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财团兼职(韩国底层青年炒币暴富梦碎熊市之下还不放弃)

注:韩国“千禧一代”年轻人似乎生活在一个无望的社会。眼看着国家经济不断陷入死胡同,他们甚至自暴自弃,自称“Dirt Spoons\”.”为了快速实现财富自由,韩国年轻人尝试了各种方式,加密货币就是其中之一。现在,等待他们的是无法承受的损失。钱恩翻译了《纽约时报》的文章。熊市之下,带着“土勺子”出生的韩国年轻人将如何继续他们的发财梦?

金继元从来没有跟父母说过投资加密货币的事。

27岁的金济源仍然和父母住在一起。他通过买卖大量数字货币赚了很多钱。成功之后,金济源开始大手大脚地花钱,喜欢什么就买什么,每月花销高达1000美元。他辞掉了工作,甚至开始贷款购物,打算买房。

但现在,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的持续低迷,金纪元似乎坐不住了。他的头发越来越长,眼睛深深的埋在后面,让人捉摸不透。事实上,金吉元已经损失惨重。虽然不清楚具体数额,但至少有几万美元。

谈到对加密货币的痴迷,金纪元说:

“之前有人说投资加密货币是一种赌博。我觉得这种观点其实是不公平的。但现在,这种说法可能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像金基元这样的一代韩国年轻人正在寻找各种手段摆脱没有出路的生活,这也让这个国家陷入了加密货币的蛮荒世界。如今,加密货币市场已经崩溃,许多年轻人和老年人不仅损失严重,有些人甚至承担了大量债务。尽管如此,许多韩国年轻人仍然觉得数字货币是他们改变生活的最佳方式。

目前,韩国仍是全球第三大虚拟货币市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根据加密货币数据提供商Messari披露的数据,今年1月韩国市场的加密货币交易额达到68亿美元。南韩是比特货币的全球交易中心,也是许多其他虚拟货币的最佳交易低点,这些货币没有任何国家的中央银行背书。

加密货币已经成为韩国的一种文化现象。不信?来看看当今韩国加密货币行业意想不到的事情:

在韩国,咖啡店可以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一家国家电视网络公司制作了一个名为“街区之战”的节目,一位名叫“泡菜动力”的参赛者通过创建一家基于密码技术的公司而获胜。更有甚者,当首尔一家数字货币公司宣布推出新代币时,甚至引起了一群六七十岁老人的关注,他们甚至举办了一场派对来庆祝。

其实在韩国像金智元这样的年轻人不在少数。他们自称“土勺”3354,这是对韩国年轻人经济社会现状的自嘲。和中国一样,他们也认为有些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这些“富二代”会越来越富,“贫二代”会越来越穷,难以翻身。

现在,加密货币似乎是颠覆传统社会阶层上升阶梯的最佳方式。

23岁的Kim Han-gyeol毕业于一所旅游学校,现在在一家电子书公司担任兼职软件开发员。她说:

“在韩国,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你没有真正成功的机会。”

和金济源一样,金韩杰现在和父母住在一起,他还在邓金的甜甜圈里兼职,晚上自学英语。

在市场好转期间,金韩杰在加密货币上投入了大量资金,赚了很多钱。于是,她也膨胀起来,给自己和妈妈买了很棒很好看的衣服,还想和闺蜜一起开咖啡店。但是现在,她几乎失去了一切。

“我感到非常沮丧,因为我损失了几乎所有的比特货币投资。因为贪婪,我一次次想抄底,最后把财富都赔进去了。”

即便如此,金仍然强调,他仍然对数字货币有信心。她补充道:

“其实现在没有其他渠道可以弥补我的损失,所以我只能继续相信加密货币。”

对于韩国年轻人来说,这是一种令人沮丧和窒息的感觉。韩国年轻人要想成功,要么在政府谋得一份工作,要么成为韩国家族企业或行业巨头的商业精英,这些企业大多是各行各业的地方寡头。这意味着韩国年轻人要从小努力学习,然后考上最好的大学。一旦他们失败了,就很难再往上爬了。但是韩国大学的录取率很低,很多年轻人申请入学通常需要几年时间。

不仅如此,亚洲的收入不平衡也很严重。在过去五年中,青年失业率达到10.5%,并且一直居高不下。此外,整体失业率已达3.4%。韩国年轻人也自嘲为“三宝一代”,意思是会放弃三样东西:求婚、婚姻、家庭。

另一方面,韩国的一系列政治丑闻也让该国年轻人对国家的未来不再抱有幻想。最典型的例子是前总统朴槿惠事件。

加密货币的出现似乎为无望的韩国年轻人打开了一扇窗,他们开始在网络聊天室激烈讨论,举办每周聚会,甚至成立了数字货币知识产权沙龙。韩国的年轻人正在探索一个问题的答案:加密货币系统能否颠覆韩国传统社会严苛甚至无望的天梯?

在韩国,购买数字货币比购买股票或申请贷款创业要容易得多。金吉元早期在加密货币上只投入了很少的资金。他说:

“加密货币对我来说是一个赚大钱的机会。”

即使现在市场形势不好,但谈到加密货币市场的未来前景,金继元依然是满眼兴奋。

29岁的雷米金(Remy Kim)在加密社交媒体应用Telegram上加入了几个群组。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他觉得数字货币可能意味着一场颠覆传统的革命。

在网上,雷米金使用了“Les Mis”——这个名字,这是维克多雨果写的《悲惨世界》的缩写。他希望像书中那个被革命翻身的可怜的主角一样。雷米金(Remy Kim)在为Cryptopia media撰写的文章中表示,加密货币可以创造一个平等的社会,传统的基于财富的社会结构将不复存在。他写道:“在社会财富从一个群体转移到另一个群体的过程中,加密货币发挥了重要作用,极大地影响了韩国社会。”

雷米金偶然关注加密货币产业。他的电脑被黑客入侵,并被要求支付比特货币的赎金。最后,他付给黑客1.2比特元,这在当时相当于800美元。就在这件事发生后,雷米金开始关注加密货币,并开始自己购买比特硬币。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当比特货币达到19000美元的泡沫顶峰时,他卖掉了比特货币,并成功套现。成功后,雷米金(Remy Kim)给自己买了一辆价值50万美元的深蓝色劳斯莱斯,成为韩国最年轻的劳斯莱斯车主。

雷米金(Remy Kim)近日表示,加密货币的熊市让他损失惨重,但并未透露具体损失金额为——英镑。然而,他仍然拥有劳斯莱斯。

去年,因为觉得加密货币像是一种赌博,韩国政府考虑彻底关闭虚拟货币交易所,不再允许投资者买卖加密货币。此消息一出,立即引起了众多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强烈抗议,因为他们每天处理价值数亿美元的加密货币交易。如果这一禁令实施,无疑将是毁灭性的打击。之后韩国政府态度有所缓和,据说他们只是想禁止加密货币投资者开设匿名账户,旨在打击洗钱。

但现在,加密货币市场正在经历史上最长的熊市。就连曾经获得《街区之战》电视节目冠军的《泡菜动力》也无奈地表示,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泡菜动力”的真名是郑基永。比赛期间,他总是穿着滑稽的衣服来取悦裁判。直到节目最后一轮的晚上,郑才穿上西装外套正式亮相。

尽管郑仍在投资加密货币,但他警告其他人,像以前那样赚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许多人都很沮丧,因为比特货币的价格下跌得非常严重。其实我不是想赢比赛,而是希望大家都能开心。”

值得一提的是,进入加密货币行业的韩国大公司也开始挤压散户的利润,这也是除了价格下跌之外,韩国普通加密货币投资者难以赚钱的另一个原因。现代集团是韩国最知名的企业财团之一。他们推出了一个名为“HDAC”的区块链平台,并在俄罗斯世界杯上投放广告推广这项技术。另一家韩国大公司乐天集团(2017年卷入腐败丑闻)也开始与区块链创业公司合作。

雷米金认为,普通韩国人对金融行业缺乏了解。在他看来,韩国人就是在“赌博”。虽然他们通常很节俭,但他们会把所有鸡蛋放在加密货币投资上。

尽管如此,许多韩国年轻人仍然认为加密货币有望重返巅峰。金济源说,他很快会告诉父母自己投资了加密货币,坚信市场会再次回暖。只要他能赚钱,他就会停下来做点小生意。

最后,金济源说:“现在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变得富有。”(本文最初以App形式发布,译者Chaindder综合自《纽约时报》。)

本文来自链家

更多精彩资讯请登陆财经网站(www.jrj.com.cn)。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8039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8:59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上午8: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