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一月两千(看这些花样繁多的兼职取酬)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吴宇轩报道,近日,在江苏省高邮市作风建设大会上,临泽镇原副镇长温宜章案在全市通报,引发关注。

经查,临泽镇党委安排温宜章为辖区某企业提供驻厂服务。公司负责人为了表示感谢,提出每月给文一章发工资。明知违规,文一章为自己的兼职报酬披上了“隐身衣”:他安排侄女司某某在公司上班。公司在他工资的基础上,每月多支付2000元作为文一章的“工资”。2018年10月、2019年10月,司某某将工资福利款共计78000元转入温宜章妻子账户。最终,文一章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近年来,发生了大量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兼职取酬的案件。少数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一边拿着国家支付的工资,一边拿着企业丰厚的报酬,穿梭于本职工作和兼职之间,充当“两栖干部”,可谓五花八门。

记者梳理案例发现,一些党员干部直接在企事业单位或社会组织兼职,明目张胆地领取工资,突然把兼职单位当成了自己的“提款机”。如贵州省兴义市工贸和科技局原副局长、项目开发股原股长黄鹏,以加班、交通、通讯、项目资料汇编等名义,收受兴义市中小企业发展服务中心给予的补贴共计7万余元。

一些党员干部“挂证取酬”,将职称、职业资格证书与非从业企业名称挂钩。实际上,他们没有在关联企业工作,并非法获得报酬。如四川省平昌县园林绿化管理处副处长唐思军,将其资质证书违规注册为某建筑公司二级建造师,并兼任该公司二级建造师并领取报酬。

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深谙“权力投资”之道,奉行“放长线钓大鱼”。他们在领导岗位上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到了离职或者退休的时候,就开始发挥自己的“余热”。如广州市城市更新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叶浩俊提前退休,同年未经组织批准,在原岗位管辖范围和业务范围内为某民营房地产企业担任顾问,违规领取兼职报酬。

“非法兼职报酬看似付出了‘劳动’,实则为以权谋私、损害公私利益等蛀虫打开了‘美人镜’。”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吴分析,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违规兼职取酬,极易引发权钱交易和利益输送,导致腐败。同时,党员干部违规兼职、参与经营活动,也会导致经济组织之间的不平等竞争,扰乱市场原有的正常竞争秩序。

做官发财有两条路。对于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的非法兼职取酬,无论是党纪还是国法都有严格的规定。103010第九十四条明确将“违反有关规定在经济组织、社会团体等单位兼职,或者经批准获取工资、奖金、津贴等额外利益”的行为界定为违纪,按照违反有关规定从事营利性活动处理。103010第三十六条还规定了对违规兼职、领取报酬的处罚。少数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有“两头占”和实现bot的妄想

非法兼职取酬现象频发的根本原因在于一些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理想信念的松动和侥幸心理。浙江省舟山市纪委监委进一步完善公职人员兼职审批、日常监督、定期报告等机制。对未按规定报批、违规兼职的,从严查处,加大典型案例曝光力度,不断强化警示。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纪委创新建立“室、组、处”专项监督联动工作机制,将党员干部违规兼职取酬纳入专项监督范畴,聚焦重点行业、关键环节开展精准监督。同时,通过开展专题警示教育,引导党员干部知敬畏、敬畏、守底线。

=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8387

(0)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上午8:13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上午8:1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