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群陷阱(在微信群里抢红包还能有提成诱人的兼职背后竟是裸聊)

2020年7月,胡的表哥给他介绍了一份——的兼职,建微信群,拉了四五个人,等着陌生人发红包。大家一起抢到红包,然后把钱转到指定的“家”,你就可以轻松拿到提成了。这样的好事,胡自然不会放过。工作一段时间后,他积极发展“下线”,聚集了很多朋友和同学,组成了一个小团体。

而胡等人抢到的红包,对于红包发送者来说,却是彻头彻尾的“噩梦”。2020年8月的一个下午,烈日炎炎,小康(化名)在家百无聊赖。突然有人加他QQ好友,自称网络主播。“小哥哥,你能关注支持我吗?”对方还发来一个二维码,表示只要扫码就可以下载直播APP。

反正没事干,小康就下载了APP。得知小康下载后,对方马上找借口,说要换个账号再找他聊天。过了一会儿,一个新的QQ号加到了他身上。这一次,对方介绍自己叫“娜娜”。聊天中,“娜娜”建议是否聊点刺激的。小康心领神会,“娜娜”主动和她视频聊天,并在视频中跳了脱衣舞。

“小哥哥,要不要我把这个视频和截图发给你的亲戚朋友?”聊天结束后,小康收到了娜娜刚刚发来的视频聊天的录音画面和截图。屏幕一半是脱衣舞娘,一半是小康的头像,然后她发了小康的手机通讯录截图。至此,“娜娜”露出了真面目。她要求小康支付2000元删除视频。

小康感觉像掉进了一个冰窟,他同意了。“娜娜”发来一个微信群的二维码,小康扫码进群。他发现群里有5个人,但是没有人说话,群里一片寂静。此时,小康隐约明白自己踏入了一个陷阱,但为时已晚,对方已经可以握住自己裸聊的“把柄”了。按照对方的要求,他在群里发了两个1000元的红包,其他5个人很快就收到了。

经历了这一切,“娜娜”告诉小康,视频可以删除,但电话通讯录“另当别论”。小康只好继续发红包。从下午1点到4点,不到3个小时,他发了91个红包,每个1000元。在此期间,小康还收到了娜娜的付款码,他也听从了他的建议,先后转账5万多元。

但噩梦仍未结束。第二天,娜娜称是为了防止小康报警,提出让他交“保安钱”。小康3分钟发了14个红包。短短两天,小康发出了105个红包,共计10多万元。但对方还是咄咄逼人,小康实在没钱,只好报警。

在警方询问的过程中,小康吐露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钱,大部分被骗的钱都是他应对方要求从各个平台借的钱。小康,同时,陷入“裸聊”诈骗泥潭的不止他一人。仅在这起案件中,全国至少有14名受害者。

负责此案的浦东检察院检察官表示,受害人下载的APP可能含有木马或病毒。受害者下载的时候,手机信息已经成了对方的“囊中之物”。在调查之下,警方发现,受害人损失的资金,通过多个支付宝账户或银行账户,早已化为零。警方追捕到一批为犯罪分子洗钱的人,即胡等人。

到案后,胡交代,他知道这笔钱来路不对,但这种无利可图的生意,工作轻松,收入高,加上“只是算账,没有参与犯罪”的侥幸心理,让这些年轻人跳了进去。他们频繁的换微信群,解散,建新群,解散,建新群,如此反复,不知不觉,他们转的钱也在“攀升”。2020年9月,胡、程等10余人被捕。

公诉人指出,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明知是犯罪所得的款项,通过转账或者其他结算方式协助转移资金,也是掩饰犯罪的表现。2021年2月9日,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对胡等人提起公诉。

主编:王海燕文字编辑:王显乐标题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曹丽媛

来源:作者:王显乐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8122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8:23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8:2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