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驻唱歌手(24小时书店、驻唱歌手……文化元素让夜经济“潮”起来)

只有白天工作,下班才有生活。近年来,夜间消费和夜间经济现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所谓夜间经济,是指发生在当日晚6时至次日早6时,以当地居民、劳动人民和游客为主要消费主体,以餐饮、购物、旅游、娱乐、学习、影视、休闲为主要形式的现代消费经济。北京市统计局发布的《2019年北京市夜间消费调查报告》显示,夜间经济对40岁以下人群有吸引力。午夜食品店是夜间经济最重要的一个方面。

为了提振夜间经济,7月12日,北京出台十三条措施。夜经济不仅仅是简单的吃喝,它潜在的“文化基因”也在不断被激活。从24小时书店到博物馆奇妙夜,从夜公园到夜展,“夜文化”的消费场景不断更新,消费体验不断刷新,消费力不断攀升。

夜晚文化消费能力被激活

夜幕降临,作为时尚和潮流的地标,位于北京东部的三里屯人山人海。一个个街头摄影师架起“长枪短炮”,对准路过的潮人、少女,不停按下快门;一些商店门前排起了长队;酒吧的凳子上也坐满了人……在熙熙攘攘的三里屯,矗立着一座安静的书店。

“咔、咔、咔”,不管进去不进去,先自拍发个朋友圈,配文:“抬头看书山,低头看书海。”这是三联韬奋书店门前的一幕。在这家24小时书店成为网络名人打卡圣地后,这一幕就不断上演。书店是一个城市的精神地标。对有些人来说,完成这个仪式后,就可以冒充“文艺家”了。

静下心来选一本书,成了很多人晚上打发时间的选择。“老师,这本书36元,需要书包吗?”类似的对话,9月25日晚,收银员在10分钟内重复了4次。三联韬奋书店夜班主管张越表示,年轻人是书店的主要消费群体,他们的很多消费行为都发生在晚上。夜间经济政策出台后,书店的客流量一个月增加了近千人,销售额也比过去增长了25%。平日收入在1-2万元,周末会更多。目前书店已经提前完成了今年的营收目标。

北京西部“夜都”地标之一的五棵松,夜文化消费也是如火如荼。9月27日21:30左右,驻场歌手在深情演唱情歌;创意街区的摊主正在向顾客介绍手头瓷器的创意来源;街头艺术家正在画一个披着短披肩的女孩的肖像.

晚上22:00,位于华西live东北角的北京时代美术馆“超越制造”沉浸式装置展览已经闭幕。在华西live的下沉广场,有一个地方依然灯火通明,商品琳琅满目。就是庙曲街3354号,露天文化创意街区,主要经营一些手工艺品和文化服务。许多游客在这里“购物”。

在华西,所有入驻商户都要取得专门的资质证书,有统一的开门关门时间,接受统一管理。庙曲街的摊主周燕于2017年10月入驻这里,见证了街区的发展历史。他说,起初,庙曲街的人流量很小。2018年6月世界杯时,出现了一个人流小高峰。今年周末人流爆发。

北京的“夜间经济政策”出台后,庙曲街的营业时间延长了两个小时,周燕的收入增加了20% ~ 30%左右。

文化元素让夜经济“潮”起来。以前人们只知道五棵松举办过很多大型演出和体育赛事。现在,晚上逛五棵松已经成为一件很时尚的事情。随着五棵松夜间文化消费业态的不断丰富,北京西部的夜间经济越来越热,逐渐打破了北京“东热西冷”的夜间经济消费格局。

创新推动夜文化消费升级

对于夜间经济的发展来说,建立一个新的消费场景并不困难

实体书店作为夜间文化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电商的冲击下,在房租、水电、人力等高成本的压力下,纷纷倒下。三联韬奋书店已经成为“网络名人”书店。如何实现可持续经营,是三联韬奋书店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一方面离不开政策支持,免店面租金。另一方面,书店要找到自己的出路,提高自己的“造血”能力。

创意产品成为书店“自救”的一个出口。据张越介绍,在晚间消费中,三联韬奋书店的文创产品销量不断增加,甚至逐渐与图书持平。书店的主要消费群体是年轻人,他们追求个性化和新颖的产品,愿意在文化创意产品上消费。书店的一个角落里有一台诗歌自动售货机,上面放着一袋袋“薯片包装”的诗集。一个顾客拿了一份,买单的时候问店员“这个会过期吗?”

文化产品是庙曲街这样的街区求新的必然选择。据庙曲街的经营者介绍,庙曲街有20多家店铺,有些店铺的原单率在50% ~ 80%,有些店铺正在快速升级产品,很多是电商平台买不到的。店铺主要负责设计师、创业大学生、商品收藏者和部分手艺人。“很多人晚上卖货,白天创作。”

同时,华西通过融合音乐、绘画、展览、心理咨询等文化艺术形式,吸引消费者,推动夜间文化消费的发展。

音乐成了晚上引流的重要工具,哪里有驻唱,哪里就有人群聚集。陈璧和他的团队是五棵松的兼职歌手。他们已经唱了一年多了,每次唱5个小时。据他观察,晚上的人流量越来越大。一开始一晚上的观众都在20人左右,现在有时候能达到300人甚至更多。今年中秋,他在五棵松周围找了三遍,都没找到停车的地方。

每个驻场歌手面前放一个收条码,观众通过二维码打赏歌手。陈璧说,他们平日的收入在300元左右,周末在400元到800元之间。他们不是高薪歌手。其中,最大的一次是7月6日,我赚了1000多元。刚好是Vae的演唱会,下着雨。很多人买不起黄牛票,就来这里听他们唱Vae的歌。

夜深了,驻唱的歌声已经停止,但画家林均瑶的画笔还在挥舞。林均瑶以前在书店做美工,退休8年。根据精致程度不同,一幅画要35到400元,林均瑶每个月收入一万多。更重要的是,这件事让林均瑶的技术派上了用场。一直忙到凌晨00336020,林俊瑶收拾好30斤重的工具正准备离开,突然有人来预约明天的遗像。

功能:求知、解惑与治愈

夜晚是精神慰藉的高峰阶段。这部分需求在妙趣街也能得到满足。

“朴素塔罗牌”通过塔罗牌推广心理咨询服务,强调倾听和表达的重要性,真正的面对面交流。创始人周伟说,以前,他们在很多地方开设了商店,但所有商店的营业时间和人流都不稳定,难以持续。五棵松客流量大且稳定,环境好,所以他们直接把工作室设在了这里。“以前感觉就是摆地摊,现在是在建立自己的大本营。”

但是,心理学相关的工作并不容易被理解和接受,有些人甚至会排斥和恐慌。周峰峰说,塔罗牌神秘的外衣能让人放下对心理咨询的戒备。这里的客户以30岁左右的年轻人为主,咨询高峰在19333.6万-2333.6万之间。有时候,打烊后还有人排队。简单芋头的成员平均每天的收入在800-1000元之间,最多的时候一天能赚3000元。

“我的很多客户都是不愿意活下去的人。”周伟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被理解,无处表达,他们找不到方向或问题的症结所在。女人更倾向于咨询感情,男人更倾向于咨询事业和财富。值得注意的是,经常有17岁的留学生和艺术类考生找他咨询学业。周伟认为这反映了这些青少年对现在和未来的焦虑,以及他们自己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借助塔罗牌的形式和商业氛围,心理咨询不容易深入,但还是可以给一部分人倾诉和表达的渠道,帮助缓解他们的困惑,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治疗他们的心理问题。

同样具有疗愈功能的还有24小时书店。北京互联网从业者Sean Wong是三联书店的常客。有时候失眠了,他就去书店安安静静地看书。书店的氛围有助于缓解他内心的压力。如果解决不了问题,直接去书店找解决办法。“我需要从书中汲取一些灵感,让自己走出死胡同。”

24小时书店成了很多人的“深夜书房”,看书到凌晨成了一些年轻人的常态。自从书店开张以来,张越就在这里上夜班。据他观察,平日里会有20人左右在这里过夜,周末人数会翻倍。凌晨一点,几个人会去收银台结账。到了凌晨两三点,书店里有的人还在看书,有的人已经睡着了。夏天的清晨,书店里很安静,窗外的天空渐渐明亮。张越也会选择读书。“这个时候,我觉得整个书店都是我自己的。”

书店不仅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地标,也是漂泊者暂时的休息场所。张越说,当天气不好时,流浪汉偶尔会在清晨进入商店休息。一年多来,张越遇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半夜来到书店,点一杯咖啡,看一本书,偶尔和店里的人聊聊天。第二天早上,他们赶往另一个目的地。在城市里,书店的功能不仅仅是输出文化,更是取暖。

随着夜间经济的发展,年轻人不再只沉浸在网络社交和电商购物中,而是走出去自己去体验、感受、触摸和选择。其中,人的交流和感知,幸福感和满足感,与在网络上体验的完全不同。周伟说,“希望大家都能走出来和真人交流。”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8054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8:05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8:0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