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兼职网(微整形从业者零基础培训三五天可接单年入过百万)

来源:新京报

暗访微整形“零基础培训三五天就能接单”

记者以学生身份暗访了一家私人整形工作室。店主说,他可以以十倍于进价的价格给顾客打针,一年轻松收入过百万。

微整形从业者:零基础培训三五天可接单 年入过百万

“阳光”整形美容工作室手术现场。摄影/新京报我们的视频采访团

直到最后,赵小姐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名为“线条雕刻”的美容消除法律线条的项目将让她再为此困扰一年。

2018年4月,赵小姐在某私人整形美容工作室接受微创手术后,出现面部肿胀、头痛等不良反应。她辗转北京、上海多家医院,诊断结果是手术植入的物质累及头部神经。2019年2月,她在武汉协和医院接受了全身麻醉手术,部分残留物被取出。

微整形从业者:零基础培训三五天可接单 年入过百万

“阳光”整形工作室,一位顾客正在接受手术。

赵小姐告诉新京报记者:“医生说贴在神经上的东西不敢强行取出,成分无法确定。”

她了解到,工作室老板在外地行医,在上海、广州等地报过案。2018年11月,上海长宁区警方以无管辖权为由,将案件移送武汉江汉区警方;2019年4月,广州白云区卫生健康部门介入调查,对其罚款2万元。

2019年5月,新京报记者以见习记者身份暗访该私人整形工作室。上述店主向学员声称,没有任何行医资格的学员只需要交6800元。经过培训,他们可以开一个微整形工作室,以十倍于进价的价格给顾客打针,这样他们一年就可以轻松赚到一百多万美元。

一名学生向新京报记者建议:“我学了回去实习。叫你妈,叫你姐,打三个,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石磊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成为一名合格的整形医生可能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但社会对整形的需求很大,其中的缺口催生了无资质的整形医生和无资质的整形工作室。

广州市白云区卫生监督所监督科科长丁告诉新京报记者:“她的位置不固定,是典型的流浪非法行医?她不符合拘留判刑条件,两次以上非法行医,第三次抓到才能判刑。”

2019年6月10日,新京报记者从天眼查获悉,上述店主实名孔某某投资的公司仍在,其工作室仍在运营。

整形后现严重不良反应 店主事后消失

2018年4月,武汉的赵小姐在当地一家名为“阳光医美”的私人工作室进行了“线雕”整形手术。手术后,她的脸又肿又疼,头也疼了近一年。

赵小姐介绍,2016年左右,她在整形医院消费时认识了工作室老板“Sunny”。当时“Sunny”穿着白大褂,主动加赵小姐为微信好友。2016年至2018年,赵灿小姐经常在朋友圈看到自称整形界知名医生的“Sunny”,展示整形结果,带学生做微整形培训。

微整形从业者:零基础培训三五天可接单 年入过百万

工作室里的药品和耗材。

2018年4月,“Sunny”在微信上向赵小姐发出邀请,称可以亲自接赵小姐到工作室体验护肤服务,赵小姐答应预约。

2018年4月7日,“Sunny”载着赵小姐来到工作室所在的武汉国际广场28楼。在护理赵老师皮肤之前,“Sunny”说赵老师有法令纹。工作室有无痛免手术的“线雕”提拉项目,可以彻底改善法令纹的地位。

对于项目的定价,赵小姐说:“她当时报价从12800元到13000元,打完折后再收我7000元。这个价格也不错。如果在医院消费,和做活动的时候价格差不多。”

根据赵小姐的描述,在同意a

赵小姐告诉新京报记者,手术后两三天,她的脸又肿又疼。“(脸)像个包子,她根本出不去。”

其间,赵小姐继续向“Sunny”反映这一情况。一开始“Sunny”安慰说这是恢复期的正常反应。几天后,她开始质疑赵老师术后面部照片被处理过,认为赵老师夸大了自己的症状。赵小姐试图与“Sunny”协商处理术后情况。被推掉几次后,“Sunny”开始失联。

之后,赵小姐去了工作室所在的楼里,发现工作室已经搬走了。

工作室隔壁的居民告诉新京报记者,工作室于2018年底搬出。从2018年年中开始,很多戴口罩的顾客来到工作室维权。工作室门口一直没有挂招牌。赵小姐说,手术前后,她在工作室的展柜里看到了大量的获奖证书和奖牌,但在工作室里没有看到营业执照,也没有用“Sunny”确认自己的行医资格。

2019年2月,赵小姐在武汉协和医院接受手术,去除部分残留物。

赵小姐说:“(塑料残渣)拿不干净。医生说:“附着在神经上的东西不能强行取出,成分也无法确定。\”

店主称零基础学员培训三五天即可从业

据“Sunny”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她开设整形美容培训班已有7至8年,学员不计其数。很多学员都在全国各地成立了自己的私人整形工作室,包括广州、上海、新疆等地。有复杂的操作时,学员会邀请她去外地指导或直接操作,“Sunny”会收取一定的参观费。此外,外地的客户也愿意出价邀请“Sunny”来参观,“Sunny”会飞到全国各地做手术。

新京报记者以学员身份参加了“阳光”工作室的培训课程。据记者观察,该工作室约60平米,两室一厅。工作人员包括两名培训师和一名店长,店里还有两名外地来的学员。

“Sunny”向学员声称,没有任何行医资格的学员只要交6800元。经过培训后,他们可以开一家微整形工作室,以十倍于进价的价格给客户打针,这样他们就可以轻松年收入超过百万美元。

“Sunny”工作室的一名助理告诉新京报记者,工作室有国内外不同档次的整形耗材和药品,整形相关产品往往以十倍的价格卖给客户。一位开了自己工作室的学生也告诉新京报记者:“200元起的进口货,你卖2000元是对的。”

“一年有一两百万客户很正常。很多女生开着豪车买房半年。”一位已经开店的学生告诉新京报记者。

“Sunny”告诉记者,零基础的学员只需要在工作室培训三到五天就可以学会基本操作,可以自己开工作室接单。之后他们随时可以找她再培训:“理论也教,实操也教。可以互相练习实战。”

一名学生向记者建议:“我学会了回去实习。叫你妈,叫你姐,打三个,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一位与记者同时在培训的学员透露,她曾在“阳光”的工作室学习了一个多月。目前她已经接了三单,赚了9600元。她对自己的收入很满意。

多位同学表示,在私人整形工作室接单属于兼职,他们的客户主要靠熟人带熟人,在朋友圈做广告,类似微信生意。

在新京报记者表示担心客户质疑工作室资质后,“Sunny”表示:“我现在经常对客户发火。(客户)说看证书。我说看什么证?有的客户就是欠费。他对医师资格证很纠结,就不要接了。”

上述学员向新京报记者坦言,这是一个暴利行业,利润快,风险低:“抓到就罚两三万。”

关于可能性

赵老师之前加入了一个有246名成员的“阳光”工作室学生小组。群里截图显示,“Sunny”会在群里分享自己的手术经验,同学们会向Sunny和其他同学咨询手术中遇到的问题,比如注射剂量、手术方法等。

“非法行医被抓,不到三次没法判刑”

根据2005年国务院发布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疗机构执业需要持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整形美容美容机构也属于医疗机构范畴。此外,塑料美容项目的运营商需要持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医疗美容app新氧2018年年报显示,中国医疗美容消费者近2000万,市场规模可能达到2245亿。然而,平均每百万人中只有2.88名整形外科医生,黑市业务的规模是正规业务的十倍以上。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石磊说,这些整形美容工作室都是非法经营的。目前市场上存在大量的整形美容工作室,但都处于民众不行动、官方不查处的尴尬境地,屡禁不止。

“打针本身几天之内就能学会,但这些人没有任何医学知识,所以他们并不真正具备这个资格。在你完全掌握之前,他怎么训练你?这种短期培训班只有骗子才能做。”石磊告诉新京报记者。

石磊介绍,成为一名合格的整形医生可能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但社会对整形的需求特别大,其中的缺口催生了不合格的整形医生和不合格的整形工作室。

民营整形行业的流浪经营特点也增加了监管和执法的难度。

新京报记者核实,“Sunny”投资的真名为孔某某的公司仍在,旗下多家工作室仍在运营。

在赵小姐的多次举报下,三地执法部门对此事进行了处理。

2018年7月,上海长宁区警方对该负责人采取行动。2019年5月29日,上海长宁警方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她被抓时尚未开始手术,因此不构成非法行医。2018年11月,应当事人要求,上海警方已将此案移交给武汉警方。

2019年4月,广州警方在某酒店将犯罪嫌疑人“Sunny”抓获。广州市白云区卫生监督所查实,该工作室负责人无资格证和执业证书,违反了《执业医师法》,对其罚款2万元。

2019年5月30日,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分局政治部办公室主任段鹏表示,“我们认为这个问题属于医疗纠纷,公安机关不应该受理。目前江汉区卫生卫生局已经介入调查。”武汉卫健委回应称,仍在调查。截至发稿,新京报记者尚未收到其具体回复。(新京报我们的视频暗访组文字整理/新京报见习记者刘浩楠)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8679

(0)
上一篇 2022年8月3日 上午8:15
下一篇 2022年8月3日 上午8:1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