与主号关联的小号无法登录。

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对内容行业的管控力度前所未有。先是4月份对今日头条、Aauto更快等短视频平台进行了一系列整改。近日,国家网信办先后约谈腾讯、微博、今日头条、百度等平台,开展清理自媒体账号存在的一系列乱象问题专项行动。依法依规处置了全网9800余个“唐纳德说”、“富首尔”等自媒体账号。

“每三个人必须有一个头衔”,正如一些企业家所描述的那样。

要求各平台对自媒体账号进行“清理”,坚决清理涉及低俗色情、标题党、炮制谣言、黑公关、圈洗衣粉、发布违法广告、插入二维码或链接恶意诱导引流、炒作营销等问题账号同时,要坚持标本兼治、长效治理的原则,采取有效措施清理存量、控制增量,全面清理僵尸、僵尸粉丝,修订账号注册规则,完善推荐算法模型,完善内容管理体系。

自媒体行业去泡沫

农村子媒体工作室

多位自媒体创业者对寻找中国创客(ID: xjbmaker)表示,与以往相比,此次监管的要求原则上并没有超出以往的范围。区别在于监管力度更大,范围更广,持续性更强。比如全平台称号,打击乐小号,轮回号,以前很少出现。

“以前风头过了就更好了,这次明显很正常。”石磊已经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

“既然媒体来了,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行”

石磊和宋洋是自媒体行业的见证者,他们共同的感受是“太乱了”。央视《焦点访谈》、《新闻联播》等栏目指出,媒体存在低俗色情、标题党、谣言、黑公关、刷量、伪原创等六大问题

原因是媒体表面做的是内容,但归根结底是流量生意。知名自媒体人丁道师认为,自媒体的乱象早在四五年前就出现了。通过内容生产,可以直接获得利益,而利益的多少取决于流量和粉丝,所以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同时,行业的法律法规不健全,行业的自律公约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所以产生了上述问题。

反映在媒体生态的底层,是销售号、伪原创、培训服务等“流量”产业链。

记者发现,上述现象仍活跃在QQ群和微信群中。在一个名为“自媒体交流运营平台”的QQ群里,群里的信息不断更新,有人卖注册手机卡,有人收号卖号,有人刷点击和粉丝,有人一键卖原创软件。

自媒体行业去泡沫

在QQ群里,有人买了一个平台账号。

卖家小啊告诉记者,他手里有各种各样的新注册账号,数量不限。根据平台和账户级别,价格略有不同。“一个个人微信微信官方账号的价格是20元。”

石磊说,制号机构多位于二三线城市,员工大多只有高中甚至更低学历,流水线生产。“虽然都是流量,但是我们的文章已经构思好了。都是东拼西凑,根本看不懂。”

有媒体报道,在山东省北部的一个小村庄,一个由一群农妇组成的自媒体运营团队平均月收入达到7594元,整个团队靠自媒体收入百万元。

宋洋创建的行业是垂直自媒体,最受诟病的是“黑公关”。一位房地产行业的自媒体从业者向记者指出,房地产的自媒体成员大多是曾经的房地产营销从业者,对行业存在的问题心知肚明,一边维权一边敲诈。新华社曾经报道过,有的企业每年维护几百个自媒体,单价从每年5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如果他们不付款,他们可能会被黑。

宋洋认为,事情的A面是企业深受黑公关之害,但B面是企业助长了黑公关的风气,比如扔黑稿攻击竞争对手。多位公关从业者告诉记者,阅读量是企业衡量投放与否的首要标准,稿费的高低取决于自媒体号的流量而非质量。行业的“标准”是一篇科技黑稿5000元到2万元,wh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朱告诉记者,行业内利用自媒体矩阵做黑公关的情况并不少见。每个月都有很多黑公关事件,简直非黑即白。“与之前的前瞻性治理不同,这次在实践中出现了很多问题,是对近段时间乱象的有针对性的清理。既然媒体到了,那就不行了。”

短期疼痛

在传媒业的金字塔中,不同的人感受到不同的影响。对于一个像这样的造号团队来说,他所感知的监管就是流量和营收的下降,但对于一个区域性行业的杨来说,一旦头衔丢失,那将是无法挽回的。

“我身边的媒体人普遍悲观。我个人的感觉是,头部和正规化运营的自媒体受到的冲击更大,因为流量账号已经有非常熟练的注册经验,手里有大量的身份信息,自己也注册了很多公众号。但是对于想正规运营的自媒体来说,很有可能因为一篇文章就被封杀。”自媒体负责人企业家马风说。

对于平台来说,如何保持质与量的平衡将是一个持久的问题。长期观察这一领域的自媒体作者马为民曾表示,目前90%以上的自媒体账号都是有号的。这些不具备原创能力和低质量输出内容的账号,构成了自媒体生态的底层,也是平台内容生产的主力军。

平台流量和规模赢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但剔除这些低质量内容后的内容规模值得怀疑。石磊估计,一旦遭到彻底攻击,平台上的内容将减少至少50%。他能感觉到平台本身就很矛盾。现阶段还处于探索阶段。即使有明确的规定,执行起来也比较模糊。“同样的文章,运气好的话会通过,但不好的话就不会通过。”

正是这种暧昧让宋洋无所适从。他觉得一个不经意的行业一定要标准化,但同时也要细化标准化的方法和处理流程。“我们其实在努力做一个‘好人’,但不知道哪种方式是被允许的。”

虽然悲观情绪正在蔓延,但许多企业家和投资者态度积极。从长期来看,监管的加强对行业来说是一个去伪存真、优胜劣汰的过程,但短期内难免会产生一些“阵痛”。

魏莹资本合伙人徐东升分析,影响是多维度的,平台、自媒体负责人、排号机构都不可避免。对于平台来说,加强自身监管,剔除不良内容是必然路径;不符合监管要求的内容公司将受到约束,要么转型,要么离开,尤其是单纯拿流量换平台补贴的商业模式,将被逐步淘汰。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这种监管对编号机构和自媒体负责人的影响是不一样的。从短期来看,自媒体对于违背底线的头部将是毁灭性的打击,但从长期来看,政策想要消灭的是以营销号为代表的纯流量导向的号组织。

该政策还将引导资本以人民币计价。徐东升表示,投资机构会认可,监管会越来越严,那些有流量思维的公司不会被资本市场认可。制作内容是否符合国家的监管要求,将成为投资的红线。

“它会把那些不守规则的人赶出去,然后让那些心安理得的人踏踏实实做内容,”远读海洋创始人兼CEO孙思远说。

工业消泡

“我们平时很少看自媒体项目。2014年便宜投了几个,后来基本不投了。2016年底,我们被完全列入黑名单。”某投资机构合伙人表示,不投资自媒体有两个原因:一是微信矩阵增长不靠谱,以广告为核心模式的内容创业有天花板,存在政策风险。“只要一个号没了,钱就会完全打到水漂。”

虽然有“嗅觉”的投资人早走了,但其实从2015年开始,传媒行业才刚刚开始被资本高度关注,头部项目估值水涨船高。2016年3月,被称为“网络第一名人”的papi酱宣布融资1200万元,估值1亿元。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2016自媒体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5年1月至2016年11月,自媒体融资项目数量达到69个,融资金额超过1000万的,有33个。

所有行业都是金字塔式分布,“大鱼吃小鱼”。但在媒体发展初期,由于平台红利,金字塔底层的编号机构也能盈利。石磊透露,以他为例,他的月收入大概在三四万,而一个比较成功的号牌团队一年就能赚几百万。

上市公司天价收购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争议达到顶点。今年5月,a股上市公司汉冶股份拟38亿元收购量子云;9月,利欧股份拟23亿元收购苏州孟佳传媒有限公司75%股权;同月,匡威文化发布公告称,拟以15亿元收购徐航网络100%股权。量子云、苏州孟佳传媒、徐航网都是微信自媒体内容营销公司。引人注目的是,由于交易所的询问,这三起收购都被叫停了。

以汉冶股份为例。5月13日晚间,上交所要求其就标的资产合规运营风险及政策风险、交易合理性、标的资产盈利模式及运营风险、标的资产高估值、业绩承诺未兑现风险等五个方面进行补充说明。

最终,由于“当前资本市场环境和产业政策发生变化,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存在一定的不确定因素”,汉冶股份于10月31日发布公告称,停止收购。

同样的操作方法也发生在创业公司身上。一位女性负责人告诉自媒体创始人记者,为了扩大规模,她在2018年上半年完成了6起收购案,其中5起是几百万的资本规模,1起是上千万的大案,之后还会发起更多的并购。

微信为什么这么值钱?孙思远表示,自媒体收购天价是因为线上流量越来越贵,上市公司想通过收购以更低的成本将流量收入囊中。上市公司天价收购是行业内比较标志性的事件,因为很多自媒体除了广告,其实看不到未来的出路,被上市公司收购是很好的退路。

上述投资基金合伙人认为,被媒体追捧的根本逻辑是可以通过内容获取流量,但不同时代获取流量的方式不同。如果内容引流便宜,那就自己做内容。流量不贵就买吧。目前基于微信公众号的内容创业,已经失去了内容引流的红利,成为一个平庸的行业。

不少业内人士判断,监管的加强必然会对行业内公司的估值产生影响,一些泡沫会被去除。但这种影响未必全是负面的,也会让好公司的流动更加集中,其生命力必然更持久。

而平台创作者也有自己的责任。“不赚快钱,就走不远。”

目前自媒体行业的性质还是流量生意,这也是其乱象的根源。现在行业迫切需要从内容质量到商业变现,从创作者到平台的全面升级。

首先,内容创作是“粗中有细”,马风的方法是加强对内容的把关。具体来说,很多科目一定不能再碰了,大量以前有的科目会在内容审核中被筛选掉;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提高审计水平。以前是主编和总编双把关,现在加了主任的确认。朱伟认为,遵守法律和新闻传播伦理,不为流量而谄媚,颠倒黑白,是基本底线。

其次,在商业变现手段上,要走出盲目变现的思维

企鹅智酷的《2017自媒体趋势报告》也提到,大部分自媒体仍将高度依赖流量平台,广告仍是主流商业模式,付费增值难以形成持续的规模收入。

广告可能是过去常用的变现形式,但也有无法规模化的瓶颈,这也迫使我们去探索自媒体的其他途径,孙思远说。

采访中,网信办还特别提到,要坚决打击自媒体账号发布违法广告、插入二维码或链接恶意诱导引流、恶意炒作营销等现象。11月22日,微博发布公告,头部账号广告必须审核备案,封禁@旭江评书社@巴萨美图@ManUtdspot@秋歌的安纽@红黑飞鱼@冰淇淋甜筒@曼联球迷频道等多个违规账号7天。

作为平台内容的载体和发布者,一方面与内容生产者同呼吸共命运,另一方面也是生态圈的构建者。丁道师认为,平台应该从技术和制度两方面清理非法信息。技术手段包括大数据分析、敏感词筛选、抄袭内容技术验证等。制度手段是指加强人员培训和管理,发布章程审计准则等。

比如今日头条推出的反低俗小程序“灵犬反低俗助手”,只需要输入一段文字或文章链接,就可以帮助用户检测内容健康指数,后续还会对外开放更多技术模型,包括辟谣、打击标题党等。腾讯率先限制注册微信官方账号数量,个人实体注册微信官方账号上限由2个调整为1个,企业实体注册微信官方账号上限由5个调整为2个;在媒体平台没有新闻牌照的情况下,趣头条也引入了风起云涌的特别管理单元。

对于石磊这个从行业早期就加入编号大军的人来说,他仍然感受到了行业的升级。“门槛越来越高。现在没有团队和资源的新人进来是赚不到钱的,但是对于一些成熟的团队来说,赚钱的方式是比较多样的。比如账号加权,就可以接触到公告,而不是单纯靠平台流量生活。”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认为,中国的监管其实是有脉络可循的。从投资的角度来说,理解监管逻辑,坚持信仰和道德标准,坚持对某些资产说“不”,是很难的,但也是很重要的。

大浪淘沙之下,“你可能会错过一些发财的机会,也可能会错过一些赚快钱的机会,但你可以走得更远。”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7620

(0)
上一篇 2022年7月30日 上午8:47
下一篇 2022年7月30日 上午8:5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