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快营通(0元学配音能轻松月入过万新华社调查玩命忽悠有人被网贷)

目前,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的规模正在稳步扩大。在市场上,一些制作精良的有声书(剧)平台的收购价可以达到每小时几千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录制有声书赚钱的机会。新华社发现,一些商家借机在网络平台推广各种“声音培训班”。培训班大多先以“免费专业语音培训”、“帮助联系高收入兼职”等承诺招生。然而,学员高价购买课程后,并未实现宣传的“轻松月入万元”、“培训后有保障就业”,有的甚至走了网贷。

套路:门槛低、赚钱多、赚钱快、躺着赚有些“声音培训班”揽客套路明显。

第一步是“低价班”“免费班”忽悠你去上课。记者发现,“声音培训班”大多设有“训练营”“试听课”等收费极低甚至免费的短期培训课用于吸引学员。

第二步,把“好学又赚钱”的免费课程改成“洗脑壳”。记者在体验了“Hi X教育”的音训营课程后发现,与播音、配音专业技术培训直接相关的内容占课程总时长的极小部分,大量时间被培训讲师用来向学员灌输“零基础学习两个月,兼职月入三五千”、“在家录制有声读物一小时能赚几百元”、“全职有声读物主播月入30万”等概念。

第三步,承诺“赚得多”“送工作”,其实就是卖高价课。“熊X教育”的培训师声称:“即使是新手,接受高级培训后,一个月也能轻松收入5000元左右。”记者被告知,“高级培训班”的价格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两个月到半年不等。

很多推广高价课程的机构都强调可以为学生“派单”(提供兼职机会)。“Hi X教育”训练营向记者承诺,高级课程的毕业生通过考试后可以进入“专业试听池”,长期享受为喜马拉雅等大型平台录制有声书赚钱的机会。“熊X教育”号称有大量“内部机会”录制有声书等。只有高级班的学生才能享受。“好X微课教育”给记者发来了一份众多知名音频平台的名单,暗示可以从这些平台接单赚钱。

真相:培训质量差、承诺难兑现、有人“被网贷”

培训班的承诺大多很难兑现。

3354训练质量差。大学生小方花了7000多元参加了“谭X教育”有声书培训的“进阶课程”。她告诉记者,很多原来的“直播课”已经缩水成了“录播课”,学生和老师之间无法交流。在少数“直播课”中,学生无法与老师互动。课后老师只会留下一些绕口令和普通话发音训练,对学员训练的反馈非常滞后。

记者还发现,有不同的培训班承诺“真实直播不录音”,但也有完全不同的内容由同一个人同时授课的情况。

这些培训班大多号称由所谓的“顶级播音老师”独家授课,但实际上大多是播音与主持专业的大学生兼职授课。

3354诺言难守。“我们自己找不到兼职渠道。机构承诺会介绍工作机会和兼职渠道,其实什么都没有。课程结束后,老师会迅速解散学生群。”小方告诉记者,“送兼职赚钱”“独享资源”等承诺无法兑现。

记者还调查了一些机构强烈推荐的兼职接单网站“X音圈”和“顺X声”。“X音圈”诱导记者支付多轮费用,才有机会试听订单。记者交费后发现,这家网站的兼职需求大多要求“专业人士才能投标”,其他的没有试听名额。在一些APP投诉和评价平台上,大量用户批评网站“骗取认证费和会员费”、“根本拿不到账单”。

3354年,未成年人被“出借”。“培训师会反复向我们展示所谓‘老年人’的兼职高收入

“后来我想查询我贷款的金额和利息,却联系不上帮我贷款的人。我去找班主任,得到的都是模糊的答案。”小芳告诉记者,她不知道自己背了多少贷款,要还多少利息。她的很多同学都有类似的经历。

治理:压实平台主体责任、明确监管权责

「声音变现」真的是低门槛的「财富出路」吗?为什么这么多“声音培训班”很常见?如何管理?

FM相关工作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确实是有声书市场的成长期,但市场对有声书作品质量的要求和播主的专业水平也在快速提升。

“蜻蜓FM的有声书作品一般由专业的录音制作机构完成,不采用兼职投稿的方式。”该负责人表示,平台有声书中的每个角色都会经过多轮试镜的精心筛选和挑选,主播们挑选的配音演员和广播剧专家非常多。

微信读书团队也表示,平台有声书作品主要来自专业机构,很少收到个人投稿。“对于少数雇佣作品的个人主播,我们会审核他们的工作经历、相关证书、相关录制作品等过往经历。筛选标准严格,不是简单培训就能通过的。”团队建议,不要被一些速成培训班所谓的“高利润”误导。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的趋势是专业平台越来越重视有声读物和广播剧的后期制作。“后期制作水平的重要性等同于播出质量,这不是业余爱好者能满足的。”

专家不认可这类培训班的培训方式和效果。上海教授、《百强电视秀》主持人孙智华表示,虽然绕口令和发音是语言训练不可或缺的工具,但这需要一个漫长而成功的过程,单靠这些并不能从整体上提高语音表达技能的水平。配音技能训练对天赋要求很高,有复杂系统的技能训练方法,绝不是几个兼职的大学生能在短时间内提升的。

专家建议,应尽快压实相关网络平台的责任。这些培训班大多在各大网络平台投放夸大、虚假的招生广告。深圳消费纠纷评估专家、北京东源(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勇建议,相关平台应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网络安全法》等规范严格执行。市场监管、教育、人社、电子邮箱等。都认为此类培训班存在虚假宣传、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等问题。但常态化监管由谁来实施尚无定论,开设此类“语音培训班”需要具备什么资质的要求也不够明确。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莉认为,监管责任不明确影响了处理此类问题培训班的效果,有关部门应尽快明确权责,系统治理。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8234

(0)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上午8:11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上午8:1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