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漏发工资(广东老兵为牺牲战友祭扫30年)

来源:南方日报

再一次来到故人故去的地方,野果挂满了南方小城的枝头。

这是肖铿明牺牲战友的第三十个年头。因为疫情,清明前后安排的行程推迟到了近期。

肖铿明还记得,多年前,16岁的自己和老乡一起参军,仿佛就在昨天。

守一句生死约定,广东老兵为牺牲战友祭扫30年

广东老兵肖铿明(右)经常带着女儿(左)去扫墓。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当时,他和战友们同意——谁要是牺牲了,活下来的要替牺牲的扫墓,有时间去帮忙照看一下父母!

后来战友相继牺牲,他们长眠异地。牺牲在外地的战友,成了萧铿明的心事。

2014年,国家设立烈士纪念日。近年来,肖铿鸣除了坚持每年祭扫战友,把精力更多放在了找寻牺牲兄弟健在的父母,给他们送去一份远方“儿子”的问候。烈士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

今天是中国的第七个烈士纪念日。纪念日前夕,肖铿鸣再次踏上祭扫路途。

生死之约

“我要是牺牲了,你来扫墓时,记得在坟前插一枝豆稔花,那我就知道是你来了”

走在小城的街头,回忆总能把萧铿明拉回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几年前的一个秋天,在广东省汕头市西堤码头,300多名即将参军的潮汕小伙子站在货轮甲板上。送行的亲戚挤满了码头,16岁的小铿明在货轮上。

“铿明年轻,你要照顾他……”小铿明的家离战友姚大兴、郑开雄的家很近。三个人一起参军,父母在码头上对他们大声呼喊。

“谁也没想到,这竟是他们和亲人的最后一面。”回忆往事,肖铿鸣几度哽咽。

船上,向往军旅生活的男生们正兴奋地用潮汕方言聊天。后来在广州换了“闷罐集装箱”列车,一直送他们去部队。

新兵入连后,肖铿明是高中学历兵,分配到高炮连,郑开雄、姚大兴分配到步兵连。这两家公司相距不远。周末,他们经常聚在一起喝茶聊天。

阳春三月,满山盛开的紫豆藤壶挂在枝头。几个人一见面,郑开雄顺手折了几朵豆茎花,说:“要是秋天就好了,摘几个豆茎果吃了解渴解乏。”

小铿明记得,他旁边的人敲着他的头盔说:“铿鸣,以后我要是牺牲了,你来扫墓时,记得在坟前插一枝豆稔花,那我就知道是你来了!你说好不好?”

后来,我们谈到了我们的家乡,谈到了我们的父母,并达成了一个协议:“谁要是在战场牺牲了,活下来的要替牺牲的扫墓,有时间去帮忙照看一下父母!”

战斗打响后,萧铿明曾在执行任务时听到同伴牺牲的消息。“郑开雄和姚大兴死在不同的高地……”听到这个消息,肖铿明呆在原地,久久没有说话。

几个月后,肖铿明跟随团来到上石镇烈士陵园祭扫。在154座烈士墓中,他看到了那些熟悉的名字:郑开雄、姚大兴、余绵才、高俊珍、聂.

曾经承诺生死与共的战友,将永远长眠异地。

1983年10月,萧铿明即将退伍。他带了两瓶酒、几包糖和饼干去烈士陵园祭奠逝去的战友。

牺牲战友

“如果牺牲的是我,我相信活下来的战友,他们也会像我一样每年去祭扫”

从此,战友牺牲成了一直挂在肖铿心里的牵挂。

1984年,退伍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刚被安置在国企的肖铿明领到了第一个月工资48元。“那时候月薪60多元已经是高薪了”。

他心里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去扫墓,可现实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当时他父母年事已高,还有五个未成年的弟弟妹妹。养家的重担落在了小坑明身上,他每月的开销经常捉襟见肘。

小铿锵明粗略算了一下,从朝阳过来的车票花了200多元,加上其他费用,半年的工资还不够一个来回。

后来,肖铿明考上了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工程专业的付费生。学习后,他利用专业为企业做工程预结算的单据兼职赚钱,直到1989年才勉强攒够路费。

当年8月,小余明趁着暑假,踏上了牺牲战友之旅。为了省钱,一路上他一分钱都不想多花。当他15岁的时候

那时候,没有钱。那两瓶酒,几包饼干和糖果,还有买香和纸的钱,都是小坑明在南宁买的。在陵园154座烈士墓前,肖铿明在每个墓碑前点燃香烛,倒上一杯白酒,祭奠先烈。

他在郑开雄、姚大兴、余绵才、高俊珍的墓前摆放饼干、糖果,“都是他们生前最爱吃的食物”。

想到那些年的部队时光,想到每次看望郑凯雄父母时老人憔悴的面容,想到生活的艰辛,肖铿明把瓶子里的白酒喝得一干二净,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第二年回烈士陵园后,肖铿明觉得自己的收入总是太低,因为他要打工挣钱,还要攒钱养家。1991年,他选择了“下海”。那一年,萧铿明的父亲也去世了。按照老家的习俗,他得在家尽孝,不能出远门。他叫同为军人的弟弟牺牲战友。

肖铿明拥有国家建造师职业资格证书。他先做项目,然后转向市场投资。1998年,他开着自己的车,和几个战友一起去了。

“每个烈士墓前一瓶酒、一盒烟、一包饼干、一堆水果的牺牲标准也是从那个时候定的。”肖铿明说,这些都是那个年代战友最喜欢的东西。

除了帮助家庭困难的同志一起牺牲,他还经常帮助生活困难的同志。

然而,市场并非一帆风顺。2008年,肖铿明的生意不好,每次祭祀几万元的费用不是一笔小数目。当2009年清明节临近时,她的爱人试图劝阻她。

肖铿鸣到了阔别六年之久的地方,他借了辆自行车循着当年的记忆,找到了当年的烈士陵园。人肖铿明说,当年人们坐硬座火车祭祖,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也不能忘本。

这一年,肖铿明带着爱人和一双儿女去了烈士陵园。他向家人讲述了这些烈士的英雄事迹。从那以后,他的妻子再也没有反对过他牺牲烈士。

“如果牺牲的是我,我相信活下来的战友,他们也会像我一样每年去祭扫。”小坑明告诉他的孩子,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烈士的生命和鲜血。

“寻亲”之路

“这辈子,只要我还活着,每年都要来给他们祭扫,这是承诺。”

2014年9月30日,第一个国家烈士纪念日,肖铿明在电视上看到,从中央到基层,全国人民都在祭拜烈士。这让肖铿兴奋了很久。

2015年“她的儿子牺牲了,无论如何我也要找到她,送去我这个远方儿子的问候”清明节前夕,肖铿明在祭扫烈士时突然有了这样一个想法。

当他把想法告诉老教官时,对方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国家成立烈士纪念日,全社会都在祭扫烈士。我想把更多精力放在找寻牺牲兄弟健在的父母!”

想到我妈现在80多岁了,牺牲战友的父母也很老了,我不去恐怕就见不到他们了。小坑明还是想试试。

小铿明首先找的是广东烈士的父母,因为他是广东人,当年的战友很多都有联系。很容易参观慰问烈士健在父母的作品。

“寻亲”出省,就变得难了。当年记录的家庭住址大多只记录在村镇。在过去的30年里,80-90岁仍然不知道自己名字的人被搜索。萧铿——明灿只有动员他当年遇到的所有同志,并打电话向军分区和人武部求助。

2017年1月,小余明从战友那里得到消息,贵州籍烈士江天福的母亲还活着。江天福牺牲后,他的母亲整天呆在以泪洗面,哭瞎了眼睛,父亲去世时没有拓哉。听到老人的地址后,肖铿明和赵出发去了贵州的山区。

“那是少数民族居住的瑶山。人住分散,山顶全是雾。很难问路。”小坑明进入贵州省金平县山区后,根据提供的地址导航,他们开车在山区转了两天,却没能问出江天福的家。

第二天,他们改变了策略,直接去了当地的乡政府,让工作人员帮忙带路去村委会,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带路去老人的坎

江天福的家在一座大山上。旧木屋年久失修,木墙上已经破了很多洞。房间里没有灯,火池里的火映着房间里的红光。黑锅里正在煮木薯粥,老母亲和江天福的弟弟坐在火塘边,在火上烤着。

看到老人的情况,小铿明鼻子酸酸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临走时,肖铿明把准备好的慰问金给了老人,老人不肯收。小坑明只能悄悄给了江天福的弟弟。

“有些老人因为信息闭塞,不知道自己是烈士,也不知道国家有很多优惠政策!”肖铿明说,有一次在某地寻找一位烈士的母亲时,由于30多年前资料缺乏,当地政府并不知道有这么一位烈士。

民政局工作人员听了肖铿明的讲述后,和肖铿明一起寻找烈士的母亲。后来汇总了所有知情同志提供的信息后,确定了老母亲的名字和大概地址。县民政局局长陪他们去了很多山村,才找到烈士的母亲。

“也是在少数民族山区,老母亲家的房子很破。一个房间一半被牛围着,一半是厨房,后面是床。看到这种情况,县民政局局长也流下了眼泪。”小铿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后来失踪多年的烈士家属抚恤金全额发放,房子也是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新建的。

很多次,萧铿明费尽周折才找到烈士的家,才得知老人已经去世。“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154名烈士信息量太大了,又涉及十二个省几十个县,地方太多了。”

肖铿明知道烈士父母都有国家烈士抚恤金,基本生活没有问题。他所做的,就是给儿子远方的关心和安慰。

近年来,萧铿明的“寻亲”之旅遍布12个省,走访慰问了97位烈士父母。他粗略计算了一下,他的行程超过了20万公里。

“想到做这件事情的时间还是太晚。”肖铿鸣言语里满是遗憾。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8179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8:29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8:3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