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选兼职(线上培训戴上“紧箍咒”)

2018年以来,K12在线教育行业迎来“多事之秋”:“小言搜索”等在线培训app被曝涉黄;“学霸1对1”、“李由1对1”陷入财务危机;“一对一”涉嫌过度营销;英孚教育外教涉毒.

7月15日,教育部、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广电总局、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指出:培训师应当提供教师资格证,聘用外籍人员必须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相关信息应当公示;培训内容健康,课程时长合理,家长可在线监督;实行备案审查制度;规范运营,维护用户信息安全;2020年6月底前限期整改;建立企业黑白名单并公示。

这是国家出台的第一个针对校外在线培训活动的规范性文件,K12在线教育行业进入监管新阶段。

“来了就上岗”

“现在没有孩子培训班,但是家长平时工作忙,没时间接送孩子。如果老人在家负责带孩子,来回不方便,就选择网上补习班。”杨青给三年级的孩子们报了在线培训班。其实线上的培训费并不比线下便宜,但是电子设备对孩子的吸引力很大,孩子不会有太大的抵触情绪。

根据iResearch.com的数据,全国K12公立学校约有1亿小学生,4300万初中生,2300万高中生。这1.6亿多学生成为推动K12教育市场发展的主力军。此外,每年有近1600万6岁学龄儿童进入小学,不断为这个市场注入新鲜血液。

据人民网创投频道了解,暑假是线上培训的高峰期,各大机构对老师的需求是多多益善。老牌教育巨头如新东方、学而思等。对教师求职有严格的要求。入职教师需要考取教师资格证,通过入学考试,有年终考核,采取优胜劣汰制度。由于头部企业待遇好,晋升快,求职者会争抢工作,所以企业有选择的主动权,这也让小机构只能“捡余粮”。面对如此巨大的潜在市场,教师成为大大小小培训机构的热点,供不应求。

狂热消费的背后,教师鱼龙混杂。

张怡雪曾在两家K12在线培训机构任教。她说,“现在国家对课外在线培训的政策越来越严格,但大大小小的机构都缺老师,尤其是暑期。一些对教师需求量较大的培训机构,要求在职教师尽快取得教师资格证,招聘不一定要求应聘教师取得教师资格证或全职工作。”

据人民网创投频道了解,部分在线培训机构属于“在职”体系。只要申请的老师英语听说基础能力没问题,至于要不要考教师资格证,大家都抱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一些机构宣传的所谓名牌大学老师,其实都是本科生或者研究生,他们只是利用业余时间赚生活费。他们大多没有接受过专门的教学培训,教学实践经验很少。

Lily li,研究生,曾在海丰教育兼职初中在线教英语。海峰的面试是通过视频进行的,让她试着说一道初中英语完形填空,通过了就可以直接授课了。在此之前,她没有教学经验。她告诉人民网创投频道:“虽然我在这个理科专业学的是英语,但是我并没有觉得我的英语有多好。但是,海丰有亲

在互联网便民车上,一批在线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传统的线下培训也转向线上。更有互联网巨头不惜重金抢占线上培训高地。据媒体《意见》报道,2018年,教育行业一级市场发生融资案例579起,同比去年上涨40.53%,融资金额达523.95亿元,同比去年上涨87.79%。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K12在线教育行业的CR4(行业前4的份额集中度指数)不到5%,是一个行业参与者在多个赛道竞争的多元化市场。新东方在线、海风教育等。是在线直播教学平台的典范;学霸君、小黑科技(原“作业盒子”)等是以作业辅导为主的个别品牌;流利的英语、51种语言等。都是有趣的学习APP;更有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虎视眈眈”。据统计,腾讯在教育方面的投资有25次,包括新东方在线和VIPKID。9个来自阿里,包括VIPKID和小盒子科技,后者现在正在转型深化AI教育生态。

2014年,在线教育投融资开启了抢人模式。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5年,在线教育投融资事件从42起上升至470起,达到历史最高点。2018年,K12在线教育投融资事件8起,超过1亿美元。2019年,投资热情仍未消退:掌门1对1获得3.5亿美元E轮融资;小盒子科技获得阿里巴巴1.5亿美元D轮融资;高思教育获得1.4亿美元D轮融资;洋葱获得3亿人民币D轮融资。

在线教育机构在受到资本追捧的同时,陷入了盈利困境。大部分上市公司或即将上市的公司都面临着巨额亏损。

在纽交所上市的51Talk和流利英语表示,去年净亏损分别为4.17亿元和4.88亿元。

上交所去年底通过了HKEx的聆讯,更新招股说明书后,上市进度停滞不前。2019年突然被曝大规模裁员。2015年至2017年期间,沪江亏损总额超过12亿元,亏损持续扩大,导致其对赌上市协议失败。根据对赌协议,沪江必须在2018年底前完成上市,否则要求回购投资人持有的股份。

郑光恒生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一级市场整体表现为教育投资趋于理性,高投资涌向更成熟的标的,行业大趋势向好。从投融资数量来看,2018年Q2之后投资事件数量下降,市场回归理性。

根据-盛的分析,在线教育企业的衡量指标包括四个方面:客户获取能力、客户保持能力、用户质量和变现能力。获客成本高,付费转化率低,是在线教育行业普遍亏损的症结所在。

一位投资过九鼎某在线教育的投资人表示,“在线教育最重要的是获客能力。亏损的主要原因是营销费用高,其次是人力成本高,因为教师流动性大。”

张怡雪认为,流量是在线培训机构扩大影响力和获得客户的关键途径。现在流量几乎被搜索引擎巨头牢牢把持,企业花在流量上的钱占其营收的比例很大。

有媒体援引行业数字称,在线教育“三大金刚”,即学而思、猿辅导、作业帮,平均每天花费约1000万人民币做广告。

然而,“烧钱”策略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张怡雪认为,线上机构“留客难”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线上互动性不如线下强,沟通不如线下顺畅便捷,孩子很难对老师产生强烈的依赖感;二是线上培训效果差,不容易得到家长认可;三是机构对教师的管理多基于线上,难以有效沟通和监督;第四,根据过去的经验

在利润的困局中,监管不仅是一把锤子,打破了无资质企业的“投机梦”,更是一把催化剂,加速市场朝着更加规范、学生化的方向发展。

对于如何监管,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韩立福表示:“首先,培训机构自身要树立优质意识,落实国家相应的政策和要求。院校除了关注学生知识和学习能力的获得,还应该关注学生的身心发展,包括品德、社会责任感和人格的培养。第二,加强教师培训,提高教师素质。各个机构的老师参差不齐,总体来说都是知识型老师,而不是能力型老师,缺乏专业训练。第三,培训机构的过程监管。明确各类培训机构的监管部门,部门要做好检查、评估和考核。以后线上和线下的培训都要规范。

湖南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院长宋说:“《2018教育行业年度投融资报告》提出的实施备案审查制度、排查整改、完善监督机制,这些都是很好的,关键在于落实。为了完善监管机制的运行体系,首先要严把线上培训的入口,其次日常监管要坚持不懈,不断完善。”

监管的收紧,必然导致一批不具备自我造血能力、教研体系混乱、盲目“烧钱”的在线教育企业被逐步淘汰,从而实现市场的“自我净化”。

在线教育投资人张力军表示:“真正关注学习者,长期教学效果而非短期效益,能够利用技术提高教育资源供给的个性化和成本效益,用技术帮助解决教育资源的公平性和稀缺性的在线教育公司值得投资。”

至于未来的发展方向,韩立福认为,在线培训机构应该在以下几个方面做出改变:一是改变教学理念,让学生从先教后学走向先学后导,从被动学习走向主动学习,从单打独斗走向团队合作学习,从告知式教学走向主动建构式学习;二是改进指导方法,由传统的知识讲解教学向能力培养教学转变,引导学生获得学习能力。而目前的在线培训机构在引导学员获取学习能力方面无法操作,这也是在线培训面临的一大挑战。

宋表示,在线培训中涌现出的优秀教师是重要的优质资源。这个团队不应该被拒之门外,应该开辟绿色通道。建议政府和学校组织选拔优秀教师,发挥其教育特长和优势,打造在线培训课程,提供优质在线公共教育资源,服务学生,促进教育公平。

(文中、莉莉李、为化名)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8737

(0)
上一篇 2022年8月4日 上午8:31
下一篇 2022年8月4日 上午8:3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