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德语兼职(钱锺书:被神化与被低估的)

strong>作者:高渊

采访对象档案夏:1949年出生,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曾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上海大学兼职教授。他研究了35年钱钟书的作品。

没有人谈钱钟书。但是,很少有人能看懂钱钟书。

2020年是钱钟书诞辰110周年。在世人面前,钱钟书是中国学术界的一颗北斗,关于他的传说很多。或者他在清华图书馆一排排书架上扫来扫去,或者他在书店里找不到一本他没读过的书,或者外国记者说中国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见证长城,一个是亲眼见到钱钟书。

鲜为人知的是,钱钟书一生从不藏书。他的住处只有一个书架。除了少数几本外文参考书外,大部分都是他父亲钱基博留下的珍贵典籍。但他什么书都没读过,从典籍子集到官员野史、小说笔记、佛道书籍等等。他能快速阅读,准确掌握重点,真是难得。有一次,他跟助手说,他花了两个星期把十三经全部温习了一遍,发现了很多好东西。然后他谈到了他的新发现。

很多人认为“钱钟书热”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因为110万字的《管锥编》出版于1979年8月,1980年10月,小说《围城》时隔33年重新出版,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其实40年代就有一股“钱钟书热”。1946年,他的小说《围城》在上海的《文艺复兴》杂志上连载。次年,由上海陈光出版公司出版,洛阳纸贵。1948年,学术专著《谈艺录》也在上海出版,使钱钟书声名鹊起。

那时,江洋在上海非常有名。她不仅教书,还写剧本,已经上演了三部剧本。以前别人介绍钱钟书的时候,总说这是江洋的老师。《围城》和《谈艺录》出版后,社会地位颠倒,大家都会介绍江洋是钱钟书的妻子。

在两次“钱钟书热”之间,他沉默了近30年。然而,70年代末以后,钱钟书的名气越来越大。无论是他死于1998年,还是他的妻子江洋死于2016年,这股热潮似乎都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全社会都津津乐道他的奇闻轶事,大家都把他推上了“神坛”。

然而,在神化钱钟书的同时,质疑他的声音也不时出现。比如有人写,在干校时期,他曾问过钱钟书《皮日阳秋》的出处,但钱沉默不语。其实看过一些古籍的人都知道,“皮日阳秋”的代号是《世说新语》,意思是心中有一个判断。钱钟书对《世说新语》非常熟悉,《管锥编》的引文多达101条。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些?

还有人说,钱钟书不知道“杜甫半夜哭血,不信东风唤不回”的作者是谁。其实这首宋代王陵的诗,收录在《千家诗》里。这两个问题都没有答案,钱钟书显然是“假装不知道”,因为他问了他一个不该问的小问题。

近年来,有一些知名学者提出了质疑。比如李泽厚说钱钟书“读了那么多书,却只得到很多零碎的成果”,余英时说《管锥编》就像赔钱一样。

这就引出了另一个公案,即对钱钟书历史地位的评价。目前社会上称钱钟书为大学者、文学家并无异议。但是说到钱钟书是不是思想家,就会引起很大的争议。因为在《管锥编》这本他一生的学术巨著里,他把自己的思想写得极其晦涩,就像秋天田野里的落叶,随意散落一地。

钱钟书是被神化了还是被低估了?或者说,他是不是同时被神化和被低估了?这需要他的敬业的研究人员来解读和分析,这有点像当年李政道和杨振宁是否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关键取决于吴健雄如何用实验证明宇称不守恒定律。

第一章:蓝田师范学院

高远:《围城》三闾大学的原型一般认为是钱钟书任教的国立蓝田师范大学,而《谈艺录》的前半部分是在蓝田师范大学完成的。能否说第一次“钱钟书热”源于蓝田师范学院?

夏毅:这是从1938年秋天开始的。当时,钱钟书在英国牛津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夫妻俩乘邮轮回国。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长梅贻琦得知这一消息,经冯友兰推荐,聘请钱钟书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外语系教授,当时他才28岁。

然而,钱钟书在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并不快乐。他把自己在昆明的住处称为“冷宫”,因为他在外语系受到了冷遇。关于这个有很多传言。一个是钱钟书真的看不起外语系的教授。他说:“西南联大的外语系一点都不好。叶公超太懒,吴宓太蠢,陈福田太俗。”

就这样,外语系的三个教授都得罪了。第二年,钱钟书没有续聘,只好去他父亲钱基博执教的蓝田师范大学当教授兼外语系主任。

高远:1939年钱钟书到蓝田师范后,是什么促使他开始写《谈艺录》?

夏:在这里,我要提一个人,他叫毛,笔名淑子。他是明末冒险征服新疆的四子之一的后代,比钱钟书大一岁。他们是在回中国的船上认识的。作为民国才子,他们自视甚高,被称为当年的十大狂人之一。起初,他并没有注意钱钟书。他们两个在甲板上打了一场老套的诗,说服了他。后来他把自己和钱钟书比作云龙。钱钟书是人中之龙,一代豪杰,他是浮云。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8588

(0)
上一篇 2022年8月3日 上午8:50
下一篇 2022年8月3日 上午8:5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