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兼职工资(我决定去陕北煤矿当厨子)

img src=\”https://p3.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qvj2lq49k0/7be77e7ce7ac4f52a9a41af35dd17df0?from=pc\” alt=\”种苹果挣不下钱,我决定去陕北煤矿当厨子\”>

2018年底,我终于下定决心,放弃家里那四亩入不敷出的果园,出去打工。做这个决定就像和我亲爱的爱人说再见。20多年来,我倾注了自己的热血和心血,在“一亩园,十亩田”的无形指挥棒的驱使下,用我的致富梦捆绑了无数个日夜的劳动。

当我看到水果终究代替不了粮食,看到北方其他省份也能大规模种植苹果树,看到新品种不断更新,看到国内苹果市场逐渐饱和,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东西向道路不通,南北向河流之所以能迂回流向大海,是因为我老婆年前就出去打工了,如果我没有一技之长,我就没命了。

我的妻子在咸阳的一家体育酒店工作,我的儿子在很远的深圳工作,他们都支持我的决定,除了“你终于恢复理智了”。

我决定去陕北的煤矿饭店工作,是因为我三哥和同村的几个乡党委都在那里工作。其次,考虑到我在餐饮单位工作的时候饿着肚子,也就不再犹豫了:我去陕北。

在去咸阳火车站的路上,我妻子为我送行。看着好几个月没见的老婆,想起要离开很久,心里很难过。但我最想做的是在离开前亲热一下。我妻子理解我的想法。在一条通向小街的小巷里,我们想找一家青年旅社。走了很长一段路后,我们终于找到了一家旅馆。但是当服务员说房间每小时100多块钱的时候,我立刻转身出去了。我赶紧上车去火车站,直到买了去神木的火车票,坐在广场前的台阶上等车。我冷静下来,拿出手机,看到了老婆一个小时前发来的微信:保重。眼泪忍不住掉下来。

种苹果挣不下钱,我决定去陕北煤矿当厨子

来源:新华网

黄昏,晚上十一点,终于坐上了去陕北的火车。我暗暗告诉自己:不就是又要上班了吗?

开车经过延安后,大部分乘客都昏昏欲睡,但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我并不觉得困。一瞬间,我打开手机写了一首《七个节奏》。

茫茫夜色中,我去了北疆,我的男人又离开了家乡。

窗外没有风景,widex的脚铿锵作响。

难忘的时候不要勉强,要为梦想奔跑的时候要大方。

群山飞穿,人间正道沧桑。

经过一个不眠之夜,我终于在早上到达了神木火车站。出了车站,一大群人围着我,喊着:店塔!那个:张家坝!另一个大喊:大柳塔!另一个喊道:锦鸡儿塔!我的心凉了一半。为什么我没有去杨树林?最后一个司机问我:你去哪?我说,杨树林会去吗?答案:30!我说,走!

拐了几个弯,爬了几个山坡,二十多分钟后,终于看到了大字“陕北矿业杨树林矿业公司”。

下了车,我忙着给三哥打电话。不到一刻钟,三哥跌跌撞撞出来,带着我进了公司大门。在一栋十几层楼高的建筑前,大圆池虽然没有喷泉表演,但却充满了豪迈,两旁松树环绕。楼前高高竖起的三根旗杆上,红色、绿色和蓝色的旗帜迎风飘扬。红色的是国旗,哪一个是矿旗,绿色和蓝色。

我跟在三哥后面,沿着办公楼一侧平整整齐的小路,来到了4号公寓楼。当楼梯口的保安看到一张新面孔时,他让我登记。我的第三个兄弟说,新来的,我的兄弟。保安什么也没问。我上了三楼,沿着一条干净安静的走廊进了三哥的宿舍。三套双层床都是空的,室内有空调,一个大衣柜,一个宽敞的阳台,浴室有热水淋浴。这些都彻底颠覆了我之前对一个在煤矿工作的农民工生活状态的想象。

我拿到被褥,胡乱洗了把脸,一口气吃了四个三哥给我准备的菜饼(记得韭菜和粉条馅),和三哥坐在床上说了几句话。困了就上了身。三哥知道我昨晚在火车上熬了一夜,让我赶紧休息。我一直睡到下午三点。

种苹果挣不下钱,我决定去陕北煤矿当厨子

图来源网络,图文无关

起床后,三哥带我去餐厅见经理。我只是碰巧遇见他。我三哥说,唐经理,我哥来了。唐经理马上回复:去办公室上手,明天去面馆。

饭后,老三说,兄弟,我们去唐经理宿舍谈你的工资吧。我答应了。老三说,我们得弄点东西。我说:那就买根烟吧。在餐馆一楼到二楼的拐角处,有一个小超市。买了一条“猴王”烟,240元。唐经理坐在太师椅上。我说,唐经理,你拿着吧。唐说:你拿鸟巢做什么?你以前在做什么?我说,在家务苹果树下。哦,你从来没有在餐馆工作过?是的,奈,看,工资.3,000?没事,我怕拿不到3000?理发师.给你了,嗯?两千八?我把装在黑色塑料袋里的“猴王”香烟塞到唐经理手里。唐经理说:好,先做,等技术好了再慢慢加。明天去面馆,注意安全!

至此,我成了杨树林煤矿餐厅二楼的一名员工。

一共五个人,两男三女。其中一个男的是班长,一个是副班长,我和三个女的是四个员工。卖各种面食,包子,饺子,拉面,拉面,机制面,刀削面。北方人以面食为主,每天去吃饭都很忙。是一个主摊,还有饼摊(卖各种饼)、凉菜摊、热菜饭摊、砂锅摊。干了一个星期,有一天,经理对我说:神木医院来矿上上门服务。你应该去一楼大厅抽血,拿健康证明。来到一楼大厅,看到有几个员工在那里取血样,就去排队了。医护人员从我半管食指粗的玻璃管里抽血,收了那50块钱,就算完事了。10天后,我在手术室一侧的墙上看到了挂着我照片的健康证,还有很多员工的。

因为刚来,大红鼻子班长老李安排我做选菜、削土豆、擀包子等简单的工作。他人很好,三个女工中有一个时不时告诉我该怎么做,说我错了,说我没做好,什么都不说,按照她说的去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直到我上夜班后的一个多月。

干了十多天,经理让我上夜班,每天晚上十点上班。我的主要工作是做以下文章。如果白天有无盐饺子,我会卖油面。到了凌晨两点,就没有矿工吃饭了。然后,我会准备面条,切包子的馅。四点上早班的两个人没到之前,我得把一切准备好,然后早上七点三个人就要包包子。

种苹果挣不下钱,我决定去陕北煤矿当厨子

其实工作并不复杂。我是一个安静的人。一个人上夜班感觉不错,但是时差还没有一开始就逆转过来。每晚午夜过后,我都极度困倦,但为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我坚持了下来。后来我才知道,夜班是任何人最不愿意做的事情。毕竟,白天工作,晚上睡觉已经是人们多年的习惯了。据说晚上睡一个小时抵得上白天睡五个小时。但是,我上夜班之后,就没人轮换了,一等就是两年多。

领到月薪的时候,我不是高兴而是愤怒。唐经理明明答应我每月2800,我却收到了2600。我去问唐经理,唐经理说搞错了,说新到的都是2600元。我气得说不出来。我以为他会给我更多的礼物,没想到会更少。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一个人的话。很奇怪,我们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忍无可忍,期待下个月能像经理说的那样兑现。虽然我和三哥在同一个餐厅上班,但他在一楼主餐厅,我在二楼小摊。他们不能整天见面。

由于休息了一天,基本上半天前就打瞌睡了。下午,我花时间看书。不知道是谁把两本书放在了宿舍壁挂电视下面的三斗桌里。分别是小说《神仙山》和小说《陕西煤老板》。看了作者对小说的简介,原来他是这个杨树林矿的工人,省作家协会的会员。我真的没想到在这个穷乡僻壤还有一个作家。于是我花了一个星期的下午,坐在明亮的阳台上看小说。说实话,看完姚橹《平凡的世界》,再看同样或类似的描写陕北年轻人生活的小说,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永远琥珀”的感觉。这部小说有点意思,但和《平凡的世界》比差远了。有几个性格或者断层前后不匹配。我边读边录,把有问题的地方标出来。

种苹果挣不下钱,我决定去陕北煤矿当厨子

《平凡的世界》剧照

看完小说,我去公司的十五层办公楼,党群部,拜访这本书的作者。他正好在这里,一个三十出头的帅哥。听说我是他的读者后,他热情的接待了我,一次谈话下来,他对我更加热情,加了三分。当我指出他书中的疑点和漏洞时,他站起来握住我的手。他有些语无伦次,说话有点结巴,叫我“薛老师”。我忙说:“不用不用,叫雪哥就行了。”他去找我记录他小说错误的那两页,说矿上办了一份报纸,鼓励我投稿,还说稿费丰厚。然后他顺手在角落的一堆书报里给我找了一些《杨树林人》的报纸。我看了看报纸,觉得还是很大气的。这是一个有四个版本的大页面。我关注了一下,主编就是我面前的这位青年作家。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按照这位叫田的兄弟作家留给我的微信,把写好的文章直接发到他的手机上,居然在《杨树林人》的报纸上发了好几篇散文和诗歌。当然,是我宿舍的陕南小伙韩笑在我手机上设置了QQ软件和wps,让我学会了用手机写作投稿。

打架发生在一个月后。

因为大家都怕眼睛疼,没人愿意上夜班。我个人感觉到了。真的不好。按理说夜班应该比白班工资高,可我却刚好相反。白班的人觉得晚上吃饭的人少,工作轻松,所以有些人觉得不平衡。

班长傅是浦城人,叫魏,比我小六岁。因为他和红鼻子的班长有矛盾,所以没地方出气。他给过我几次小鞋,大荔县那个叫李的女工在煽风点火。她自己就是个麻烦制造者。两个人口味都一样,我忍了很多次。

一天早上,我值完夜班回来,已经筋疲力尽了。我刚洗完,就去睡觉了。我被魏的电话吵醒了,他生气地问我从哪儿弄来的拖把。我说我昨晚没看到拖把,他也不放过。我很生气。妈的,这样下去,我真的做不下去了。人善被骗,马山骑。看来我再也受不了了。

种苹果挣不下钱,我决定去陕北煤矿当厨子

《让子弹飞》剧照

我穿上衣服,去了餐厅,把那个姓魏的小伙子叫到了厨师办公室争论。我准备好反击了。因为我讲道理,不怕他咬我纠缠我。当他想对我做什么的时候,我就打他,跟踪他,踢他,大喊,狗娘养的,你以为你是谁?经理没有叫我收拾行李。你到底是谁?你把拖把放在哪里了?你问我要的?我能偷我的房子吗?我家离这里有一千多英里。我去那里做什么?我上了一晚上的夜班,连觉都睡不着。该死的,老虎不显摆你还以为是病猫。我忍了你好几次欺负我,你还得得寸进尺。

姓魏的小伙子没想到我这么暴怒,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当然,我在和他纠缠的时候也摔倒了,但是我一直手脚并用,没有给他还手的机会。最后,在厨师和几个工友的劝说下,我们结束了这场“战斗”。我看到那个姓魏的小伙子脸上有好几道伤疤。虽然没感觉到他打我,但事后,我的左胸气得疼了好几天。妈的,太气人了。

这之后,姓魏的小伙子和爱皮干的女人就安静多了。他们大概没有想到,一个好人生气真的很可怕。

种苹果挣不下钱,我决定去陕北煤矿当厨子

《功勋》剧照

就这样,2018年,我上了一年的夜班,习惯了就熬过来了。白天睡觉,晚上上班。我安慰自己,以为自己在美国工作。

每天下午两点,我基本上午睡完了。下午,我走出大门去购物。一个人以连队为圆心,把附近半径十几公里的山沟都绕了一圈。杨树林煤矿位于毛乌素沙漠边缘。只是因为这里有煤矿,有人民,才不再荒凉。但距离矿区两公里外,都是荒山,山坡上全是低矮的灌木、杂树和杂草。我在感叹祖国北国大地的辽阔的同时,感受到了人生的无情与无奈。偶尔会为生活的艰辛流几滴眼泪。但大多数情况下,我的心情是平静的,老婆时不时发微信问候。让我觉得不那么孤独寂寞。我是一个知足的人。现在有了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正好借此机会回顾一下人生。

公司门口有一条近4公里的空气皮带输煤通道,用白铁皮全封闭。从小窗口看不到煤的流动,只能听到隆隆的声音。跑了半天左右,一直送到山脚下的神木火车站,直奔车皮。这条皮带输煤通道大部分在山沟里,最高点距离地面60m以上。刚去的时候,海峡下面没有路。2019年8月。

种苹果挣不下钱,我决定去陕北煤矿当厨子

空气皮带输煤通道|图来源网络

这条修建在山沟里的便道有三沟六坡。平时很少有人走,我却一个人在这条路上走了整整两年,一个是锻炼身体,一个是无处可去。春夏秋,山沟里野花野草丛生,还有点生机。冬天,只能和光秃秃的山沟相伴。几乎每天午饭后都要走,从公司门口到山下一个近60度的陡坡前大概三公里。

回到宿舍,我用手机写了一首又一首诗。到2020年底,我已经写了200多首诗。我50年的人生经历和对生活的感悟都储存在手机的wps文件盒里。这200首诗中有95%被发表。除了十几个原创平台外,还在《咸阳日报》,《榆林日报》,中国煤炭网,今日头条等纸媒和自媒体,公司和上级部门发布。

种苹果挣不下钱,我决定去陕北煤矿当厨子

2019年正月,我回家休假,儿子从深圳回来。他的婚姻被提上日程,这是我和妻子最难的事,最大的担心就是没有房子。儿子通过这几年在深圳的努力,决定在咸阳买房。

我一家三口来咸阳好几天了,还没找到合适的房子。然而假期已经到了,于是我跋涉回到了陕北。儿子回深圳继续工作,妻子留在咸阳工作。

一个多月后,有了好消息。最后,我们找到了一个现有的房子。虽然是二手房,但那是没人住过的毛坯房。面积比较理想,价格也可以接受,于是儿子通过手机和业主办理了过户手续。接下来,老婆联系了一家装修公司,不停的跟进装修。我夫妻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向亲戚借了两万块钱。我们之所以不想在儿子身上花一分钱,是因为每月2000多元的房贷。到了年底,我们一家终于在咸阳住进了新房。儿子结婚等于不到一半的结算。

杨树林煤矿是陕北矿业下属的大型企业。因其煤质好、储量大、埋藏浅,自2009年建厂以来,产量和效益连年增长。矿工来自该省各地以及山西、内蒙古和甘肃的几个邻近省份。矿井24小时工作,换班不停产。工人过年过节不在地下休息,下班还要吃饭,我们餐厅也是。还记得2019年春节前夕,由于人手不足,唐经理在腊月二十九给我放了假。腊月三十晚上,我从神木火车站回Xi安的时候,整列火车不到30人。我一个人坐了一节车厢,硬座当卧铺。到咸阳我家的时候,已经是2019年正月初一中午了。

2020年春节,因为疫情,我被困在咸阳未央西路的新家近一个月,才回到陕北。

2021年春节,因为疫情,餐厅关门了,不能回家过年。正月十五才回家休息七天。三年来,餐厅经理换了三次,一年一个。2021年11月17日,路遥逝世纪念日,我决定辞去杨树林煤矿餐厅的工作,继续在另一家煤矿餐厅工作,地址仍在神木。到目前为止,感觉还不错。

作者|薛文德|陕西人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徐浪老师,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yanwz.com/118751

(0)
上一篇 2022年8月4日 上午8:16
下一篇 2022年8月4日 上午8:18

相关推荐